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破除邪恶安排

【明慧网2005年5月12日】2001年秋,全县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逼迫人人过关,分别到公安、组织、纪检等部门,被逼写保证书,不去的由公检法部门强行从家抓走,不写就关押進看守所。为了躲避迫害我离家出走,县领导逼着我的丈夫找我,并停止了他的工作,在压力面前,丈夫承受不住,找到我的亲属提出了三条意见,让我任选一条。一是写不修炼的保证;二是将我送公安;三是离婚。

我想这是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这三条路哪一条我都不要,都不承认,坚修大法我没错,不应受迫害,也不能没有家。我察觉到这是我对丈夫的情,怕牵连他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在法中修去情,邪恶不配考验我。邪恶用这一招丝毫未动了我,又施毒计,他们准备让丈夫替我写,我马上意识到是邪恶要加害我的丈夫,我决不允许。这次参与迫害的有好几个部门及县里好几个主要领导,他们也都是我救度的对象,于是我怀着慈悲善念,给他们每人写了一封信,讲清真象,同时表明我坚修大法的态度,邪恶想加害我丈夫的阴谋破灭了,我丈夫也恢复了工作。

2002年7月份的一天早上5点多,公安有十多人敲开我的家门,要绑架我到省会洗脑班,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上到二楼楼顶,随后县委副书记、副县长、检察长、公安局长也赶到我家。当时门外围了好多人,面对公安、围观群众、县领导,我给他们讲真象,讲文化大革命的教训,讲他们7.20以来对我迫害的事实,讲大法弟子如何做好人、说真话,我是在大法中如何受益的,并告诉他们迫害大法弟子要遭到报应的,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要他们为自己的妻子儿女负责,不然以后会后悔的。

有的公安人员低头不好意思,有的钻到车里不出来了。县里一名领导说,我是叫你到那儿住宾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说,你给我个金山我都不去。我问他们,我是违反了宪法,还是违反了法律,为什么这么逼我。公安局长说:谁逼你了?我说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家是来给我做工作来了吗?我乘机揭露公安人员多次到我家妄图绑架我并毁坏我的家产的违法行为,局长一言不发了。有个领导赶快说:公安人员都走吧,公安局长说,我保证再也不让他们来你家了。(那个局长时间不长就退了),后来县领导说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去行吧,我说,你们死了条心吧,我什么时候都不会去的。最后他们自己走了。

那天有几个同修被抓走,以后又有几个同修陆续被抓進洗脑班。我心里难受极了,一边发正念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我决定去找县主管干部,但一想去心就跳,我发正念清理干扰我的怕心。心态稳定后,一天晚上,两名同修给我发正念,我抱着救度他的心,骑车找到那位领导家,其家属让我在外等了好长时间,直到一辆汽车在附近停下了,我确认是公安的,我想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救度众生没错,谁也动不了我,否定其它的一切安排。随后那个干部出来见我,气势汹汹。我心平气和的说明来意,一是要求放人,二是希望不要再找我,并要给他说说心里话。他不让我说,我说我是对他的信任才来找他,并告诉他你们都是受害者。他终于让我说了,我给他讲真象,告诉他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对人包括对我的亲属的迫害我都清清楚楚,所以我不是无理智的,我为什么要修大法,我亲身体验到大法才是真理。我讲钱多官大不是福,人身体健康,心情舒畅才是福。告诉他洗脑班如何邪恶,他不相信是真的,我让他了解610工作人员。最后他高兴的笑着一边夸我一边送我往外走,可他急走几步到我前边往附近停的那辆汽车那儿走去,我才想起来那里已经设了埋伏。我知道他是去告诉他们不让他们动我。回家后同修说,你到老虎嘴上蹭痒痒了,我们一齐说,那是纸老虎。

2001年底,恶人用欺骗的手段让家属把门打开,公安恶警象土匪一样强行闯進我家,将我绑架進看守所。当时我没有一点怕心,走到哪里真象讲到哪里,对他们的一切要求均不配合,一句话,一个字都不予回答。他们给我捏造迫害证据,还要判刑,我全盘否定,绝食绝水,被强行灌食。我看着参与给我灌食的7、8个犯人和4、5个警察,告诉他们大法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对自己不好,我说我们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所有的人,我说将来的人类会走向美好,我多么希望你们也都能看到那一天啊。我当时一边讲着泪水不知不觉滚了下来。他们默默的听着。灌食时,所长让少灌点,听到远处传来唱歌声,他大骂着喊他们,我感到他心里很不好受。事后有个犯人说,我听着你说真想哭。有个较恶的警察对我说,你炼功我们都看的见,也没管你,随便炼吧。我说这里不是我炼功的地方,我得回家炼。

为了让我吃东西,有的端着鸡蛋方便面给我吃,有的哭着劝我吃,有的拿着勺子喂我水,我告诉他们在任何地方我都吃,但我不会吃这里的一口饭,因我没有犯罪。他们还派進去一个装作被押犯人的妇女,又哭又闹,她说自己信佛,什么想孩子,什么你们不吃饭我也不吃了。我一眼就识破了想用对家庭孩子的情打动我的这场闹剧,我不为所动,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我躺在水泥台上,只要一背法或念正法口诀,全身就象飘在空中一样的美妙,舒服极了,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我坚定一念,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不是师父安排的我全盘否定,多少大法工作等着我做,多少众生等着我救度。第四次给我灌食时,我想不能再让他们迫害我了,师父帮我演化身体病业,顿时全身抽搐喘着气,狱医给我量血压听心脏,我想让它没血压没心跳,狱医说快休克了,就给我输液。第二天我想我不能再在这儿了,我今天就得回家,他们又给我输液,我让他们找不到血管,医生费了好长时间就是没找到血管。当天下午我堂堂正正回到了家。到家后8天没吃没喝的我,吃了点东西,自己上楼洗了个澡,家属又惊又喜,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