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花园街派出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11月17日】河北省张家口市花园街办事处不法人员,原派出所所长张某、民警贾建军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刘建军屡次被绑架毒打、折磨;王书龙被劫持劳教,在高阳劳教所被迫害残废、生活不能自理。

一、大法弟子刘建军遭受的迫害

自1999年到现在,花园街办事处恶人、派出所恶警对刘建军的住宅多次骚扰,99年至2000年几次非法抄家,大法弟子刘建军现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心、身遭受巨大伤害。其原单位在花园街办事处、派出所恶人恶警的胁迫下与刘建军解除了合同。花园街办事处花卉还多次对刘建军母亲的居住地进行骚扰,并欺骗说给最低生活保证金,但至今分文全无。户口及身份证至今不给办理。

1999年7.20以后,大法弟子刘建军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被北京公安拉到丰台体育场,又被劫持到北京郊外齐鲁宾馆。警察软硬兼施往车上拽、扔、拉大法弟子,有一大法弟子慈悲的劝他们不要这样做,被他们撞到电线杆上,半夜又被拉到保定。张市一公安负责人将刘建军拉回后,单位、经理、办公室人员将刘建军监控起来,并叫其妹妹逼迫他放弃修炼

1999年8月29日,刘建军到一大法弟子家串门,被张家口红旗楼派出所恶警绑架,用滚大板等刑讯逼供,逼迫放弃修炼,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桥东党校迫害。当时市610办的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杨寰(此人现在七中任校长),不允许大法弟子吃饭、不让睡觉、长时间罚站、罚下蹲,威逼大法弟子骂师父、骂大法,将大法弟子的父母、姐妹、妻子诱骗来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洗脑班里一恶人(有1米75左右)对刘建军进行拳打脚踢、谩骂、污辱,威逼大法弟子看诬蔑大法的书等。之后“610”向刘建军敲诈现金1100元。

99年10月29日,刘建军带上访信,再次到北京上访,当场被天安门恶警绑架,利用各种手段威逼其报地址、报姓名。恶警将刘建军右手在上,左手在下,给他上扣刑(苏秦背剑)达40多分钟。天安门警察还掏走刘建军身上仅有的200元。恶警诱骗出姓名,将刘建军关在北京驻京办,罚他在凳子上坐一宿。花园街派出所让单位出车,非法将刘建军押回后,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罚款300元。

2000年2月中旬的一天,刘建军去看望同修,正赶上花园街办事处申学武与刘世滨到该同修家骚扰,当时就与同修被绑架到花园街派出所。当天晚上花园街派出所片警贾建军等直接将刘建军非法送十三里拘留所关押。刘建军绝食抗议,十三里拘留所管教科科长霍伟将他放进拘役号,唆使5、6个犯人毒打、折磨,其中有一个叫赵军的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对刘建军一阵暴打,致使刘建军口、鼻、眼角出血。第二天霍伟又将刘建军提到办公室,抡起巴掌就是一通猛扇,并用电棍电他的头、脸、脖子,还将电棍塞到他的脖子里电,并喊叫:“拿窝头灌”,并将刘建军与另一犯人铐在一起。在刘建军绝食抗议的第8天,被迫害的生命出现危险时才放回。

2000年4月中旬,刘建军带上访信逐级上访,先到花园街办事处、派出所,派出所原所长张X、民警贾建军、花园街办事处花卉(女),又将刘建军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转送宣化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看守所不法人员让犯人睡在床上,强制大法弟子睡在地上,每天不给吃饱饭,还逼迫背监规。刘建军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5天,不法人员又将他父母要挟来威逼其放弃修炼。宣化看守所副所长孙X与一恶警喝了酒,借着酒疯踩在刘建军的头上折磨他,直到刘建军生命出现危险,才叫来家人,敲诈1760元后放回。

2000年5月11日,花园街办事处花卉一行三人到刘建军家骚扰。5月10日刘建军与同修再次到北京打横幅证实大法,被劫持带回后,恶警将他头夹在裤裆内,将手反背铐,欲找地方把他吊起,最后没找到吊的地方,又让恶人将他锁在铁椅子里。花园街派出所、办事处一恶人用电棍电刘建军的头、脸、打耳光,刘建军被打的口鼻流血后又被非法送十三里拘留所。在刘建军绝食抗议中,恶警插管灌食,并叫来家人威逼其放弃修炼,非法关押10天后,生命垂危才放回。

几次上访毫无结果,恶党邪恶集团根本不容许好人讲话。2000年6月中旬,刘建军到东河沿炼功证实大法,被工业街派出所连拉带推绑架到“120”汽车上,花园街派出所贾建军等又将他送进十三里拘留所。刘建军绝食抗议,被强行插管灌食,插不进去,又被拉到第三医院强行灌食,迫害13天后刘建军已奄奄一息,邪恶怕担责任,才将他放回。

花园街派出所妄图送刘建军劳教,刘建军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10月6日,刘建军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5、6个恶警疯狂围打,左眼被打出血,鼻梁打坏,流血不止、当时生命就出现危险,送海淀医院检查,肋骨被打骨折、软肋骨损伤、左眼视力下降、鼻梁肿起。在这期间,72小时不让他睡觉,恶警把他拉回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所长指使恶人恶警给刘建军砸脚镣、手铐,刘建军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又将他拉到海淀温泉疗养院第三病区铐在床上强行输液。在15天中,恶所长带人扛着摄像机数次逼迫他说出姓名地址,第18天时又将刘建军拉回海淀看守所,唆使屋中4个刑事犯监视刘建军,使尽坏招,逼其开口。20天后被骗出地址转押白塔寺驻京办,当天中午花园街派出所所长张X派人将他押回,直接送赐儿山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在刘建军绝食20多天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不法人员们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花园街派出所将他拉回后又转送十三里拘留所。

刘建军始终连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的33天,桥东分局局长马福维、花园街派出所女警察刘××、办事处申学武等,将刘建军、于俊玲、苗传增、曹建林、王志娴等大法弟子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刘建军当时身上伤势严重,可到医院检查时恶警们却做了手脚,强硬让开平劳教所收下。关押一天后,开平劳教所将他与其他关押的男大法弟子以一定的价格转押号称“人间地狱”的高阳劳教所做苦力,并遭受残酷迫害。

二、郭香荣被多次绑架劳教迫害

1999年11月初,花园街派出所警察刘士斌闯入大法弟子郭香荣家,无故将她劫持到派出所,锁老虎凳内非法拘禁2天。派出所指导员还派人将郭香荣的丈夫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2000年2月21日,派出所警察刘士斌、申学武再次非法闯入郭香荣家,将刚到她家看望的同修刘建军一同绑架到派出所,晚上11点,强行将她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转押宣化看守所迫害。看守所副所长孙X恐吓、威逼她背监规、罚站,郭香荣绝食抗议21天,被敲诈500元后才放回。

2000年4月20日,郭香荣为证实大法,到办事处送上访信,花园街办事处命不法人员翟××等,将她劫持到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郭香荣、刘建军、于俊林、孙晓芳等大法弟子一同绝食抗议,8天后闯出。5月11日,刘建军、郭香荣、李玉英,还有一上海大法弟子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绑架。花园街派出所贾建军等及花园街办事处苏瑞非法将他们押回。50多岁的郭香荣被贾建军猛扇三个耳光。

2000年6月20日左右,刘建军、郭香荣、刘静波、小曹等7、8人一起到东河沿炼功证实大法。炼完动功后其他人已走,刘建军继续炼静功时,被恶人举报。工业街派出所2、3个恶警将刘建军强行拽入车内,裤子被撕破,右脚脚趾蹭破,花园街片警贾建军等人将刘拉回,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第二天郭香荣、安秀梅、赵月梅、刘静波、丁大姐又去炼功,被绑架,同时关进十三里拘留所。历次迫害直接责任人:花园街派出所所长张X。

2000年7月19日,郭香荣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恶警绑架,非法转张家口花园街派出所,在十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郭香荣绝食抗议非法迫害7天时,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工业街派出所、花园街派出所、五一路派出所的警察强行送唐山劳教所,同时被送的还有大法弟子王丽华、张仲丽、方秀珍、张永慧等。因郭香荣身体极度虚弱,唐山劳教所拒收,郭香荣被花园街派出所又非法关押一夜后,才被放回。

同年7月30日,大法弟子郭香荣与张永慧再次到北京信访局上访,被恶警非法劫持。31日花园街派出所刘X、三医院大夫、办事处苏瑞、工业街派出所警察等将二人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因星期日不给体检,8月1日,体检有病状,又将她们拉到唐山市某医院,逼迫出合格假证明,劳教所仍拒收。不法人员刘X(女)费尽口舌,又做了手脚,唐山劳教所才勉强收下。在劳教所,大法弟子们受尽非人的折磨,被犯人、警察毒打,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郭香荣被非法关押迫害3年零9个月,于2004年4月19日才被放回。张永慧被送高阳劳教所继续迫害。

三、孙晓芳、曹建玲遭受的迫害

99年8月29日半夜3点左右,花园街派出所三个警察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孙晓芳家,将她强行绑架到红旗楼派出所非法审讯,强迫作笔录、摁手印、滚大板、照像,威逼放弃修炼。遭拒绝后,红旗楼派出所警察给孙晓芳戴手铐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她送十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后,转刑事拘留,在宣化看守所一直关押长达4个月,拘留所勒索1400元后才放出。

2001年5月13日,孙晓芳又一次被花园街派出所绑架到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8天。

2002年9月7日下午,花园街办事处关××等4个不法人员再次闯入她家,将她劫持到办事处,逼迫其写保证,遭拒绝后,又将她强行送张市所谓“法制学校”强制洗脑,非法迫害半个多月,威逼转化。此后,每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日,花园街派出所申××、关××,城管的张××、苏瑞等不法人员就到她家进行骚扰、监控,逼迫写保证,给孙晓芳和家人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99年9月27日晚,红旗楼派出所警察还将正在一同修家的曹建玲与同修绑架,关押桥东党校洗脑班非法迫害,折磨五天,敲诈1100元。2000年6月27日早,曹建玲在张市东河沿小公园炼功,又遭花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张市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勒索400元。

2000年10月6日,曹建玲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刚买了一面小红旗,不到一分钟,就被张市驻京办不法人员劫持,非法劳教二年,送唐山劳教所,敲诈1800元。

2002年10月26日晚,桥东公安刑警队、花园街派出所不法警察闯入曹建玲家非法抄家,抢走录像机、录音机、录像带、大法书籍,并将曹建玲绑架,再次非法送高阳劳教所迫害二年。

四、王书龙被迫害残废、生活不能自理

2000年3月份,花园街派出所将在东河沿炼功的大法弟子王书龙强行绑架,非法关押15天。同年6月派出所不法干警再次非法闯入王书龙家,将他绑架到桥东洗脑班非法迫害。2000年10月23日,桥东公安刑警队常××、恶警张建宾对其暴力殴打,送看守所迫害41天后,花园街派出所恶警们强行将王书龙送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王书龙在高阳劳教所受尽非人的折磨。2003年6月中旬,高阳劳教所将王书龙迫害残废,严重脑出血,至今不能上班,生活不能自理。

五、赵月梅、黄雪梅等遭受的迫害

2000年6月27日早晨,大法弟子赵月梅与6位同修在东河沿炼功,被花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拘留所15天,敲诈300元,同时欲敲诈单位1500元(因单位不景气,就给了500元)。同年,赵月梅正和老伴看电视,花园街派出所来一帮人以谈话为名,将赵月梅强行劫持到派出所,并抄了她家,非法关押三天三夜后,送宣化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一年后,送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每天强行洗脑,威逼放弃修炼。赵月梅受尽折磨,期间花园街派出所以放她回家为名,又敲诈家人现金300元。

2000年,大法弟子黄雪梅与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非法劫持,同年7月30日,黄雪梅与同修张永慧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天安门派出所体罚4个多小时,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非法审讯,晚上放出后,在旅馆被不明真象的店老板举报,被劫持到驻京办事处,身上带的钱被恶警全部搜走。返回张家口后又被工业街派出所、办事处敲诈2000元后才放回。

2001年6月28日,黄雪梅与同修发真象资料时,被不明真象人举报,被恶警非法关押4天4夜。工业街派出所、办事处还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炼功带,又被敲诈现金5000元。同年12月28日,黄雪梅与另一同修到外地找同修洪法、证实大法,回来的路上贴真象资料时,被坏人举报,非法扣押在当地派出所,恶警们软硬兼施,逼问叫什么名字、住什么地方?一齐围攻。黄雪梅一边发正念、一边讲真象,没给他们留一个字。但第二天被工业街派出所不法人员送十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敲诈勒索4000元后才放回。

2001年大法弟子刘淑琴与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花园街办事处、派出所不法人员知道后,从家中将刘淑琴与刘静波骗到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敲诈1500元。同年10月、12月,阳历年前后,花园街办事处又将她骗去分别非法洗脑迫害2-5天。

2001年夏天,花园派出所贾X等四人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安秀梅家,抄走大法书籍和炼功带。2004年10月的一天晚上12点左右,花园街派出所以教导员为首的8个不法人员又闯入安秀梅家,翻箱倒柜非法抄家。并强行将安秀梅带花园派出所锁铁椅子4天,不让睡觉,非法审讯,敲诈勒索3000元后才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