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的美好

【明慧网2005年11月1日】我今年50岁,1997年12月份有幸得法,下面我把得法后的感受和同修们交流一下。

1、修炼之前

那是1982年,家家有广播网,突然我家的广播网不响了,这时正好有人来我家串门,我就让他上墙看看怎么回事,墙那边是妯娌家,她一看有人上墙,她就不让了,这时我俩她一句我一句,她就到我家对我大打出手,打的我满脸是血,从那以后矛盾就越来越激化,两人见面和仇人一样,她两个儿子见到我儿子就打,见到我出口就骂,我不在家时,就把锁眼抹上屎,房顶上的瓦也踩碎了,家里放的钢筋、花生也被偷了,丈夫跟他哥之间也产生了隔阂,因此使我内心对她产生了深刻的痛恨,决心与她从此断绝一切关系,从不交往。由于气恨,身体得了病,胸闷憋气,经常憋的睡不着觉,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当别人提到她家人时,气的我就憋气,浑身哆嗦,一气就是15年哪,多可怕的15年。

2、得法受益

直到97年12月份得法了,那时学法炼功非常精進,不知不觉中,大法去掉了我嫉妒、争斗、气恨的心,没有那种恨的感觉了,憋气的现象也没有了,以前的一身病不翼而飞。正法進程都到现在了,我身体的受益就不用说了,是大法给了我新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就坚持学法炼功,以法来对照,向内找,无病一身轻,大法太神奇了。

3、恶人骚扰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1999年7.20江魔头开始迫害法轮功,大队(也就是以前的公社)派人监视我家。有一次,我骑自行车回娘家,刚進屋政法委书记开着车也到了,我就问“你怎么知道我娘家的?”他说“我一直跟在你后面。”我说“你想干什么?”他说找我丈夫,我说“没来。”他坐一会儿就走了。后来我一想不对,我就马上回家,一看我丈夫不在家,我就去了书记家,这时党委的什么委员也在,我问书记“我丈夫去哪了?”委员说,没有事,去镇里学习,下午就回来。我说他还没吃饭,委员又说,党委管饭,吃饱了。这时书记说话了,把桌子一拍说“共产党不叫干的,你为什么要干?”我也不怕,也拍着桌子说:“两天前你为什么不说不好?”当时,书记、委员都一句话没说出来,我说:“我告诉你,我丈夫要是出现什么问题,你负完全责任!”我就走了。

还有一次,丈夫去青岛姐姐家,这时派出所所长、书记,都象疯了似的,以为我丈夫去了北京,这时我在家反锁门,就听书记说,赶紧,快找,别让他老婆也去北京,又开着车去我儿子单位找,连我儿子也不放过。第二天,大队书记从别的村借了8千块钱,由片长、村主任,村委员三人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去了北京。这时所长不知怎么知道我青岛姐姐家的地址,去了青岛,姐姐(也修炼)说,今晚6点就给我弟弟打电话,要是没回家,我就朝你要人,就这样我丈夫安全回家了。第二天,大队书记又来我家,進门就大吃一惊,说“你回来了,没去北京?”一拍腿说:“这8千块钱想让你认着,这回就得要大队认了。”以后警察经常来我家,说不让我炼功,我说,你说了不算,他还说不让我去北京,我说你管了我的人,管不了我的心,我真想去北京你说了不算。

从那以后,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心也坚定大法好,就是不精進,好长一段时间不学法,也不炼功,腿也拖不动了。回想起来,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感到不配当师父的弟子,师父慈悲,不落下一个弟子,经同修帮助,我又从新精進学法,炼功,我要珍惜新生的美好。

4、讲清真象

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告诉世人大法好,真善忍好,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能说上话的人就告诉他:“法轮功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处处为别人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炼法轮功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江泽民造谣让世人仇恨法轮功,它才是害人的。”有一次,全镇大法弟子同一时间都出去发真象资料,我去了十几里以外的村庄,发完后在一路口等同修,这时晚上十点多钟,从西面来一辆警车,从我跟前过去,也没停车,当时我感到害怕,不知道是被恶人报了110,回家才知道,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我和丈夫还经常去集市,商店,超市发真象资料,见到认识的人就讲真象,晚上到村里发,救度众生,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

5、清除邪灵

今年5月1日早晨炼功炼头顶抱轮时,就感到有人推我的左胳膊,突然感到害怕,后来就念正法口诀,后来就不怕了。这天下午全身无力,发烧,夜里做了个梦,有人说“共产党不好,共产主义这个词也不好。”醒来后,我明白了,赶紧和丈夫清理共产邪灵的书,我俩把清理出来的书用绳子捆好放在南屋,准备卖了,一直放到5月8号,可是我的身体也一直不好,直到把那些书烧了,我的身体才好起来,请还没有清理邪灵的同修赶紧清理(只能烧掉),以免被邪灵干扰。


早就想写就感到没有的写,修的不精進,真的提起笔来,修炼的每一步都历历在目,所以写起来话很多,虽然摔了跟头,但我自信,我在提高,我在前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