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修炼路


【明慧网2005年11月10日】我是随着母亲走入这条修炼路的。那时我还在读高中,学的是无神论,但是当时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时,没有一点的反感和排斥,相反我感到非常亲切,而且我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解答出来了,非常的富有哲理性。后来我就把书带到学校里,晚上睡觉偷偷的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但是那时我总觉得我没有修过自己,也不敢让别人知道我看书,怕别人知道我练气功以后会看不起我,这颗心就一直障碍着我,直到旧势力看到了,逼我放弃了修炼。

2001年我结婚以后,全家反对我炼功,家人叫我把书还给我妈。当时我不是抱着一颗坚修大法的坚定正念,而是抱着一颗争斗之心,最终我还是屈服了。当时我也知道我做的不对,不应该放弃这万古机缘,还找理由安慰自己:“我下一世再修吧,再说,我既然装了大法,不会太差的。”怀着这样一颗私心,迷失了自己。就在这时,师尊总是在梦中慈悲的点化我,但是我沉湎于名利情无力挣脱。时间一耽误就是三年。

2004年冬天,我总是生病,整天昏昏沉沉,整夜整夜的失眠,感觉生不如死,晚上睡着了不止一次做梦感觉师父点化我,这时我有点想回到大法中来,但是我不敢想,我觉得我不配做师尊的弟子,我甚至不敢看师尊的照片,更不看师尊的眼睛。这时,母亲给我看师尊的新经文,师父说这一次没修成的,不能進入下一批修炼,而且还说,一个生命从大法里受了益,当大法蒙冤时不敢说句公道话,这样的生命能算好的生命吗?我下决心再次走入修炼,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有一颗坚定的心。

以后,我不断的看书,加强正念,从新学习发正念的要领。也是靠着这一颗坚定之心,我终于突破了家人的阻力,把书又拿回我婆婆家,但是在家里讲真象仍然做的不好,我仍偷偷的看书。我知道自己返回来的太晚了,许多的经文我都没有看过,于是我开始加紧的看书学法,发正念,发誓要加倍弥补损失,抓紧讲真象。

讲真象中,我面对面的最大的人心也是怕心,不只是怕恶警,也怕家人知道,也怕别人说我年纪轻轻的有神经病,神神叨叨的。讲完一个真象,经常是面红耳赤,这时想起师尊2005年9月1日对学员文章评语《去人心》的一句话:“解决的办法是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学法。”

在多学法的同时,渐渐的去除各种人心的执著,现在我感觉怕心也在渐渐的去除中,往往也是这些人心太强,做事流于常人,放纵自己人心的时候也是自己正念最差的时候,发正念感觉干扰也很大,威力不够强,这才明白师尊为什么让我们三件事同时做好,因为这就是我们今天特殊的修炼之路。

师尊要我们越最后越精進,在最后的时刻我们决不能松懈了自己精進的意志,去掉人的观念、人的执著,走正我们的路,决不辜负师尊和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