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慈悲救度世人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八月上旬的一天,早晨3点起床,发完正念后,我就到街上去张贴“三退”的真象传单。自己认为目前邪恶很少了,产生了欢喜心,忽视了安全,结果还没贴完手中的传单就被躲在暗处的巡逻发现,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当时心中有点着急:老伴脑出血卧床不能自理,儿子们都上班,我得护理老伴。我是趁病人没醒、家人不知道的空当出来做真象,我这一被抓,家人不知我的去向,病人没人护理,这可咋办!我就不停的发正念。当静下心来一想,修炼人是师父在管着,不要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心里就踏实多了。

我在此提醒大法弟子注意:吉林、长春等市各派出所都雇用了不少人员,于晚上9点后开着没有警用标志的微型面包车,躲在小巷的暗处,车熄火人在车里观察,直到次日4点返回。我就是这样被绑架的。

在派出所我遇到一个警察,非常蛮横,诽谤大法和师父,并对我骂不绝口。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但对于操纵人破坏人类的邪恶生命的处理也是在保护人类与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过了一会儿,他的情绪稳定了,我问他:老弟,你接触过炼法轮功的吗?他说:接触的多了。我又问:他们对你有过伤害?他说:那没有。我说:那你咋这么恨法轮功呢?他说,共产党不让你们炼,就别炼了,你还出来贴这玩意,有啥用?我和气的对他说:我们炼法轮功,修“真、善、忍”,在做好人,我什么坏事都没干,还把我抓这来,现在法轮大法传遍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唯独中国不让炼。中国有二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死,江泽民被国外十六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起诉,他再也不敢到这些国家。你也比我小不了几岁,共产党执政这几十年干了多少坏事,杀了多少人?你也经历了不少,从“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镇压法轮功”,搞了这么多运动,死了多少人?共产党说地主、资本家雇工是剥削,现在的老板也在雇工,而且有的还不给工钱。这时他说,我是农村长大的,听人说过去的地主都是省吃俭用,勤劳吃苦攒的钱,对雇工都挺好,共产党不讲理的地方太多了,那么多经济大案不去管,那么多黑社会不敢管,抓你这样的老头来干啥!这时他的口气和气多了,对我说:老爷子,你觉得好就在家炼吧,别上这儿遭这份罪。我说: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事就是为了救象你这样的人,让人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别再上当受骗。脱离共产党,将来有个好归宿。我说话的声音很大,当时在场有七个人,都静静的听着,没有插嘴的,就连那个抓我的小青年也不吱声了。

第二天那人来上班,见我在床上躺着,就大吵:这老爷子咋还没走?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一会儿我给你说说(说情),让你今天回家。他又骂那个抓我的人,你把你爷弄来,还不赶快领回去。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非党非团连红领巾都不是。我想这个人得救了,而且还在帮我走出险境,不管他能否做到,他的心是好的,讲真象就像把挡在人眼前的纸捅破了,人们就一切都看明白了。

我被带到派出所的当天是早晨四点,早饭我就开始绝食。我在发正念的同时,请师父帮我摆脱险境,我绝食后出现心脏病的症状,他们把我领到医院检查,大夫对警察小声说,高血压、心律不齐。他们再也没刁难我。

上午九点,分局内保科来人把我拉到分局询问。我不承认我有罪,我是在救人,我是在救救你们(询问我的)这样被毒害了的人,我不报姓名,不报住址。他们以无限期关押、劳教、用刑、查出姓名后从重处罚等等话威胁我。我不为所动,概不配合。他们给我打来中午饭我也不吃,他们没了主意,室内室外的走。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我此时又有了新的认识。时间僵持到下午六点,他们草草做了笔录,把我送回了派出所。

我在分局内保科和派出所期间,有不少警察看了我张贴传单的内容,有的问了内容相关的事,我就我知道的做了答复,有的看完后离开了。我想,这下可好,真象资料都送到公安局里了,看了真象的人也是给了他机会了。

我在派出所的两天,坚持绝食,不停的发正念,有机会就讲真象。因我出现心脏病的状态,派出所的人很着急,两次找大夫给我看病,派专人看护我,让我躺在值班的床上,又给买饭,买水,买药,都被我拒绝。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在派出所滞留32小时,他们用车把我送到一处僻静的马路上,让我回家了。

我又能做救度众生的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