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诚能感人 宽则得众


【明慧网2005年10月5日】真诚,宽容,仁厚,是必不可少的美德。《中庸》中说:“唯天下至诚为能化。”只有至诚能感化人心。《论语》中说:“宽则得众”。孔子赞赏用宽容柔和的精神去感化人,人家对我蛮横无礼也不报复,并说品德高尚的人具有这种强。

唐朝著名将领郭子仪,他无论对待什么人都非常至诚,虽位高权重,但对待属下却非常宽厚。所以,从皇帝到庶民,以至于连进犯的敌人,都被他的德行所感化,对他异常敬重。

郭子仪当时曾多次被幸臣(宦官显贵)程元振和鱼朝恩诋毁,但郭子仪都不当回事,仍旧宽容的用一片赤诚之心回应。

有一次,鱼朝恩请他一起游章敬寺,郭子仪答应了。宰相考虑到郭子仪和鱼朝恩之间有矛盾,让部下劝告郭子仪,希望他不要去。郭子仪的部属也跑到他那里去,说鱼朝恩将对你不利。并且把这话告诉了将领们,请他们劝阻。部下三百人全副武装要求同他一起去,以便保护他。

郭子仪却只带了十几个仆人去赴约。鱼朝恩正等待郭子仪,见他轻车简从,非常惊讶,说:“你怎么带这么几个人?”郭子仪把他听到的流言告诉鱼朝恩。并说:“我才不费心思去想那些无端的事。”鱼朝恩捶胸顿足,流涕呜咽,说:“你如不是长者,怎会不怀疑我呢?”

李光弼曾与郭子仪是同级官员,据说两人曾有矛盾。后来郭子仪做了朔方节度使,李光弼成为他的部下。李光弼很怕郭借故杀他,哪知郭反向皇帝极力举荐,皇帝就任李为河东节度使。郭子仪还分了部下一万名精兵给他。

杜牧曾在文章中提到,郭子仪当节度使后,李光弼想逃走,还没决定,皇帝已下命令,要他领一部份郭的兵东征,他心想郭子仪这次一定放他不过了,于是对郭说:“我死是心甘情愿的,只求你饶了我的妻儿,”郭子仪忙拉住他的手上堂对坐,道:“现在国家大乱,哪里是计较私仇的时候!”当即分兵给他。两人相别时握手泣涕,相勉报国。

当时的将领田承嗣很跋扈,傲慢无礼,但唯独对郭子仪尊敬有加。郭子仪的使者到他那里去,田承嗣指着自己的膝盖说:“我这腿很多年是不屈于人的,现在我只好为郭令公一屈了。”

郭子仪部下的老将比如李怀光等,都是封王侯的,郭子仪指挥他们得心应手,他们对郭子仪,象奴仆对主人一样尊重。史书上多次提到军士们怎样盼望郭子仪来统率他们,如“如子弟之望父兄”、“如天旱之望大雨”、“皆鼓舞涕泣,喜其来而悲其晚也”等等。

郭子仪的家住在长安的亲仁里,占整个亲仁里的四分之一。亲仁里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巷子,郭子仪家仆人三千,从不生事。经过亲仁里的人,甚至分不出哪一家是郭子仪的府第。

唐代宗永泰元年,郭子仪奉命抵御异族对京畿的进犯。当回纥头领得知领兵人是郭令公时,惊讶道:“怎么郭令公还在?仆固怀恩告诉我,大唐皇帝死了,郭令公也死了,中国无主,所以我才来的。”

回纥头领希望能见一见郭令公。将领们说异族人不可以相信。郭子仪说:“他们几十倍于我,真打起来,咱们的力量是不足的,怎么办?只要至诚就可以感动神,何况是异族呢?”于是坚持仅率几十骑人马去说服他们。回纥头领率先下马致敬,说:“这是我们的父辈啊。”

郭子仪做中书令二十四年,身系天下安危。他权倾天下而朝廷不忌;功盖当朝而皇帝从不猜疑;过着富华的生活,没有人不满。郭子仪一生富贵,子孙安康,于天伦之乐,没有缺憾。去世的那年,八十五岁。逝世后,配享代宗庙庭,极为尊荣。有八个儿子、七个女婿,都做到很大的官。他的儿子郭暖,娶代宗的女儿升平公主。有几十个孙子和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