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不易 自当倍加珍惜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

引言

在万古久远以前,师父就时刻在看护着我们,为我们能否走到今天并得到大法,费尽心思。得法后,师父为我们能否走好每一步路,过好每一道关,又费尽了心。我们就象一群不懂事的、刚学走路的孩子,摔摔打打的前進着。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

波折人生,一路有师尊呵护

我的人生从小时起就充满波折。我刚刚从母亲的腹中降临到这个世界时,哭不出声来。听母亲说,是被医生打了一巴掌,才哭着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三两岁我刚刚记事时,得了一场大病,险些丢了性命。那场病太大,所以在我的思想中仍留有深刻的印象。

除了病伴随我,还有很多的灾也经常与我同行。有两次洗澡时我差一点被淹死;有一次差点被汽车撞死;有一次差一点掉到井里淹死;有一次差一点从树上掉下来摔死……还有很多吧,时日已久,记的已不是那么清楚。

幸运的我,一次一次保住了性命。在如此多的夺命魔难中,我还能得到大法,我相信是因为在万古久远以前,师父就时刻在看护着我,为我挡住一切夺命的魔难,为我偿还一切我自己造下的天大的罪业,为我能否走到今天并得到大法操碎了心。我生命久远以来就已经沐浴在洪大的佛恩浩荡中,如果我不能坚修大法,不能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那么我想,我连活着都不配了。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我向一位大法学员借了一本《转法轮》,当时由于受自己的错误观念影响,我竟然在看完一遍后,就匆匆还给了对方,错失了修炼大法的机缘。

对大法的正念奠定了我得法的基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XX发动了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迫害。当时气氛造得很邪恶,电视天天播放诬蔑大法的节目。对这些节目我很反感,不愿意看。我很厌恶共产邪党,这源于母亲的教诲:在我小的时候,母亲就给我讲了很多共产邪党犯下的罪恶。正因为如此,在我不知道自焚真相的情况下,直觉告诉我:共产邪党又在欺负人了。和亲友谈论起来的时候,我经常说这句话:「你看共产党又欺负人了,把人家法轮功逼得没有办法,只有用自杀来争取自己的炼功权利了!」(当时我还不知道自焚真相。自焚是邪党造的假。)

一九九九至二零零零年我在中学担任班主任,学校领导让我布置工作,传达给学生「禁止炼法轮功的到北京上访。」我对学生说:「在家好好呆着,不要到北京,被共产党抓起来,嘿嘿,它治人可厉害了!」学生听了之后,大都发出了会意的笑声。

喜得大法

我本来在学校是教地理学科的。在二零零一年,我突然教了物理学科,并且与一个大法弟子在同一办公室,共同执教物理。这位大法弟子对大法修炼很坚定,经常在办公室讲真相。每当他讲真相的时候,我也能在旁边帮上几句腔。有的时候,他也给我讲一些师父讲的法,我抱着自己成癖的观念不放,并跟他進行辩论。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年,虽然没有得法,但是我真正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在一些场合中,就能比较象样的给周围的一些人讲自焚栽赃案是怎么回事了。

这期间,派出所过来调查这个大法弟子,找到我单独谈话,两个警察被我几句话挡了出去。

二零零二年,我与该大法弟子因为不在同一年级教书,我们分开了一年。

二零零三年,我们又一次在同一办公室共事。他接着给我讲大法的真相,并给我讲了一些师父近期讲的法。一开始我还是在师父讲的法上与他辩论,但是四个星期后,突然在我的生命深处莫名其妙的发出了一念:我要修大法!

我先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这个大法弟子,他哈哈一乐,说:「你别开玩笑了。」他以为我是说着玩呢。因为当时的环境还很邪恶,除了派出所调查他之外,学校开大会时领导也点过他的名。我郑重的说:「真的,我想炼!」

之后,他把《转法轮》给了我。我捧起书来,翻开书,第一眼看到的是师父的照片。感觉师父是那么的熟悉,如同久违的故人。在看照片时我的前额一紧,然后往里一钻,师父当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书我读的很快,也很认真,当读到「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这段法时,我止不住流下了眼泪。

两、三天的时间,我读完了第一遍《转法轮》。接着用了几天的时间,我学会了五套功法。不几天的时间,炼「贯通两极法」时,我看到了自己的功柱。

师父对我能否得法,可真是费尽了苦心。先是安排我与大法弟子同一办公室;然后通过这位同修,我彻底明白了真相;并且通过这位同修告诉我师父的法,去除了我头脑中一些顽固的人的观念,从而扫除了我得法道路上的障碍,使我的得法机缘水到渠成。得法不易,自当倍加珍惜。

从另一角度看,我们在讲清真相洪传大法时,也不应该执著于一时、一事、一人的得失,遇到困难了不要紧,再讲、再讲、再讲,哪怕是到正法的最后一刻他明白真相了也行啊。

学法

我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底得法,得法时间比较晚了。得法后我加紧时间学法。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我读完了师父在「七ܧ二零」之前与之后的所有讲法。并在之后,每天拿出时间,反复学习《转法轮》与新经文。从师父的讲法中,我很快明白了,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些什么。我之所以能够认识到并开始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与学好法是分不开的,只有学好法,才能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去做。

给学生讲真相

大法弟子应该讲真相。我是教师,教了几百个学生,我能给学生讲真相吗?这是我得法后两、三个月的时候思考的一个问题。说实话,我思考了较长的时间:万一被人知道了怎么办?万一被举报了怎么办?怕心、执著于自己利益的念头不停往外冒。

学法,再学法,我终于得出答案了: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是来救度众生的!学生跟着我上课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来听真相的!我讲真相对不对?对。这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任何邪恶生命不准也不配阻挠!我应该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讲真相?应该抱着洪大的救度生命的慈悲来讲真相。

我站在讲台上,一开始心还在跳,一张开嘴,什么障碍都化了。热热的能量包围着我,清晰的思维,流畅的语言,我感受到了师父在身边加持我,感受到了师父紧紧把握着我的正念。另外空间邪恶形成的障碍在瞬间解体了!

在以后的学法当中,对一些法理我悟得更明了:为什么我是常人的时候,对别人讲法轮功真相就没有怕心呢?而成为大法学员了,反而在讲真相之前会害怕呢?原因是另外空间确实有邪恶的旧势力因素在干扰大法弟子。

为什么常人对很多事情有好奇心,而对大法真相则表现出很少的好奇心呢?比如说很多人对「六ܫ四」谈起来就很有兴致,而一谈大法真相就害怕或者是回避,原因是邪恶的旧势力因素确实在死死的挡着众生明白真相,甚至也封闭了常人所应该具备的对事物的好奇心。

由此我更加注重学好法,同时也更加认识到了发正念清除邪恶的重要性。

利用真相资料讲真相

除了面对面的用嘴讲真相外,我还用真相小册子讲真相。一开始几本,后来十几本,再后来做几十本,现在一般做一百多本。

在发放真相材料之前,我一般先发正念,走出门后请师父加持。自从发真相材料以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都能平安而归,并且正如明慧网上同修文章中所说「发真相资料的时候,狗都不叫」。

由于我认识到,无论用什么方式讲真相,做事时的心态极为重要,是为私还是为别人,是为求功德还是为慈悲救度,一念之差,可能会带来不同的状态,不同的后果。

修炼路上无驿站

在修炼的路上,我也重重的摔了一些跟头,原因是执著于人的东西不放。在此也写出来,希望对同修能有劝诫、借鉴的作用。

得法后,我前后带了两届学生。随着学法的深入,给他们讲真相越来越得心应手。包括给学生讲了《九评》,主要是讲了共产邪党的杀人历史。很多学生听完后,流下了眼泪,并有很多学生主动找这本书看,并帮助劝说自己的亲人退党。我给学生讲了大法弟子身受迫害仍然为他人着想的事例,课堂里由衷的响起了掌声。

渐渐的我的欢喜心起来了,并且伴随着夫妻之间欲的心又逐渐起来了,结果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一个政治教师在讲课时,说大法不好,当即全班学生给他纠正,告诉他「大法好」。政治教师问是谁说的?学生异口同声的说:「物理老师说的。」这个政治教师在三个班上课,遇到了三次同样的情况,因为这三个班的物理都是我教。他被冲了气管了,到领导那儿告了我一状。校领导在校会上对我進行了不点名的恐吓。当时给我的压力很大。因为我们学校的教师超编,多余人员要下到小学。

我静心学法,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发正念时我想:虽然我有执著没有放下,但是不允许你旧势力来干扰我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的执著会在大法中修去,而你们所做的却是要彻底毁了众生,是犯罪,坚决铲除!

我不受干扰,一如既往的做着讲真相的事。今年学期转换时,我非但没有下小学,反而调整到了在常人看来一个更好的工作岗位上。

在修炼的路上,是没有中途驿站供我休息的。一关接着一关,走过去了、走好了是修炼人的威德;如果欢喜了,觉得自己修的不错了或者是消沉了、疲惫了,或者是想执著人的东西,在人的情中贪恋欢乐,在修炼的路途上歇一歇、玩一玩,那只会被邪恶因素钻空子,放大执著,使我越来越不精進,直至重重的摔一个大跟头。

结语

每当看到我的孩子包装真相材料时,我都产生这样一个想法:大法坚不可摧!大法造就的、小小年纪的生命,都知道应该如何去做,而且是自觉的、主动的去做,那么我们这么多大法弟子呢?神路真的不算远了。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