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是关键


【明慧网2005年10月4日】八月的一天晚上,我在街上贴传单,被三个巡警发现。他们立即抓住了我。我在奋力挣脱之际,嘴里不停的讲着真象。后来又来了几个警察,他们一起把我抬到车上,拉到派出所。他们翻走了所有的钱和“法轮大法好”传单,但没有一件可以证明我的身份的东西(我出门证实法时从来不带在身上)。

随即来了一个头儿模样的人开始问话。我抱定了正念,既然来了就讲真象,不符合法的一点不做,不配合邪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和自焚真象,以及国内的种种情况。问我身份的一些话都没有配合,尽管他们有时打断我讲真象,时而强词夺理,但我发现他们也听進去一些。过了大约一个钟头吧,那个头儿看着无缝可钻就出去了,安排了四、五个人在屋里看着我。我开始背法、发正念,我又认真向内找自己有漏的地方。大约隔一小时左右就发一次正念。几个警察看我炼功,也挺放心,就各自干着自己的事。

我思想越来越清晰,也看到了自己心性上的不足,正念越来越强。其间那个头儿進来走到我面前。我看着他说:“你应该让我走,你无故关人这是犯法,我有权表达个人意愿和实际情况。”他接着把眼神移开说:“不是我抓的你呀,放人我也不当家。”说完就走了。此时我看到了他的心虚和害怕,更加坚定了我的意志。既然来了,我就把控制你们的邪恶全部除掉。

这时又过来一个警员,拿着在我身上翻去的“法轮大法好”传单,一手拿着打火机,做出要烧的样子。我心里一惊脑子想:“别烧,那上面有大法的字样。”一闪而过,然后又一个念头“烧了也好,烧了就没有抓我的证据了,我就不承认了。”刚想完立刻发现这是个多么不好的念头。第一个念头很好,因为我是大法造就的弟子,是为他的,是维护法的。接着上来的就是一个常人狡猾的心。我问自己:我们不是救度众生吗?我不是放下自我的安危贴传单去清除邪恶与人的罪业吗?怎么为了自己的安全,看着世人对法犯罪竟不制止呢?到关键的时刻怎么会这样呢?我这样想着始终没说话,那个警员看着我,其实也就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把传单收起来躺那睡觉去了。一个绝非偶然的事,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我又继续发正念除恶,这样一直到天明。大约发了七、八次正念,感到心中正念强大无比,另外空间邪恶好象全部除尽,感到清清亮亮的,我知道邪恶关不住我了。这时進来一个警员叫“起来,起来,快八点了。”一直堵在门口睡觉的那个警员起来出去了,另外几个一动不动继续睡。他看了看我,我说叫你们所长来,我要见你们所长。他说,所长是随便想见就见的吗?说完他就拿着手机躺在席子上,玩他的手机,可没按两下扭头睡着了。我想机会来了,可以走了。外面的大门开没开呢?心里念着正法口诀,轻步走到门口拉开门一看,大门大敞,门口有一人坐在那看报纸,我看他好象不是所里的人,就快步离开,跑着拐進小街,正好有一辆出租车过来,我就上车安全回去了。

出来几天,有一些感想。進去后由于师父洪大的慈悲呵护,自己正念足,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使我有一个环境脱身;而被抓时心态不好,没想到从另外空间除恶,而另外空间的邪恶才是干坏事的主导,如果当时正念足,而不是用人的办法挣脱、劝善等,直接在另外空间除恶,象其他做的好的同修一样就可能是另一种结果了。另外,自己为什么被迫害,在近一个晚上的发正念和找自己中,认识到自己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修掉,如执著世间的情,对于被邪恶利用迫害自己的世人有仇恨心,尤其是色欲之心还存在,等等,都是邪恶迫害的很大的一个借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