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恶警的罪恶必定要偿还


【明慧网2005年10月5日】吉林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的恶人们,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组成了一个网络体系,对大法学员进行有计划的迫害,以威逼大法学员放弃正信为最终目地。他们制定了最邪恶的政策,把狱警的奖金、晋级同转化率挂钩。“转化率高”的恶警,受到表扬、奖励、可以立功、获得奖金、晋级;反之,挨批评、受处罚、降职、降级或改行。

于是,恶警为达到提高“转化率”,竟然收买叛逆,利用罪犯,不择手段。听从恶警指使敢于殴打大法学员的普教犯人,得以减刑;洗脑积极的犹大,给以提前释放。那里的管教们不仅用歪理邪说,用恶党毒素对正信者日以继夜的洗脑,而且诱骗大法学员改信其它宗教。所以什么邪教邪说,在那里都可以恣意横行。他们实行封闭式管理,棍棒教育。

大法学员在暗无天日的魔窟里煎熬,不但没有信仰自由和最基本人权,甚至连通信的权利、与亲人接见的权利、申诉的权利都被非法剥夺了。甚至连吃饭、上厕所时间都规定得死死的,必须在十分钟之内吃完,每天只许上厕所三次。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劳教所里的善良和平的大法学员,却每时每刻都在邪恶的铁蹄下遭受蹂躏。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每天每时都在发生着最凄惨的人间悲剧。

劳教所是恶人、坏人横行的天下。恶人对好人的施暴,都是最无人性、最低级、最无耻、最凶残、最下流的手段。好人遭受的酷刑折磨惨不忍睹。他们蹂躏践踏大法学员们常用的施暴手段有:

踩手指:用把大法学员的手按在地上,然后穿着皮鞋踩、踏严重的使手指骨折;

弹溜溜:不让睡觉,你一闭眼,就用手弹眼珠,使人双目肿胀,眼压增高,甚至视力减退;

往手指上钉大头针;
烟头烫;
捏睾丸;
坐板;

坐角铁:强迫大法学员长时间坐在角铁上,使人疼痛难忍,大汗淋漓。这时恶警还要坐在大法学员的怀里加压,角铁深深的扣在肉里,臀部留下的沟痕十天半月不能平复。受刑后只能俯卧,不能翻身,不能走;

吊铐:把人吊在上下床的上床上,然后撤下下床的床板,身体悬空,重力落在手腕上。轻者手腕肿胀,重者皮破血流。

夹手指:用一支或数支牙刷放在大法学员的手指缝间,然后用力握手指尖,能使手指折断;

电棍电:数人用高伏电棍电人的敏感部位,受害者的肉体青一片紫一块。施暴时,弧光闪闪、咝咝作响,满屋都是皮肉的焦煳味;

上死人床:把人的四肢“X形”铐在铁片编成的床上,作死人状,使人动不得;

开摩托:身体半蹲,双手前伸,做开摩托车状,十几个小时不得变姿势,直至昏死过去;

开飞机:把人四肢分开,斜靠在某物上,作飞机状,长达数小时;

用塑料袋套头:使人无法呼吸,晕死过去后,用冷水浇醒,再次套头,反复折磨;

吃袜子:把人铐在小号里,将臭袜子蘸上尿、鼻涕再塞进大法学员的嘴里;

点穴:用电针插进人的敏感穴位数小时,惨叫声撕心裂肺;

除此之外,恶警还有形形色色的迫害花招,例如:

长达数日不让睡觉或不许进食,直到生命的极限;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对绝食抗议者,则由彪形大汉野蛮灌食,有的被撬掉牙齿。岔路乡大法学员张真,手指被钉过大头针,身上被烟头烫,被捏过睾丸,坐过角铁,数次被拳打脚踢,神志发呆,精神恍惚。延吉大法学员吴春岩,46岁,满口牙被打掉一个不剩,吃饭困难,样子象60多岁,而被教唆打人的普教,却因此而“立功受奖”。

吉林市大法学员李文军在严管大队里被迫害得身体虚弱。恶警向其家属处骗了1000元,说是给李买好吃的。恶警前后只给李文军买过三次水果,就说钱用完了。

一个恶警欺骗董姓大法学员的妹妹说,如果她写文章上网,说“劳教所不打人,明慧网上的揭露文章都是假的”,就可以给她哥哥减刑。结果造假的文章上了中共的喉舌网,她的哥哥依旧被关押着。

劳教所实行劳动教养,所谓劳动,其实就是变相体罚和残酷剥削。被劳教者,每天14-15个小时超强度、超负荷的从事最简单、最原始、最低等、最廉价、最肮脏、最危险的苦役。例如:在阴冷无阳光的地方干焊接的活而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眼睛都被损害了;在拔钢丝的劳动中,由于机械太简陋,一次失事,飞旋的钢丝把一名操作者的大腿骨打折。

劳教人员自己种粮、种菜,却没有饱饭吃,吃的玉米发糕连皮带糠,时而碱大,时而碱小,难以下咽,如同饲料一般。

恶警们明知打人犯法,却全然不顾,他们从普教中挑选一些膀大腰圆打人成性者,暗中传授他们一些狠毒手段,再怂恿他们对大法学员施暴。五大队恶警冯恩恩(又名—冯伟)最凶狠残暴,竟扬言说:“对付法轮功,我有一百种方法。”他所教唆的普教打手田立军、张立波打过30多名大法学员,其中有致伤、致残的。打人时都在封闭的小号里,单独打,叫你想控告却找不出证人来,却反咬一口说你是诬告。冯恩恩的种种损招,被当作先进经验,在各大队交流。

有时恶警他们也亲自动手打人。教育大队的恶警宋晨光就在酒后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

这就是所谓有“中国特色的劳教所”――黑暗、阴毒、凶残。可悲的是那些被教唆、训练成打手的普教人员,他们对善良的大法学员犯下滔天罪行,却不自知,反认为自己“有功”。他们初进劳教所时,也许只是个普通犯罪者,也许他们的良知并没有泯灭,可是他们走出劳教所时,却变成了黑社会犯罪人物,因为他们在劳教所交流了经验,学会了各种犯罪的方法、手段,变得更凶残、更毒辣,在恶警的教唆培训下,他们扭曲的心灵,只知道越善良越受迫害,越残暴越可以在社会上横行霸道。如今,中国的劳教所是地地道道的孳生邪恶、毁灭人性和良知、危害社会的恐怖培训基地。

然而,残酷的迫害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更改变不了大法学员的正信。反而让大法学员和善良的人们更进一步认清了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如果说过去有人对恶党尚存某些幻想,那么亲历了迫害和黑幕,这种幻想就早已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