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10月22日】我是2002年中期得法的。

我要炼法轮功 要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当我第一次拿起《转法轮》这本宝书时,丈夫说:“别看!看了不能自拔,失去理智。”我当时说:“别人说能失去理智不能自拔你就相信?连自己的见解都没有了吗?不!我相信我自己。”

当我看完第一遍时再准备看第二遍,丈夫开口:“看看,一本书看完一遍还要看第二遍,马上就入迷了。”还说:“你可别象电视里说的那样,自焚、自杀、跳楼,这好端端的一个家到时不知会怎样。”我说:“你说错了,看了师父这本宝书,懂得了生命的价值,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稀里糊涂的活着。”

当我看完第二遍时,丈夫又说话了:“我看你是不是想入教,你看哪个宗教好,你可以入一个。”因为丈夫的特殊工作,他直接了当的告诉我,上面有指示,不让炼法轮功,我炼法轮功的后果也许把他的前程断送,给家庭造成不幸和损失。

“不!”我很坚决的说:“我要炼法轮功,这本宝书是我梦寐以求的,终于得到了。”并郑重的告诉他,“从今往后,我不但二遍、三遍的看,还要上百遍的看,上千遍的看。为了他我可以舍尽一切,如果你怕受到牵连我们就离婚吧。我一切都不要,全归你,我可以走,就要修炼法轮功。”丈夫知道我的脾气,最后他说:“你在家悄悄炼,别声张,别去北京。”我暗想,到该去的时候还是我说了算。

当我看到师父在讲法中讲到大根器之人时,遭遇的困难差不多件件都是我的事,而且我觉的我比师父讲的还惨。每逢亲戚谈到我以前的事,从开始的流泪变成了叹气。可我怎么得法这么晚?我问向我介绍大法的同修,她说:“我们是前十年的,你是后十年的。”我问前十年与后十年有什么说法,她说:“前十年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当时我心头一震,想:我就要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们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从此开始发正念,并坚持学法,谨遵师父教诲修心性、去执著。

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拖拉机拉着好多人走了,在梦中感觉是师父载众生走了,我心一急,也扒上了车的外围,就惊醒了。过后,我知道是师尊在点悟我,只要精進就能行。

圆容家人 让他们体悟到大法好

我的经济条件还可以,就拿钱给做资料的同修做资料,我想,“我与其他同修一样都得到了师父的宇宙大法,这部法这么好,却受恶人的诬陷和诽谤,应该叫众生都知道真象,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因为我是一个新学员,再加上我的家庭在别人眼里有点特殊,开始时同修有些事情不对我讲,怕给同修带来不安全,所以我也帮不上别的忙,只能用钱表心意。我渴望得到师尊的其他讲法,但没能如愿,仅抱着一本师尊的《转法轮》和一部手抄《洪吟》修了一年。

终于有一天,慈悲的师父又安排我结识了一位老同修,这位同修很热心,毫无保留的把她所有的师父讲法(不全)让我看了,她没有的,想尽办法与其他同修找,就这样,师父的讲法,几乎我全看到了。这对我的修炼来说,真是向前大跨一步。我开始参与发资料,讲真象。

在一次发正念时候,一位开着修的小同修说我发的功很大,一次能铲除很大面积的邪恶,这使我更增加了信心。

从修炼开始,我谨遵师尊讲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总看同修的长处、精進的地方,找自己的执著,不甘落后。当同修说他们都去过北京天安证实大法时,我也很想去,可是我想身边的人都没得法,对法还不理解,尤其丈夫更是,并且他还干着特殊的工作。

我从新学了师父的讲法:“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感悟到了我的修炼路,并不是一个单单上北京的问题,如果我去了北京,也许会给本市的同修,给我身边将要得法的有缘人带来损失和麻烦,产生对法的误解。我想:现在还不是我上北京的时候,首要做的是必须以自身的点滴做起,严格要求自己,用自身的行动圆容着周围人,让他们真正体悟到大法好。

当我有时做的不好的时候,丈夫会问我:“是你师父让你这样做的吗?”在这以前我不会向他承认错误。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是修大法的,我的一言一行在他眼里不是代表我,是法的体现,是师父叫怎么怎么做的。我不能让他对大法误解,说出对师父不敬的话,我马上解释说:“不是,是我做的不对,我还没修好,谢谢你给我指出来。”就这样没遇问题或我做的不好时,都及时向内找,及时道歉,并以后从不再犯。有时还让他帮我找执著,征求他的意见,我哪做的不好,加以改進,下次做好。

我在家排行老二,其他姐妹不怎么顾娘家,我对娘家全心尽责,但弟弟妹妹的孩子都大了,唯独我的孩子小,再加上丈夫的特殊工作忙个不停,一年到头几乎没有休息日。我成天往娘家跑,丈夫开始抱怨了说:“你也别管你娘家了,象征性的看看就行了,别人都不管,你是我的人,你这么辛苦,我也心痛。”这时我首先告诉他,我以前对父母照顾、对别人好,我现在修大法了,我的师父叫我做更好的人,不能叫我的亲人对师父、对法有误解,谢谢你对我的关心。

我用大法的善对待着身边的每一位人,如:以前我的脾气不好,独断专行,在弟弟与弟媳两人发生矛盾时,弟媳出口伤及我的母亲,说出很不好听的话时,我竟动手打了弟媳。事过后,弟媳表面上与我和气,却恨在心里,我在每次约全家人到家聚会时,她总找一些借口不来。甚至她连我家的门是什么方向都不知道,我向她洪法,但母亲怕事,怕她给举报,就这样我搁下了。

我母亲去世的当天,我用一片诚心打动着弟媳,对我过去对她的错误言行和心灵的伤害诚恳的表示歉意,并毫无顾虑的告诉她我是修大法的,母亲也是。并给她讲了修大法的美好,谈到最后我不由问了一句,是什么力量能把我的争斗心去了那?她不假思索的回答:“神。”语气是那样的坚定,我点了点头,落泪了。

我时刻用修炼人的善,感化着弟媳。突然,有一天她出现在我家,问我自从我让她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后,她脖子半边痛的不行,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她,说明师父管你了,给你调理身体那。

在常人的眼里,我对父母是非常孝顺的,可是我内心总是抱着一种对父母还债的心,时常有不平衡的感觉,尤其是对我的父亲,连还债我都不想做,并且认为是他欠我的太多。因为对我来说,父母给我造成的心灵伤害太大了,没有任何理由能够使我原谅他们。可母亲去世后,父亲再次对他以前伤害我的话和做法表示歉意,我没了以前的怨恨,还向父亲检讨了自己的不是,父亲流着泪一再说他不对,这时我安慰他说:您是我的长辈,不是我受气了或吃苦了,其实是我占了便宜了。

一天丈夫问我:假如有一天,你师父让你跳楼、自杀、自焚,说圆满你做不做?我耐心的告诉他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跳楼和自杀都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你是受害者,被邪恶蒙骗了,你应该看看我师父的讲法,师父在讲法中明确指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连蚊子苍蝇都不能轻易打死,更何况是人,不管用什么方法自杀都是在造罪业。在我的影响下,丈夫不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有时还对他的下属说:为什么总围绕着一伙炼功人下工夫?应该多抓一些其它的工作。

和小弟子一起修炼

我刚开始修炼时,儿子哭着央求我说:“妈妈,你别炼法轮功了,你会不要我的。”我跟儿子讲道理,一边告诉他妈妈要做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一边用行动圆容着他,并铲除他背后控制他不让他明白真象的一切邪恶。

有一天,儿子对我说:“妈妈,我也要修炼。”我问他:“你明白修炼后要干什么吗?”他说:“妈妈,我跟您说,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当时我很惊讶,问他:“你都知道什么呀?”这时他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妈妈,我说出来你不要伤心,其实您不是我真正的妈妈,我的肉身也不是您给的,感谢您生了我一下,我是坐着什么什么下来的,我的妈妈在天上,有时我也去玩一会儿。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别看您是我的妈妈,也不能对您讲,我是同化这个法来的,您也是。”

由于我对母亲修炼的执著,让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夺去了母亲的生命。(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因执著于母亲的修炼,我一度忽视了儿子的修炼,儿子动不动开口说:“不炼了,炼功没有玩的时间。”每当我向丈夫洪法时,他就捣乱;我们一起发资料,他也不愿做了,还讲一些削弱我正念的话。但我多次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发了资料,救度了众生,否定了旧势力的黑手、烂鬼的干扰和迫害。

母亲去世后,儿子也出现了异常,明确表明不修了,说出的话比常人还常人。功不炼,法不学,资料也不发。看到他这样我真是心灰意冷。就在这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修路,有一个人手拿皮尺,老让我量尺寸,身边还有一个高大模糊不清的大男人,这个高大男人要带我上上边看看,上上边就得上很高的一个台阶,这个台阶是由炉灰渣和土垛成的,很不结实,很松散,上不好就出溜下去了,可我却抓住了一个小树梢,一下就上去了。高大男人说我:“你还挺能。”我不以为然的说:“这算什么,我可苦啦。”这时下边那个拿皮尺的叫我下去量尺寸,我应了一声说:“马上下去。”上边的这个人问我:“你怎么下去呀。”我说这还不容易?一跳就下去了,当我准备跳时傻眼了,看到有一个大平台,但垂直下去是看不清的无底雾,我说我可不能跳,一跳要跳不到大平台上跳到无底雾里,就彻底完了。

我把这个梦告诉了儿子,他说:“妈妈,拿皮尺的是我,您身边的那个男人是师父,我老拖您的后腿。”同时我悟道:“师父用梦点悟我,如果我不精進,千万年的等待就会毁于一旦。”

我加紧学法,多发正念,铲除迫害儿子空间场的黑手、烂鬼。黑手特别狡猾,当我一铲除它时,就隐身了。还时常变成师父的形像来骗儿子。因为儿子是开着修的,有一天,他一人在家炼功,他想在我没到家之前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炼完,但一看时间不够用,这时,假“师父”的形像就出现了,说“你忘了我们是神,想要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并马上把他带到了另外空间炼了功,据儿子说,“也就是十来分钟五套功法就到位了”。过后我就观察儿子不对劲,就对他说:领你去的是假师父。这时,儿子用宿命通功能一看,果真是假师父。我揭露了黑手的邪恶,发正念铲除,否定它,帮助儿子找执著,我说:“你总说炼功时间长,怕吃苦。”他承认是懒惰的心让黑手钻了空子。

这时我越来越警觉了,对儿子的发正念也重视起来,我问他:“你发正念,你说你是主佛的弟子,你能不能看到师父?”他说:“能。”我说:“是真的还是假的你确认一下。”他就问:“你是我师父吗?”答:“嗯。”我就教儿子叫师尊的名字问,当时这个假“师父”就隐去了。从此我就叫儿子在发正念时,叫上师父的名字。

一次,我不在家时,儿子在炼功,当准备炼第五套,黑手出现在他面前说:“你再炼我掐死你。”吓的儿子不敢炼了。儿子问它:“你是谁?”黑手告诉儿子说:它是他原来的师父,不许他炼。

儿子给师父上香了(以前不愿给师父上香),对着师尊的法像叫着师尊的名字说:“我不管我以前是谁的弟子,从今往后我是您的弟子。在我学法炼功时,有一个人老跟我说它是我的师父,破坏我修炼。我就是您的弟子,其他我一概不承认。它破坏我修大法,就是迫害我,它就是黑手,请师父加持弟子把黑手铲除。

我也下大力度多发正念,铲除黑手、烂鬼对小同修儿子的迫害,并请师父加持我,使小弟子基本摆脱了迫害。

听到小同修说师父在天安门城楼上,身上布满了钉子。我的心难过极了,闪出一念:我要去铲除邪恶。我准备次日带上儿子上京除恶。可不巧丈夫回来了,儿子问爸爸:“您明天休息吗?”丈夫答“是”。但有一个小会。儿子叹了一口气,他爸问儿子:“怎么,有事吗?”儿子说:“想上北京看看,您在家,唉!”但丈夫马上说:“去吧,你们去你们的,我不影响你们。”当然他不知道我们去北京的目地。我内心感激着师父,是师父又一次帮了我们。

我们到了天安门,儿子径直往里走去,我不由问了一句“师父身上掉下钉子了吗”,他说“没有”,我的泪水止不住了,知道我没有做好,应该在天安门城楼底下止步,铲除邪恶。在我拭泪时,儿子告诉我说,我的那个钉子掉下来了,他的没掉。接着他马上说:“妈妈,我们应该到天安门底下铲除邪恶去,把我在师父身上的那个钉子拔掉。”就着一念,他说他那个钉子也掉下来了。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是你的和我的?”他说:“钉子上面有名字。”最后我们一直都在那发正念铲除黑手、烂鬼。儿子说:“妈妈,您看您多舒服,盘着腿坐在莲花上,打出去的五彩球,功可大了。”因身份证被贼盗,我们当天返回,但心里还有一念,下星期还来。就这样,我带儿子连去北京两次除恶。

做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一段时间,我身边的一位老同修出现了邪悟,转变过来后,脑子非常混乱。还有一位同修,修了多年,一直也很精進,但干扰很大,修炼状况一直不好。慈悲师父再次以梦点悟我,梦见好象是一场骑车比赛,我骑车带着儿子,后边落下了好多人,并且他们都是单人骑车,可我带着儿子骑在了最前面。还梦到一位老者骑车赶路,在拐一个大弯时,摔了一跤,摔的声音巨大,眼睛都摔出血了。醒来后,马上悟道了我的责任,要帮助身边的同修,尤其是这位老同修。不能光顾儿子。

当看到师父《也棒喝》这篇经文后,更加明确的领悟到,师尊在经文中所说的老学员、新学员、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悟到:是自己的选择,是自己说了算。并告诫自己:我不是老学员,也不做新学员,我的选择是要做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听同修说:她们到北京除恶都带资料到那里发。因儿子的状态还不是太好,我没有带资料,我在来回的火车上,用大法给予我的智慧,面对面的用第三者的角度去讲真象。告诉他们从内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他们都接受了。可是,也有干扰。如:当我第一次去北京除恶回来坐车时,准备向我身边的人洪法,座位上的人已经开始睡觉了。这时却出现了盗贼。开始我不想管,我想这是常人中的事,这念头一闪,马上被我否定了,如不除恶,邪恶也是在迫害我。因一出事,我作为受害者身边的人,肯定会受到盘查,并且,邪恶在破坏我洪法,必须否定,马上发正念铲除,同时我做了一个动作,使身边的人看我,我乘他们看我时丢过一个眼神,这时盗贼看人都醒了,立即走了。在人们的说话中,我慢慢的把法洪给了他们,事后他们表示谢意。

第二次回来坐车时,身边的有缘人我都讲了大法真象。他们下车后,一下上来围在我身边六、七个坏小子。我见他们看看睡着了的儿子,再看看我,耳语了一阵。我心有点慌了,马上想到是不是上次回来坐车管“闲事”闯的祸。但我马上否定,我想我是修炼人,走我师父给安排的路,决不允许旧势力黑手利用各种借口迫害我们。我表面上一声接一声的叫儿子醒醒,心里却在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对我们的迫害,我不承认旧势力给我安排的所谓考验式过关,并请师父加持我。不一会,坏小子们陆陆续续的走开了。我们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我们从内心感激师父。

回来后,我加大力度讲真象,白天不在家,应该面对面讲真象,跟认识的人讲,不认识的人也讲,只要有机会就讲。这样有时讲一个我也不嫌少,有时十几个,甚至更多。能发资料就发,能粘贴就粘贴,把自己当作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试问一下自己,感觉是有太多的遗憾,因为我还有好多好多要做的事却还在徘徊着,甚至有时还做的不好。现在写出来,也只能是作为一次向内找,去执著,与同修切磋吧!请慈悲的同修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