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向内找


【明慧网2005年11月5日】回想几年的正法修炼过程,从大法中得到很多,通过明慧交流园地,使我对法理的认识有了進一步的升华,在修炼的路上得到了不断的修正,但这都是师父的给予和同修的付出。现将几年修炼的点滴写出,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师父为我净化身体

我于1997年11月喜得大法,师父说:“我们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转法轮》)得法一个月左右,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使我多处求医医治不好的病(如:颈椎病、胃病、咽部肉瘤经化验有癌细胞等),奇迹般的好了。身体康复、面部红润,使家人和亲朋好友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2)淡泊名利

我是一名单位的司机,工资较低,可以在加油、修车中得到“外快”。刚得法不久对此事还认识不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本来你生命中没有这个东西,可是在社会中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通过学法,认识到不该得的我们不能得,从此单位领导、同事、修理部都知道我修大法变好了。

一次在百货商店购物,店主少算几十元钱,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得了便宜。得法后从法中认识到失与得的法理,我主动找到店主退钱,店主莫名其妙,我说我炼了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向善,这便宜是炼功人不能要的,店主表示感谢。

(3)正念电击恶警

7.20后我和同修一起到北京证实大法,当时抱着很多执著而去,因而遭到非法关押的迫害,师父说:“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走向圆满》)由于自己的根本执著,和对正法法理认识不清,后期遭邪恶多次非法关押。

2001年3月我被绑架到安徽省宣城南湖劳教所迫害,开始只是消极承受,后来师父经文传到劳教所。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一次我在声援同修抵制迫害时,恶警把我们吊铐在窗上6个昼夜,我们绝食抗议,恶警用电警棍电击我们。那时不知如何发正念,只知道正法口诀。我一念正法口诀,电流到了恶警身上,恶警的电警棍冒着火花从铐我的后窗甩到前门,恶警吓得忙说:“漏电”。这真是:“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正念制止行恶》)

(4)2002年6月,我从劳教所获释。在长期的迫害中不能学法,回来后并没有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这时认为自己能从魔难中走过来,还觉得不错呢。师父说:“在这个班上现在就有人感觉自己不错呢,那个说话态度都不一样。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讳这个东西。”(《转法轮》)在这种不能认识不足、弥补过失、跟上正法進程和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情况下,加大了安逸心和对情的执著,造成2002年9月再次遭邪恶绑架。表面上是邪恶找到了我传递资料的所谓的“线索”。实际是我自己修的有很大的漏洞。

师尊在《洪吟(二)》中说:“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反思自己从劳教所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做的很少,又落到邪恶手中,心中一阵难过,心想:“师父,弟子有错以后改正。”同时请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令恶警避开视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派出所。

回想六年的正法修炼过程,我走的“跟头把式的”。虽然能做证实法的事,但却失去了堂堂正正的修炼环境,给救度众生带来的损失也是无法估量的。与正念正行的同修相比真是“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挖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