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

【明慧网2005年10月30日】2005年5月4日晚,我与同修抄小路步行去一偏僻山村做讲真象工作。到达村头刚发了几份,发现有人注意我们。我们打算离开该村,但我转念一想,本村偏僻,路远不好走,来一次不容易,不能白来,何况这附近又没有大法弟子,不能走,得让他们知道真象,得以救度。我与同修决定绕后街做完后,再来前街从村那头往这头做完再走。我俩把后街做完后转到前街开始做,快做完了,看到有手电筒向我们这方向照。我俩还是边走边做,这时看到手电筒向我俩移来,我俩马上往村西头退去,那人紧跟我们,当走到村头时才发现前面是一座大山,没有出村的路。我俩就上了山,按大致方向朝下一个村子走去。

大约走六七里路,到达一村头又开始做,很顺利就做完了。我们出村奔小路往回走时,突然从公路上开来两辆面包车对着我们而来,车灯直照着我们。我俩意识到被恶人举报了,是恶警来抓我们。当时路边有一柴禾垛,我俩迅速躲到柴垛后面,同修钻入其中,我向前跨了一步,到一小松树林里趴在地上。面包车到我们藏身地方停下来,从车上下来几个人,说:“到前面看看,用手电照照。”我俩始终不停地发正念清除邪恶,并请师父保护。他们与我的距离也就几步远,但没有搜查。待了一会,他们上车朝我们做真象的第一个村去了。约几分钟又开回一辆车,又在我们身边停下来,下来一人顺路往后走了,车向我们做真象的第二个村去了。我俩听周围肃静了才出来,看到不远处公路道口停着一辆车,车灯开着,肯定是恶警封锁了路口和公路,我们没办法沿公路返回,只好穿越公路,向山上去了。

上山和回家的路正好相反,但我们想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能安全回家的。到山上,朝着大致的方向在山间穿行,没有路,也不知走了多远路程,最后走得又渴、又饿、又累,每走一步,都很吃力。但想到师父《洪吟》“苦其心志”中“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的诗句,我们举着沉重的双腿继续往前走去。

我们从半夜11点一直走到早晨4点多才走到家,真有“恒心举足万斤腿”之感。同修头上撞了一个大包,还出了血,我裤子也划破了,袜子、鞋垫也走烂了。

过后我和同修交流,要找到我们什么地方有漏呢?同修说,当我提出要到那个地方去做真象的时候,他思想里有“那地方邪恶,可别遇上巡逻的”想法,就是这一念,让邪恶钻了空子,真就遇到恶人举报了我们。当时我们藏身的地方与恶警只有几步远,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才没有被发现。

大法弟子在做三件事时一定要正念正行,思想中有不好的念头一定要及时清除,不给邪恶烂鬼钻空子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