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才能走好正法路

【明慧网2005年10月31日】因本人修得不是很好,也因为对交流会不够重视,一直没有写出来交流,看到此次交流会的通知,我就觉得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共同的事情,所以就将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和各位同修一起交流。

我于1997年有幸得法,从99年后,因为上访及讲真象,多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两次流离失所,在师尊的呵护下,从上次正念走出邪恶欲谋的迫害,现仍在流离失所。

回顾前几次的迫害,现在可以看到迫害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我们有漏,加上我们正念不足才能被迫害,每次迫害都会给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众生造成损失,唯有坚信大法、正念正行,才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2000年5月抱着去就没想再回来的信念去天安门广场打出大法的横幅,但因为有去就会被抓的认识,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北京被非法关押20余天,被邪恶多次野蛮灌食,长时间戴手铐脚镣,后被本地非法拘留15天。

同年与多位同修大面积张贴及发放真象资料,一位同修发放过程中,因正念不足,也因为同修都不够成熟,致使十多位学员被抓,我及多位学员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教,给本地讲真象的工作带来很大的损失。

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认识上越来越清醒,正念越来强,2004年,我提前知道了邪恶之徒可能要对我迫害,同时我感受到了很大的一种无形压力,学法精力不能集中,感到很累,虽然师父一再给我时间,但因认识不足,对发正念也不是很重视,致使迫害再次发生,我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20多天,之前转移了资料及设备,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我被抓后,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回答问题,不报数,不下蹲,不鞠躬,不答“到”,并不断的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及背后的黑手及烂鬼。在放下生死的正念中,恶人没人敢动我,其间有一个监狱的头目过来,一边嚷一边过来用脚踢我。我默念师父的名字,并请求师父的保护,结果恶人的脚刚碰到我时鞋就飞了,那个样子非常滑稽。家人也尽力保护我。结果恶人失望的把我释放。

我一出来马上走進正法的洪流中。2004年底,我向上司讲真象时,被其举报,邪恶之徒那天早上想诱骗绑架我。我抵制迫害,惊动了我的很多同事。当时我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有很好的声望,大家纷纷出来阻止,但因被邪恶思想操控的上司的阻挠,我被邪恶强行绑架。当天恶警非法搜查了我的住所,找出大量的资料及设备,他们认为逮到一个大人物,拍照清点等。

恶警软硬兼施,想从我嘴里问出资料来源及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我拒不配合。当时我很担心一位负责本地协调工作的同修,为了安全他住在我那里(邪恶以前不知道我的住处),他如果被绑架会给本地大法工作带来很大损失,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加持他,希望他今晚不去我的住处(在恶警绑架我时,该同修已得到消息,避免了邪恶的迫害),同时我对自己说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还要救度更多的众生,请求师父加持我,让我正念走脱。

到了凌晨,恶警觉得很有成就,觉得他们有了很大的收获(为了不牵扯其他同修,很多问题我一人担当,不给恶警发现疑点),哀求我给他们签字,并主动打开了我的手铐。后来我在迷迷糊糊睡梦中突然醒过来,听到一个恶警对另一个说“我去上个厕所,你看着他。”,就走了出去。我眯看了一下那个恶警,他迷迷糊糊的,门没有锁。我快速的走了出去,经过厕所时我听到那个恶警冲水的声音。

我快速的下了四楼。天已经大亮,大门紧闭着,门卫的灯是亮的,我走过去一拉大门──没有锁,那一刹我差点掉下眼泪: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出了大门我飞速的拦住一辆的士,离开了魔窟,我看见恶警在离我几十米远的地方向相反的地方追去。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虽然流离失所,现在仍然有着很好的讲真象的条件!

写成这篇心得,历时十多天,无意识中被旧势力多次干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有不断学法,正念正行,才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师父及大法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