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为法轮功呼吁?


【明慧网2005年11月16日】来在海外的中国人经常会碰到法轮功学员在各地的讲真象活动。一些人受国内媒体不实报导的影响,尤其看到法轮功队伍中有不是来自大陆的人时,往往容易陷入党文化思维,猜测是否有什么政治目的,是否是有人资助、反华等等。听听那些为法轮功呼吁的学员们的故事,人们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为法轮功呼吁。

高阿姨来自大陆,今年65岁了。她每星期都会到中领馆前去请愿,风雨无阻。有人猜想她是否拿了谁的钱,仔细交谈之后,才知道高阿姨以前是一个厂工会的宣传干部,13年前得了乳腺癌,发现时已是中晚期,已经转移到淋巴。她动了大手术,摘除了十几个淋巴,胸肌肉大面积切除,还得经受化疗的痛苦折磨,都不想再活了。后来修炼了法轮功,她的病痛不知不觉消失了。看到国内媒体对法轮功的诽谤报道,看到当地年轻的法轮功学员们工作学习和其他活动很忙,高阿姨心想,自己时间比别人灵活,于是每周固定时间来到中领馆这个华人经常出入的窗口讲真象。

杰夫来自台湾,是位高科技工程师。说起他为什么积极参与法轮功的呼吁活动,他给大家讲了他太太的故事。他太太从小身体不好,患有一种罕见疾病怎么也治不好,在美国找了最好的专科医生也没有办法。杰夫最后找到了美国健康总署的一位专家,经过几个月的会诊,发现太太是免疫系统失调,会对自身的甲状腺系统进行攻击。因为太太的案例太独特,健康总署决定为她免费治疗,一年疗程后病状消失。杰夫内心非常感动,决定留在美国好好工作,通过自己的所得纳税来报答这份帮助。但很不幸,一段时间后他太太的病又返回来了,芝加哥一个医学中心的大夫说这种病一辈子都不会有治好的希望。但是在太太炼了法轮功之后,她的病令人惊奇的康复了,从此再没有复发过。杰夫夫妇对法轮功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从此杰夫成了当地法轮功学员讲真象的志愿协调人之一。

泽农是一位白人青年。2001年11月,他和另外30多名西人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请愿。去中国之前,他在一封信中写下了他此行的目的。他写道:“因为修炼法轮功,我得以戒掉酗酒、抽烟、吸毒以及其它许多使我身心受污染的恶习……法轮大法来自于你们的家乡――中国,来自你们那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没有大法,就没有今天的我。就是带着这份深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你们而来,向你们讲清真象。我希望通过我这张西方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醒你们心中的善念。”

类似的感人故事太多太多。在法轮功洪传的近80个国家和地区,从中受益的人不计其数。有的摆脱了长期的病痛,有的挽回了破碎的家庭,有的受过救命之恩,有的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在这乱世,谆谆教导人以“真善忍”的法则生活,无偿帮助数以亿计来自五湖四海的陌生人获得心灵的安宁与身体的健康,那份崇高、那份恩德,谁会不为之感动?

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生活中,对有过救命之恩的人,我们会感激一辈子。在恩人遭受不白之冤时,在好人遭受无名苦难时,我们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人之常情。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他们因此受益那么多,而法轮功却蒙此奇冤,国内那么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他们能不说句公道话吗?

不管是天安门,还是中领馆,还是在大街上,都是讲真象的场所。在人遭受不公的情况下,得允许他们有说话的权利。将心比心,谁不愿意在家清闲自在呢?谁希望在外头这样长年经受严寒酷暑呢?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长达六年,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在遭受巨大的苦难,法轮功学员和平请愿反对迫害,我们难道不应该理解他们,对他们伸出援手吗?看到那么多不同国家、地区、种族的人们对“真善忍”的崇敬,对法轮功的感激,用巨大的付出为法轮功呼吁,身处法轮功发源地的中国人难道不应该为此而感动吗?他们是真正的热爱中国。不管哪个国家,什么机构,什么人,当他们为善良、正义呐喊的时候,我们都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人性的光辉超越一切界限,这是人类共同的希望。

有人怀疑法轮功学员请愿是为了钱,但仔细想一想,给你多少钱,你会愿意冒着中共暴力威胁和谎言诋毁去为法轮功呼吁?给你多少钱,你能够在严寒酷暑下几年如一日的去讲真象呢?那么多法轮功学员有高学历、在收入不错的行业工作,如果为了钱,他们有何必要选择这样的方式?冒着严寒酷暑、顶着压力和误解坚持为受冤的法轮功说公道话,只有那些从心里知道法轮大法好、满怀感激并且具有坚强毅力的善良人才能做到。

中共一边疯狂迫害,一边诋毁破坏法轮功学员的和平请愿活动,这难道不是在摧毁和打击人们心头最根本的善念,破坏做人的最基本准则吗?这才是人们应该反对和制止的反华、反人类的行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