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北监狱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5年11月14日】失败的婚姻,与亲子分离的痛苦,母女俩生活的艰难,女儿孤僻暴躁的性格,自身多种疾病的折磨,使我对人生彻底的绝望了,多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为了苦命的女儿,我不得不还活在人世。

1996年4月20日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日子:我幸得大法。后来女儿也得法了,我们母女两人沐浴在大法中,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生以来头一回感受到了无病的幸福。回想那段日子,真是太美好了。

可是江××和共产恶党却不让我们过好日子做好人,非法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2001年,我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关进了看守所,在这里,恶劣的生活环境使我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同时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也干扰我,我的人心全出来了,精神崩溃了,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情。可是大法弟子们却没有瞧不起我,他们多方面帮助我,以慈悲心态对待我。

我被非法判了3年刑,送进了辽宁大北监狱。在这期间,我毫无正念,在邪悟的泥坑中越陷越深,噩梦不断。有一天我刚睡着,听到好象母亲的声音说:全部打下地狱!我非常害怕,知道自己错了,就在出工时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看着我的高杰、李光立即对我连踢带打,抓着我的头撞墙。但是我还是天天喊“法轮大法好” !

他们不让我上厕所,我无数次的尿裤子。冬天他们逼我坐在水泥地上,还天天捆着我,只要我一喊,犯人李静等人就像疯了似的拼命打我,用破抹布或脱下我的袜子,塞我的被他们撬开的嘴,再用绷带缠上。他们薅我的头发,薅掉了很多。我每天就是这样艰难度日。

有一次张秀华、朱晓霞用铁棍往我的嘴里塞东西,使我呼吸困难,嘴里出了很多血。他们还用绳子捆住我的头、手、脚,四、五个人踢我打我,用脚踩我的头、肚子,用手铐、绳子把我的手脚铐上、捆住,把我固定在一个地方使我动不了。有时候他们把我固定在厕所的暖气管上,坐不下、站不起来,只能蹲着或蹶。

一名女警察亲眼看着他们折磨我后说:“你这是图什么,你老老实实干点活,到时候就回家了,不好吗?你过的这是啥日子,监狱不准炼法轮功。”我向她讲真象,后来听说她明白了她的孩子总有病是自己过去整天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的报应,她说她再也不整法轮功了。

2003年的腊月的一天晚上出工时我又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法轮大法救度众生!法轮大法真善忍!

犯人劝秀杰等四、五个人把我连拖带拽到一个空屋子里,把我的衣服全扒下来,把手脚分开捆在床上,往我的头上浇凉水,往鼻子里灌辣椒水,他们又让我趴在洗衣板上,在我的后背上放上一盆凉水,把我的手放在凉水里,还往我身上浇冷水,同时打开窗户。又让我蹶着,他们把其它队最狠的人请来折磨我。又把我捆在床上,双脚泡在冷水里,不停的往头上浇凉水。又把我塞到床底下踢我,就这样日夜不停的折磨我,四天四夜不让睡觉。我的身上总是被他们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眼窝也总是青的。人瘦的脱了像,体重由原来的140斤降到了90斤。队长公开说:“对法轮功怎么收拾都行”。他们逼我写悔过书等,我不写,他们逼迫我,我就写了我想写的,他们气急败坏的撕掉后替我写了交上去。

出狱后我觉的愧对师父,但是大法弟子们没有嫌弃我,亲切的帮助我,使我清除了许多不好的观念,我感受到了伟大师尊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