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抓 除了及时揭露迫害还要及时修自己


【明慧网2005年11月14日】最近本地区有位同修A被非法抓捕,紧接着与此同修有联系的多个资料点的数十位同修相继遭到非法抓捕。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曝光邪恶抓紧营救同修外,大家都在静下心来找原因、找自己。交流中有不少同修认为A在被非法抓捕前的相当一段时期内在心性的不少方面都存在有漏的问题,最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师父在《纠正》一文中讲“问题出现了不要找责任,要看看自己怎么做的。”因此我们在遇到同修被迫害时,我们不应该只停留在找同修如何如何不足、心性这儿有漏那儿有漏上面,而应该多“看看自己怎么做的”。当然,发现同修身上存在的不足提出来,让大家都查找一下自己是不是存在同样或者类似的问题从而修去不足提高上来,这是好事。我的意思也不是说这些不该交流,而是说我们在问题出现后看自己在过程中怎么做的很少,“找自己”找得不够。

最近本地区出现的迫害情况波及的面很大,说明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同修个人有漏的问题,而是整体存在有漏,其实即便只是他一个人被抓被迫害了,也是我们整体有漏的问题。因为这说明迫害还存在,我们还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要我们“找自己”的焦点不是落在被迫害的同修身上,而是落在我们每个人自己身上,我们就会看到我们整体的有漏。就已知的有关A同修被迫害前的一些事情,找一下过程中我们自己的不足,归纳以下几点,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1、盲目学人学事,忽略了事事都应遵照法来衡量。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不管正法修炼中有同修做得多好,表现出来多么精進的状态,我们都不应被其带动去学人学事,而应事事都遵照法来衡量,在法理上真正悟上来,在心性上真正提高上来。如果我们被带动,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这在修炼上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才是对的。不要看到人家功能啊,神通啊,看到一些东西,你就跟他去了,就这样听去了。你也会害他的,他会生出来欢喜心,最后自己什么东西都失去了,关掉了,最后掉下去了。……你不要去崇拜他,去求这个东西。你的心一变,马上就完,你就掉下去了,……最起码你在这个问题上是掉下去了,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个问题。”这段师父在《转法轮》中的法虽然是讲弟子如何对待出功能的问题,我个人理解我们对待发生在身边的任何事,都不应被带动,因为“被带动”是会既害人又害己的!

据说同修A在过去修炼中做的不错,为救度众生付出了很多,虽有过被非法关押,也都能正念闯出来,出来后做的事很多也都在为整体考虑,不少事都显得“轰轰烈烈”。周围有不少同修可能对他都有不同程度的“崇拜”,那么渐渐的也助长了他的很多人心,如欢喜心、干事心、显示心、好胜心、偏执心等人心,甚至还冒出了要以他那里为中心成立地区总站的想法,常人中的当领导心理也出来了。人心出来了,揽的事又多,学法时间少还静不下心来,后来连四个整点发正念也不重视了,最后自己都知道自己已被邪恶监视了还在维护虚荣的爱面子心作用下硬说自己“念正,没有怕心,不会有问题”,“就算被抓也会堂堂正正闯出来”等不理智不清醒的话,停了一小段时间还是冷静不下来还要做协调的事,最后造成了如此大的损失。很明显A同修心性存在着严重有漏,但是从开始到现在在与A同修接触的过程中我们怎么做的,我们在中间起了什么样的作用才是我们应查找并反思的。如果我们都没有被他带动,都没有“崇拜”心理,都严格遵照法来衡量他所说所做的每一件事,这样同修一有不在法上的思想或言行就能被我们察觉。我们都不助长其人心那他也很难发展到今天。

然而过程中在一些事情上确实有不少人被带动。举其中一个例子,A同修有段时期从明慧网上摘抄一些文章来编写一本名为《启示》的小册子并大面积在同修中散发传播。摘取的文章主要是关于集体学法以及正念神通方面的文章,应该说对同修建立学法小组,重视正念以及去掉怕心等方面是有一定启示作用的。但是心性的提高是方方面面的,既然是摘录,明慧自己也有周刊,很好很全面,那么为什么我们自己非要另搞一套呢?小范围的摘录个别文章给同修看并交流一些问题那是个人的事,但是大范围的这样搞而且还没有明慧的认可那很可能就会走偏。然而我们多数人在此问题上都没认识到还被他带动说好,很快致使他对正法修炼的认识愈加偏执起来。表现是他在交流中开始一味强调正念的作用、功能的运用,甚至把同修交流中提到的运用功能“贴条符”、“下罩子”等一定层次中的神通术类的东西当作法中的东西来传,不少人也因此被带动从而在发正念(主要在锁定目标发正念)时有意加上这些意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我这里不讲意念活动,我们法轮大法没有任何意念活动,所以大家也不要往里边加什么意念的东西。一定要注意这一点,基本没有意念活动,佛家讲空,道家讲无。”开了天目、出了功能的同修在交流文章中所提到的在一定层次中看到并运用的功能的表现同修看了之后会增加信心,却不能被当作法一样来学来做的,更不能求。然而,同修A这样传了,周围不少的同修也忽略了遵照法来衡量一下对错好坏就被带动着去学去做了。这样是不是我们的“被带动”的言行在不同程度上助长了同修A的一些人心?而且我们是不是至少在这个问题上也掉下来了?这难道不是我们的问题吗?

2、对同修存在的心性有漏没有及时的帮助圆容。

师父在法中讲过大法是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当我们找到自己心性有漏时,都知道应及时的遵照法来归正从而提高上来。那么当我们发现同修心性在某方面有漏而又不自知时是不是也该帮助同修在法上提高上来呢?同修之间有矛盾或同修在哪方面表现的人心很重,为什么会让我们看到呢?除了找找自己是否存在相同或相似的问题外,是不是还应该抱着为同修负责、为整体负责的态度及时的给同修指出来呢?这样不就避免了不少不必要的损失了吗?在与同修A接触的过程中也有同修发现了存在于他身上的问题,却出于种种原因吧,并没有及时的给他指出来。可能一些同修是出于“不好意思”、“他修得好,我说他会接受吗”、 “有师在有法在,人人都会修自己,用得着我管吗,我说别人合适吗”等等人的心理。这样不给同修及时指出来修炼中的不足表面上的结果是“不得罪人”,求得一时的“关系融洽”,但是这跟如今的同修被迫害、大法整体遭受损失比较起来,孰重孰轻又孰是孰非呢?“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道法》)。我们帮助同修使其及时认识到不足并提高上来从而避免损失,進而达到整体升华共同精進的目地,不也是众生圆容着大法的一种体现吗?

3、帮助指出同修不足时,善心不够,方法不当,效果不好。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今天你们都知道师父真的为你好、慈悲中为你们说法,如果我改变一下态度,我撂下脸来跟你说话,你马上就会受不了,真的。”我理解师父这样讲是要求弟子在别人说什么冲击到自己内心时不要轻易的被常人心带动,不要老强调别人的态度而不修自己。那反过来对说别人的人来讲,是不是也要在过程中注意修自己呢?想一想为什么我们说的话对方就不爱听、不接受呢?我们说话时在目地、心态、语气、态度、方式等方面都做到为对方着想了吗?其实应该怎么做师父在法中都已告诉了我们,就是要“真的为你好”,要“慈悲”,不要“撂下脸来”。师父从来都没有跟弟子撂下脸来讲话讲法,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对同修更善、更慈悲、讲究一下语气方式从而真正起到帮助同修的作用呢?我们不能因为别人要修自己要做到不动心就在说别人不足时什么都不加考虑了。要知道我们面对的同修包括我们自己都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而不是“走在神路上的神”。我们遵照法严格要求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别人。其实我们指出同修不足时,如果善心不够、方法不当,不但效果有可能不好,还可能助长同修的一些人心,甚至造成矛盾。同修A的周围也有不被带动能够清醒认识到其不足并给他指出来的同修,但由于善心不够、方法不当,非但没有起到帮助他的作用,反而助长了他的争斗心、好胜心等执著心,而且同修之间因此还产生了矛盾。另外空间的邪恶看见了就钻空子,有意在他们之间制造误会,更是加大了他们间的矛盾与间隔。他们就更不愿意走到一起交流切磋,这样同修A就失去了被帮助被圆容的好机会。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也有我们自己的原因呢?

以上内容,不当之处请同修及时指出,未尽之处请同修补充圆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