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滨海公园案抗辩过程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11月15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2004年4月,新加坡警察就15个月之前发生的学员在滨海公园旅游点炼功讲真象的活动,决定起诉两名学员,罪名为“无准证集会”及“拥有和邮寄未经批准的光碟”。学员用了长达半年的时间向政府、议员、律政部门和社会各界讲真象,要求控方撤销这一无理控告。但控方坚持不予撤诉,学员被迫与警察对簿公堂。在长达15天的法庭审讯中,我方除两名当事学员外,还有其余6名学员出庭作证,以这种特殊方式向平时无法接近的政府高层和司法界讲真象,证实大法。审讯过程中一直有不少学员在庭内庭外正念支持我方律师和作证的学员,作证学员利用庭上的机会揭露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象和在新加坡所遭遇的一系列不公平对待,我们对这起无理控告的严肃立场,以及对三年前的麦里芝事件的认识和立场。庭内庭外学员的支持也使我方律师在盘问中出乎意料的揭露出大量证据疑点,以致警方的这起无理起诉不但在道义上无法立足,在技术上亦无法立足。

控方和法官开庭时都曾是信心满满,也还能保持风度。但盘问一开始就处于被动应对的地步,他们首几轮尚躲在“刑事披露”的特权保护后挣扎和狡辩,后来眼看大量事实败露已无可挽回,干脆露出一幅“我是独裁我怕谁”的嘴脸。他们为了共同收拾残局好对上有个交待,法官竟然不避嫌疑的在庭上与主控官一唱一和,对我方律师和证人公开非礼。初庭法官在今年4月27日宣判被告全部罪名成立,施加高额罚款,并强制学员入狱。半年后新加坡高等法庭全数驳回法轮功上诉,首席大法官的判决依据更是不加掩饰:除了“我们国家太小,无力影响大国”等纯政治理由,还有“我会将你遣返回国”,“下次再被抓到饶不了你”等威胁,彻底暴露了一个独裁政府玩弄国家法律的真实面目。

这个长达一年半的正邪较量,在证实大法的意义上是不能以表面的输赢来衡量的。很多同修深有体会的说:经历和见证了这场正邪之战,才真正能理解正法修炼的内涵。我们这个队伍力量比较薄弱,但是过程中一直得到海外同修各方面的支持。特别是去年9月和今年的4-5月间很多学员参与了这场正邪交战,集中清除了大量集结在这里的邪恶。在这之后,这里的正法修炼环境出现了宽松的情况。

以下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体会与大家交流和分享。

一.为了这一方的众生,大法弟子决心抗辩到底

去年4月,当我们突然接到这起控状时,不少学员自然联想到上次的麦里芝事件,经历了那起迫害的学员心有余悸,深知一起政府操控的法庭诬告加上政府喉舌的诽谤宣传,其破坏作用是多么巨大。为了避免大法再遭受损失,有一种想法认为在撤诉不成的情况下,应当让当事学员以个人名义认罪了事,这样技巧的退让是为了顾全大局。再说也没有什么不对的,麦里芝事件不就是“认罪”了事的吗?

另外一些学员有不同想法。他们认为麦里芝事件发生的2000年是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学员当时的认识也不够清醒,再说那时没有做好的不意味着今天也不能做好。这些学员认为滨海公园案的发生,从本质上来讲,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利用坏人针对大法弟子的讲清真象而進行的迫害。在海外,各国大法弟子纷纷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级元凶控上了法庭;而在新加坡,大法弟子却因为讲清真象而被警方控上法庭。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对这里的生命来讲,这是个巨大的耻辱。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当迫害发生的时候,我们作为对这一方众生负有责任的大法弟子,能否处理好这起事件,承担起最大限度的挽救众生的责任,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这些生命最终的结局。

邪恶势力为了把水搅混,利用警察把一起明显针对法轮功的事件说成是针对个别学员,利用学员看法上的分歧把事情搞的越发复杂化,导致一些偏离大法的争论,不但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也削弱了整体的凝聚力。我们内部多年来缺少一个良性机制,一直没有形成一个熔炼人的大环境,负责人和负责人之间、学员和学员之间停留在表面上的一团和气,法理认识上的基础薄弱,遇到分歧不知如何化解。有些人心过重的学员在这个过程中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对一些法理上认识不清的学员影响最大,干扰他们迅速从这场魔难中走出来,容入正法的洪流。

干扰出现了,我们也明白无论当事学员还是周围的学员都需要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但是面对这样的一池浑水,大家的心就是祥和不起来。

在经过4个月的艰苦思考后,两名当事学员终于坚定了坚持正念不认罪的决心,其他一些学员通过学法交流,能够搁置各自的不同想法,统一在证实大法的基点上,形成了一个坚强的整体。那时的情况很困难,要上庭了可连辩护律师都没有,但是我们终于从根本上认清了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和正法必成、善恶必报的真理,我们的心不在魔难之中,我们的感觉就象那位西人学员说的“力可劈山”。

二. “打这场官司”和“打赢这场官司”意义不同

虽然大家心里对打官司的事儿仍然没底儿,但是决心一经下定,一切也就顺理成章的安排好了。首先神奇般的找到一位愿意接受这起案子,有正念的常人律师,接下来很多学员都表示愿意出庭作证。后来我们经历了15天的法庭审讯,初庭的不公判决,学员被迫入狱,上诉高庭被全数驳回的全部法庭程序。在新加坡本土,基本上已没有继续上诉的可能。

有些同修对判决结果感到失望,怀疑我们付出的这一切是否值得。这使得另一部份同修重新审视当初我们“打这场官司”的决定和在法上的认识。我们一直坚决的“打这场官司”却没有一定要“打赢这场官司”的想法,这一字在法上的差别很大。如果以打“赢”这场官司为目标,就将自己摆到了常人的对立面,降到了常人的层次,将这场严肃的正邪交战看作是与原告争个谁对谁错的事情了。

而“打这场官司”的意义完全不同,这是被迫害中的大法弟子通过打官司的特殊过程,收救危险中的众生,兑现自己的诺言,完成自己证实法使命的一项洪大的举措。我们是超然世外的,当然不会看重过程中的任何结果,但是如果案子赢了,有一大批的众生就会跟着被救度,这一直是我们努力争取和希望看到的,却不是我们应该执著的。在我们给足机会后,一个生命如何选择最终是他自己说了算的事。

师父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我在正法中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无论在哪一层次每当我要清理哪一部份生命的时候,不用多说,也不用多做,一念就全解体了,非常的快。然而正法中要留下哪些生命就非常的难,难之又难,而干扰正法这部份生命对正法造成的干扰,已经使它们不能再有资格留下来了。”

就这起案子来说,如果我们接受认罪,那付出几千块钱就可了事,但不认罪在常人来看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旧势力就是这样引导我们在困难中选择容易的解决办法,让我们在魔难中淡忘自己的使命从而毁掉那批众生。

我们看到众生的确是以各种不同方式了解真象的。比方说这里的第一位报案人,她上庭时坚信自己向警方报案是履行一个公民的社会职责,是一个应当被称赞的行为,但在被我方律师盘问后,被指责这其实是不正义不道德的行为后,却是一路哭着回家的。这之后,还出现其他报案人拒绝出庭作证的情况。他们或许已经悔不当初,或许埋下将来明白真象的机缘。庭上其他人的情况也是一样。

有些人在我们最初讲清真象的努力中就明白了真象,我想他们一定是宇宙中优秀的生命,而更多的生命是在之后多次接触真象后逐步明白的。有些学员认为“踩江”不妥,国外学员打出的“新加坡,勿做中共帮凶”的横幅也不善,另外一些学员却体悟到其中大法弟子的慈悲,如果这样的一些做法和讯息能使这批众生猛醒,我们能因为它与我们做事习惯和观念相抵触就不采用吗?

三.打开“麦里芝”事件的心结 轻松上庭

新加坡过去还发生过一起警察起诉学员的严重事件,即“麦里芝事件”。2000年12月31日晚,几十位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僻静的麦里芝蓄水池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学员活动没有准证。警方派出大批镇暴警察包围学员,拘留了其中的15人,并以“非法集会”罪名将他们控上法庭,后来这些学员被判入狱或罚款,事后大多数人被要求离境。当时这一事件被媒体大肆炒作,在新加坡公众中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

事件过后,学员内部缺乏在法理上的交流和认识上的提升,忽视了同时查找自己修炼上的不足、法理认识的不足以及旧势力操纵坏人迫害大法的这些主要因素。多年来,面对常人社会,多数学员陷于表面,认为这事自己理亏,碰到这个问题时很多学员觉得不好解释,主动就这件事大面积讲真象做的很不够,给后来的证实法留下隐患。当时的情况的确是很难的,但如果之后大家能承担起历史赋予我们的证实法使命,持续的就这问题向新加坡各界讲真象,可能今天新加坡的环境就大不同了。我们当时对迫害的承认和妥协,人为的滋养邪魔达三年之多,致使之后新加坡的证实法活动始终被压抑着。从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上来看,这些妥协的想法和做法正好使旧势力找到了加重迫害的借口,发生第二次的警察起诉学员的事件,也就不奇怪了。

学员当晚的烛光悼念虽然没有准证,言行也有过激之处,但警察采取行动的原因是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后,部份新加坡学员坚持讲真象,引起中共和当地政府的不满,他们想通过麦里芝事件制止学员讲真象的行动。从法律的角度警察是违法的一方,学员被控的罪名是“非法集会”,而构成“非法集会”的活动一定得有暴力倾向、这和“麦里芝”事件当晚的宁静祥和根本扯不上关系。换一个角度讲,如果类似的活动发生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或者一伙在海啸中丧失亲人的外籍劳工主办了一场类似的烛光悼念,即便没有准证,警察也不会采取行动的。所以这起事件的实质是中共通过新加坡政府的主动参与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了新加坡,邪恶所针对的是当时学员的讲真象活动。

后来我们认识到对修炼中的障碍不能绕道走,大家在这件事情上的心结必须打开,否则是上不了庭的。国外有过上庭作证经验的学员说,邪恶就是抓着学员法理不清的弱点,哪里有心理障碍,它就在哪里纠缠不休。后来我们从法理上悟清楚了这个问题,也想好了回应控方律师盘问的技巧,对方主控官每抛出这个问题,我们证人就接过来当作讲真象的好机会。主控官原以为这是我们心理防线最脆弱的部份,谁知我们已筑起铜墙铁壁。后来麦里芝事件反倒成了控方极力躲避的问题。

四.通过我们自己的媒体讲真象

麦里芝事件发生时,当晚的情况及其整个审讯判决的过程,都被新加坡的政府媒体追踪着,炒的沸沸扬扬。由于没有任何独立媒体的监督,没有当事人的声音,这些类似中共喉舌的报道可以严重偏离事实真象,对新加坡人造成很深的毒害。

滨海公园案子中他们也尝试同样的招数,希望通过其掩人耳目,一手遮天的新闻和评论扭曲事实真象,对学员施加压力。然而,当时只印小报5千份的《大纪元时报》却在恶浪翻滚中为证实法撑起一片蓝天。

我们用正念看问题,把握一切机会救度众生,无论一时的结果是好是坏,都有我们讲真象的契机。我们通过大纪元揭露这起控告的荒谬、法庭审讯的虚伪、政府操控法庭,主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实质。新加坡的读者也首次有机会通过两位当事学员不惜一切代价广传真象、维护信仰和尊严的心路历程,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人品和人格,有些甚至由此开始自己的精神反省。我们也有意借助对这个法律过程的跟踪,讲清麦里芝事件的真象。很多新加坡公众直到最近才明白:警方出动大批警车及镇暴警察原来并不是为了对付什么暴徒,而只是一群和平守夜的人。

五.大家一起来开创正法需要的宽松环境

这场正邪之战,对新加坡是一次从未有过的洗礼。邪灵烂鬼黑手被大面积清除解体后,当地的情况在证实法方面尽管仍是滞后的,但环境比过去的确宽松了许多。

回忆去年刚刚接到诉状时,警察和内政部门态度强硬甚至蛮横,常以撤销佛学会、取消法轮功的合法存在等相威胁。联想到这个独裁政府过去曾对反对党和异见人士所做的种种,有些学员对不认罪的后果越想越怕。

2004年9月24日,在案件审理了5个月学员仍不认罪的情况下,政府为了制服我们,使出了他们的杀手锏,在报纸上公开此案,并以麦里芝事件对我们施压,他们认为这样做会迫使我们象上次一样认罪。但是紧接着,我们在本地大纪元撰文揭露此案真象,也首次登出4年前麦里芝事件的真象及我们的立场,当事学员在多次以信件向有关部门和议员陈述立场后,首次公开向社会披露自己的看法,公布“坚不认罪”的决心,这期间海外学员也开始了第一轮向新加坡各界讲真象。这样的情况对方始料未及,不知如何应对。独裁政权的统治均依靠对媒体的控制,对民众的洗脑和对人们恐惧心理的操控。一旦这些招数用尽时,邪恶露出了几分败象。

我们看到,在这起正邪交战的过程中,这个阶段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们开始正视法轮功的力量,愿意坐下来与我们谈判一些条件,也正是从这个阶段开始的。这之后他们有时也表现强硬(如法庭判决),那是由于其独裁本性的不可更改;另一些时候对我们的公开活动(如新书发布会和打腰鼓)则表现的惊恐万状,如临大敌;后来则是从中国籍学员居留权和大纪元准证和印刷方面下手,都是内心虚弱的表现。

高庭审判前我们曾邀请原警署署长到庭旁听,他说不必了,到时读海峡时报就可以知道情况。出人意料的是,政府喉舌的英文海峡时报在高庭判决后连一个字的新闻都没有。看来这件事的确使他们为难了,一边得面对大纪元的真象披露,另一方面要符合政府的媒体掌控,他们自觉无法处理这样的难题,干脆什么也不做。在整个一年半的过程中,其实先后有过几位海峡记者很认真的采访过我们,海峡共有过4次报道,除有一篇授意文章目地是给绝食学员施压外,其余都是篇幅越来越小,到最后结局时,干脆销声匿迹了。

一路走到现在,我们看到邪恶有时表现还很坏,但招术的确已用尽了。最为可喜的是除上述的记者外,很多警察也在明白真象后,不愿配合迫害,目前愿意承担调查任务的警官少之又少,所以警署高官调查官易人的情况近来频频发生。邪灵目前只退缩到一个极为狭小的范围内抵抗,警察目前对我们的街头活动只是希望以“超过5人算集会”,及对中国籍学员的居留权方面施压。作恶时也竭力避免与法轮功的整体力量对抗。

其实证实法环境变的宽松是我们学员修炼状态的反映。我们有多少学员不是在等待、而是一直在开创这个环境;我们在开创的过程中心态是否慈悲祥和,始终不忘自己救人的本份;我们在每一次发生状况(如警察抄证件,威胁再次起诉等)时是否都能用正念看问题,以正法中炼就的火眼金睛,看穿表象,智慧应对;我们在每一次学员间出现不同看法、出现心性碰撞时都能首先向内找。倘若这些方面做得好,这个宽松的环境才会稳定和持久,才会越来越宽松。

为了传播九评退党的真象,目前越来越多的学员正加入到街头和社区讲真象的活动中,我们也看到另外空间剩余的共党邪灵正纠结在一起死命的守住这块地盘。目前邪恶还能锁定目标,原因是我们参与的学员人数还太少。如果更多的学员都能从法理上认识这些活动在正法和个人修炼中的意义,参与進来,就会发现环境其实是相当宽松的。在新加坡开辟证实法的舞台,开创证实法需要的宽松环境,是每个人的责任,而不只是少数学员的责任。希望更多的学员尽快提升这方面的认识,尽快加入到这个正法洪流中。

最后与同修一起重温师父在1999年6月13日写给我们的《位置》一文:“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

感谢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一年多来持续不断的鼓励和支持,感谢慈悲的师父一路的呵护、鼓励和加持。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2005年亚太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