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把众生装在心里(上)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当我拿起笔写这篇心得体会的时候,正好是我刚刚从强烈执著自我的框框中,从难以「化解」的冲突、纠葛、和矛盾中超脱出来。这一刻我才感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在呼唤着那个还留恋尘世的我:「孩子:回归步别停。」

六年的风雨沧桑,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走到了今天,然而我自己却又更加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操劳」。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那时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这种集体修炼环境总是能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并在法中不断精進,然而一九九九年邪恶对我们修炼人最大的破坏就是使我们失去了这个修炼的环境。

面对大法遭到破坏、面对师父被攻击,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走出来上北京证实法,向人们讲清真相。然而那时由于对法认识不足,主动做好了被抓的准备。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因当时法理不清,被邪恶的谎言所迷惑,在劳教所曾向邪恶妥协。二零零一年从劳教所回来后很长时间才醒悟。即便是那样,师父还是时时刻刻在看护着我,总是有一些同修和我在法上交流,并不断鼓励我走出来参与到整体证实法中。在整体配合中我从执著自己的项目到更多的想到整体,从害怕担当责任到敢于承担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从执著自己到把众生装在心里,其间历时近三年。这其中我的每一步提高都溶入了师父的巨大付出,及同修的正念加持和宽容理解,同时也有许多经验教训。现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妥之处,还望大家慈悲指正。

不再等靠 勇于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二零零二年我地区资料点遭到大面积的破坏,连看《明慧周刊》都比较困难。二零零三年当地参与证实法工作的同修人数有限,在同修的信任与鼓励下,我开始学电脑。其实在学技术的日子里,我没有摆正心态,没有完全把它当成修炼,而很多时候真的就只把它当成了学技术,所以就更谈不上用正念对待出现的所谓技术问题,大法超常的那一面根本没有体现出来。由于那时每天忙于做事,忽视了静心学法、发正念,同时对于当时学电脑产生了畏难情绪,总想「伺机逃跑」,不想承担责任。嘴里总是以我可能不太适合作为理由,挡住了自己应该提高而没有提高的心性。加之那时连整体的概念还没有,什么事情都是在摸索着往前做,没有任何经验,我想那时的状态可能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吧。

不久,也就是我学电脑不到三个月,我便被邪恶绑架。但那时可能由于每天都能看到明慧网,在派出所被非法提审的时候,我的第一念是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指使、要求。包括后来在看守所,我坚决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并绝食抵制,因为监狱、劳教所决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即便我们有漏也不用旧势力来考验,我们会通过学法、向内找不断修正自己。由于当时在法上的坚定,邪恶预谋将我劳教一年没有得逞。

但那次的迫害对我教训太深刻了,使我真正认识到其实大法没有别的只有修炼,如果忘记了这个根本,忘记了大法弟子只有同时做好「三件事」才能提高,那么就容易被旧的势力钻空子。其实我们做多少证实法的工作都不能代替修炼,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中不断实修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这是对我们大法弟子基本素质的要求。很多搞技术的同修可能都会深有体会,当我们在法上精進的时候,当我们在矛盾面前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去对待的时候,来自于技术方面的干扰就会小。自那次迫害以后,我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不是工作是修炼」;在以后的两年多里,当我稍微意识到自己学法不够静心时,便会稍做调整,不好的状态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学法的时候总是和我们的机器们一起学习,因为它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由于平时能够保持静心学法,所以两年来我们的机器运转一直很稳定。

那次当我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的时候,那一刻我才知道师父给我安排的路自己不想走,总是想自己拿主意、开小差。其实那条路就是我要走的,为什么还要把责任推给别人呢?为什么被迫害之前没有意识到呢?其实还不是那么多放不下的人心、放不下的自我在作怪吗?遭受迫害回来后不久,我和我的机器见面了。这一次见到它们时,我的心情有些激动。我默默的在心里对它们说:过去我没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们了,因为这里是我救度众生的「阵地」。就是那一念,使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重获自由使我更加珍惜师父给我救人的机会,所以这一次我是主动坐在电脑旁做着证实法的事情。但我的依赖心理很强,技术上我要依赖甲同修,因为当时我只懂得简单操作;文字上我要依赖乙同修,因为他文章写的还可以,同时我觉得自己很不会表达,说话都是倒装句,所以我每天都在他们后面跟着问一大堆「为什么」。甲同修曾善意的提醒过我:有些事情自己想想,其实不用问别人就能得到解决。我心想:那得耽误多少时间?把你会的教给我就够我学一阵了。所以,为了自己的方便,我经常把技术难题都推给甲同修,占用了他很多时间。有一次他做录像,让我在旁边看,以后也学着做。我看得眼花缭乱,心里想太难了,学这个得耽误多少学法时间?就跟他说:有你会做就行了,我还是干点简单的吧。可谁知道,由于我的私心,怕占用自己的学法时间,证实法工作项目中的很多事情都落在了甲的身上。

那时我们已经意识到了应该让更多的同修参与進来,所以就在周边帮助建立一些家庭资料点。但由于那时懂技术的人员还是很少的,所以甲同修经常会去外地。有时我也跟着去,那么相对来讲我们的学法时间就少了。尤其是甲到后来都不太和我们一起学法,其实那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整体的力量。只是我和乙同修与其谈,可能是当时我们的心态也不太纯净,他的状态一直没有改变。后来他被邪恶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监狱。

同修的被迫害不得不使我在技术这一块独立起来,可是我拿什么「独立」?当时我连做真相资料都不太熟悉,我真的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和甲同修共同去分担本应我们共同承担的项目。在他被迫害的日子里,我天天发正念,心里想着你一定要正念回来啊,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配合,老老实实的学技术,不会让你象以前那样忙碌了。可是很长时间没有他的音信,后来我清醒了,认识到,如果一个人没有法指导,怎么能从邪恶的环境中走出来?如果我们不注重平时的学法与修炼,当面对那突如其来的迫害时,那一瞬间不能站在法上,人是很难能承受的了的,因为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

因为我以前养成的等靠心理,不为同修着想,很大成度上给甲造成的证实法工作干不过来、没有时间学法,最后被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这使得我难以原谅自己,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我要尽我的所能为我周围的同修分担。甲被迫害后,我郑重的对乙同修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承担起责任,以前都是你和甲担责任,而今我也能担起它,我们也将一起面对今后所出现的一切,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那时我才真的感受到了师父讲的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明白为什么「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宇宙的第一称号。

以救人为根本 摆正基点 在自己的责任中做好

其实我们无论承担什么样的工作项目,其实只有一点:就是为了救人。怎么样利用各种方式让受谎言蒙蔽的世人明白真相、从什么角度选择真相更能让世人接受,就是我们那时应该思考的问题。

随着技术的逐渐成熟和对法理认识上的提高,我们也开始着手编排当地真相资料。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师父对学员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发表后,一次在农历新年前夕,我们针对当地邪恶的看守所、劳教所的恶人恶行制作了当地真相资料。其中列举了大量迫害事实,如某某之死、某某某惨案、某某被看守所野蛮灌食致胃出血等,但其中却缺乏一些体现大法美好方面的内容。当时有一位同修曾善意指出:在过年的喜庆日子里,我们制作这样一份真相资料能否达到救人的目地?但因为当时我们对这个问题认识不清,固执己见,就匆匆把做好的当地真相资料发到明慧网。过了几天,当本地资料在明慧发表以后,发现整版的内容除了一条恶人恶报外,全部進行了更换。通过这件事情我们用法衡量向内找认识到:揭露邪恶不是最终目地,而是以此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那时我们却没有考虑到当时正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农历新年,更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接受能力,为了让世人能够明白真相,我们就应站在对方的角度来看待真相资料的选材和内容。

为了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们根据世人的接受能力制作多种讲真相信件。如给市领导的公开信、给人大代表的公开信、给教育工作者的公开信、致警察的公开信、二零零四年「七ܧ二零」给父老乡亲的一封信、给街道主任的劝善信、给迫害大法弟子的社区委员的信、致清洁工人的信等二十多种讲真相信件。我们还制作了各种揭露迫害、营救同修、曝光邪恶、酷刑展板、有关《九评》的、大法美好的各种不干胶。我们看到有的同修制作的不干胶版面很乱,各种颜色搭配令人眼花缭乱;还有的字数很多,字也很小、很密,不能使人一目了然,更不能吸引更多的世人观看,也就达不到很好的救度众生的效果,我们从中吸取了经验教训,尽量站在世人能够接受、理解的角度来制作各种不干胶。

我们还制作了当地的单页真相传单和当地的真相小册子,并根据季节不同更换版面,根据节假日制作带有节日特点的真相小册子,如中秋特刊、新年特刊等。

我们根据目前的正法形势和需要,以救度众生为基点,为了破除阻碍世人了解大法真相的障碍,我们制作了各种有关《九评》、「三退」的不干胶。我们还以正义之士的角度制作了劝家乡的父老乡亲赶紧「三退」的公开信等,并配以散发各种辅助讲真相的光盘。当时在制作真相光盘的时候,就想起了当初没有珍惜和同修甲在一起的机会,如果学会制作录像,那么今天很多好的素材就不会堆积到现在。那时我想尽办法找同修,希望能够有人把这一项目分担出去,而不是在我这里给耽搁了;可是始终没有找到,也是因为当时做的人还是不多。我就照着学习盘,一边学一边操作,一面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因为我想救人。这样神奇般的就学会了。其实我们只要有救人的愿望,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但是我们得有这种坚定的愿望啊。今天在这里我想对那些有条件学习技术,但又没有珍惜摆在自己面前机会的同修说:请不要象我以前一样,把责任和困难留给别人;找到我们的位置不要迟疑,可能这一切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为了方便讲真相,我们还建立了自己地区的资料库,把每一天网页中的有关本地的内容都按类摘取,把电话归类,例如劳教所、监狱、公安局、各区,因为这样便于我们在需要时及时找到,对制作真相和写各种类型的文章都有好处。

其实一个地区的资料制作是源头。为什么邪恶也总想从这方面控制我们呢?因为他们害怕我们大法弟子通过资料这条线形成整体。因为我们能够把一个消息及时的传递给我们更多同修,并制作相应的真相资料、不干胶,很多同修就会在这件事情上在自己的环境中去配合。我想那就是整体,不是都做同一件事而是都在想着如何去救人。所以我个人认为有些当地的消息我们不能给耽误,哪怕是很短的一句话也不能轻视,因为我们顺着这条线索去摸索、去追查,一定会有更加详实的资料在等着我们,但是我得主动去搜集,不能象我以前一样总是等、靠。如果你没有拿来有关详情那我就等著,我想还是没有把众生放在心里,因为我们得有救人的紧迫感。

还有怎么样让大家共同参与?这是我们目前最需要做的。资料点的「遍地开花」使得我们能够有更多的资源去救度众生,但是我们也想让更多的同修掌握如何能够制作真相资料、不干胶的技术。我们从不帮助别的地区制作真相资料,而是帮助他们学会自己如何制作。因为那就象给你一碗饭,吃完了下回你还会饿。那么我教你如何「种地」,将来你想吃什么就可以种什么,所以在这方面的交流是很重要的。可能一开始同修会不太理解,但慢慢的他就会明白,当他真的把真相资料做出来的时候,那一地区得有多少的众生被救度啊。同修制作的不干胶让我帮助看看,我尽量不给改动只是把它完善,版面上放一些小图案让它看起来很美观。这样同修下一次会做得更好,慢慢的他不就成熟了吗?我想这就是圆容配合和默默补充吧。

(待续)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