上海大法弟子揭露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的邪恶


【明慧网2005年10月26日】我于2003年4月4日被绑架到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在这里我被非法关押了将近300天,亲身经历和目睹了这个人间魔窟中的种种邪恶。

一开始,我被分到5大队,每天吃饭和睡觉之前都要唱所谓“改造歌曲”,进出房间要喊“报告”,打饭之前要单膝跪在恶警面前喊:“队长好”打完饭还要喊:“谢谢队长”。在恶警指使邪悟者和普教对班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密的监视和限制。普教多为盗窃,诈骗,吸毒人员,恶警常常利用加分减期等手段,威胁利诱这些人协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准法轮功学员背经文,甚至连默背都不行,不准谈论任何涉及到法轮功的内容。劳教所在第一和第二个房间里安装了监控器,通过监控器恶警可以随时监控房间内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

有一次,我因为和同室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说话被“普教”举报给恶警,恶警便将我单独关进一个房间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离。在团河劳教所,恶警经常把那些坚定的、不配合他们的大法弟子单独关押起来,甚至关到集训队,进行各种形式的迫害。

2003年7月8日,当时北京市的“非典”疫情刚刚稳定,团河劳教所就迫不及待的将原已解散的臭名昭著的所谓“攻坚班”,从新建立起来并更名为“攻坚队”,后又改为“一大队”。

我于7月8日当天被绑架到“攻坚队”。在那里我们每一个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被分别关押在一个单独的房间,房间里24小时都有普教“包夹”监视,房门上的玻璃被纸贴上只留了一个两根手指大小的长方形空缺,再在上面贴上单面透光薄膜,这样房间里的人看不见外面,而外面的恶警可以通过这个空缺看到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恶警每顿饭只给大法弟子一个窝头和很少一点的菜汤,根本吃不饱。大法弟子从早上5点到晚上11、12点,有时候甚至是后半夜,被强迫坐在一张只有20公分高的塑料小椅子上,必须双膝并拢,双手平放在膝盖上,腰和脖子都要挺直。稍有动弹,“包夹人员”便非打即骂。坐一天下来非常难受,长期下去臀部和尾椎等部位被磨破、磨烂,甚至流血化脓。此种酷刑看似简单,其实是极为残忍。

除此之外,恶警还想尽各种办法迫害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有精神上的:强制洗脑,辱骂,不让家属接见,制造恐惧、孤立和绝望的气氛,让人感到好象不“转化”就会一直被这样迫害下去,没有出路。肉体上则采用各种酷刑:殴打、电击、用锐物扎身体、长期坐小椅子、给很少的食物、不让正常睡眠、不让上厕所、各种体罚、曝晒、寒冻、往身上甚至是口鼻泼污物,有时这些酷刑被同时施行。

据我所知,2003年末,大法弟子刘全旺在一大队被隔离关押期间,就曾经被“包夹人员”将尿水往他身上和口鼻中泼,强制他长期坐小椅子,给他很少的食物吃,辱骂,殴打并用锐物扎他不让他睡觉。

而对于那些违心写了所谓“三书”的学员,恶警更是毫不停歇的继续实施迫害,这时采用的手段多为:强迫看诬蔑大法的文字材料、录像片,并强迫写所谓“感想和体会”、“思想小结”、“总结”等,不符合恶警的要求还要重写,写完后有的还要当众宣读。强迫做“帮教”,强迫长时间做各种奴工产品等。因为有很多学员本来就是违心的写了所谓“三书”,内心中已经非常痛苦,而这时又迫于高压,被强制一遍又一遍的洗脑,一遍又一遍的写那些违背自己良心的话,甚至还要当众宣读,这种精神上的酷刑、痛苦实在是比肉体上的痛苦还要令人痛苦十倍、百倍,残酷十倍、百倍。

以上就是我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这个人间魔窟亲身经历和目睹的种种邪恶的迫害。在此倡议所有在这个人间魔窟遭受过迫害的学员都拿起笔来,共同揭露那里的邪恶,也就是共同解体和清除那里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