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从“研究生入学政审提纲”说起


【明慧网2005年11月18日】这有一份“研究生入学政审提纲”,系原“同济医科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研究生招生办公室,要求考取学生进行“自我政治审查”的“提纲”。

说起“政审标准”,对中国大陆人而言,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一般而言,举凡就业、入学、当兵、提干、出国等等重要人生关头,都要对当事人搞“政审”,在有些历史时期甚至上查祖宗三代,而标准却完全是围绕中共恶党的利益和需要。可以说,在清楚和模糊之间,中国大陆人一生不知要被“政审”多少次,很多人就是通过“政审”中掉进苦难中的。说陌生,虽然“政审”对一个人关系如此之大,但“政审”“审什么”、“怎么审”等等,却从来都没有明示于众、告之天下,都是黑箱操作;而“政审”的结论,当事人或者并不知道,知道了或无可奈何或噤若寒蝉,没有进行申述的合法渠道。“政审”,包含了大陆人多少苦和泪啊。只有那些不谙世事、不知历史的小青年,才把“政审”当作一个可笑的名词。

其实,“政审”的内容和标准,从来都是跟现实政治、现行政策紧密相关的,是落实现行政策的一种手段。通过“政审”,当局、当权者就把每个人都抓在手心里了,把“政治”“政策”强行灌进每个人的脑袋里。众所周知,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政治凶残险恶、变幻无常;即使这样,它还要管天、管地、管人的思想,要一统天下,要人们“紧跟”、“保持一致”。如果你想置身事外做“逍遥派”,或你想保持良心清白,那你就做“贱民”吧。“政审”黑手直接操纵着每个人的命运。而这,直接体现和实施着中共的“恐怖治国”和“以邪治国”。

大陆大学的“政审”,同样是中共的“恐怖治国”和“以邪治国”的作品,别无二致,有些方面甚至更加邪恶。

大学,原本在社会进步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如拓展知识、培育人才、服务社会。而大学要发挥其应有作用,却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我们知道,从欧洲中世纪发源的大学,在好几百年的发展中,创造和充实着“大学独立”和“学术自由”的传统,唯此,大学才成为社会的良心堡垒和精神中心。而在中共暴力夺取政权后,大陆大学的日子从来就没好过,“大学独立”和“学术自由”成了“永远的痛”。1952年所谓“院系调整”,模仿苏联模式,许多学校横遭磨难,并把社会学、心理学等等学科打成“伪科学”,对知识份子进行所谓“思想改造”,俗称“洗澡”;更别提文革浩劫中的野蛮倒退了;就是所谓“改革”以来,不断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和臭名昭著的“教育产业化”,新一轮“读书无用论”横扫全国,大学的精神和品格在暴力和金钱的联合绞杀中基本上都沦陷了。尤其,1989年的血色学潮和1999年以来的“迫害法轮功”,大陆的大学不仅没有尽心保护自己的师生,反而成了帮凶。比如,本文中的“同济医科大学”就是一例。“同济医科大学”在大陆医学院校里也是知名的了,但是,在“以党治国”的中共邪灵控制下,它也扮演着打手的角色。相比北洋军阀政府时期大学之作为,差得不知何等之远了。

这份曝了光的“政审提纲”,放置在风起云涌、激浊扬清的现今,更凸现出中共的恶党本质,这里简单讲三点。

第一点,要一个个珍贵的生命来做中共的陪葬品。

“政审提纲”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拥护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列为“录取条件”的第一条。我们要问的是:“祖国”和“社会主义”有必然的联系吗?“共产党”和“中国”是一个概念吗?在中国5千年悠久历史、13亿人中,“社会主义”和中共能占多大一块位置?又岂是区区窃国弄权的中共所能代表和涵扩的?!教育培养的应该是为国奉献、为民请命的共和国公民,还是维护一党之私的党奴?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自从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全球退党潮波涛汹涌,在信息封锁和高压镇压下,每天仍有数以万计的良心公民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腐朽中共之解体指日可待。中共明知正在搞的“保鲜”运动避免不了腐烂的结果,仍在逆历史潮流而动,不过是跳梁小丑的垂死挣扎罢了,危险的是,它自己完蛋了还在疯狂的到处捆绑人(甚至是整个中国)来垫背。对这一点,广大民众应有清醒认识。

第二点,“以党性取代和消灭人性”,“党性”就是绝对服从,不管个人良心与是非。

“政审提纲”要求:“本人政治历史清楚,对直系亲属和主要社会关系中出现的重大政治历史和现行问题,本人能划清界限正确认识”(“录取条件”第二条);“直系亲属和主要社会关系中,因有反革命罪行或其他罪行被政府杀、关、管的,本人心怀不满,不能正确对待者”(“有下列问题之一者不予录取”第三条)。这是什么意思呢?说白了,就是威吓、吆喝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前途,你不要乱举乱动(所谓“本人政治历史清楚”);而且,你还要监督你的亲属好友,如果他们有什么良心行为或者甚至不幸“含冤”(所谓“直系亲属和主要社会关系中出现的重大政治历史和现行问题”),你要割舍亲情与良知跟党走(所谓“本人能划清界限正确认识”),否则,你……

对此,《九评共产党》一针见血指出:“共产党员以及共产社会的人民首先被要求的,是绝对的服从”。“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国人父子相残,夫妻互斗,母女告发和师生反目的事情普遍存在,那是党性在起作用。”中共是在对内对外的“残酷打击、无情斗争”中走到今天的,运动层出不穷,8000万人被整死,冤假错案遍及神州各个角落。与此相伴随的,则是一幕幕吞噬人性的悲剧。

顺便说一下,在修改过的中共伪宪法中,“反革命罪”已经摇身变为“危害国家安全罪”了,“政审提纲”还用老名词,也太不“与时俱进”了。

第三点,人类需要“真、善、忍”,法轮功属于全世界。“政审提纲”中却要求学生“遵守社会法制和纪律,拒绝‘法轮功’等×教组织”(“录取条件”第二条),足见中共之与世界为害、之与人类为敌。

虽经中共倾尽国力、运动全国、覆盖全世界的造谣和疯狂迫害,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本着“真、善、忍”的精神,和平、理性、非暴力,使法轮功的真象广为人知。谣言止于智者,暴力溃于人性,真理导引人心。70多个国家和地区亿万民众的炼功场景,成为全世界主要城市的亮丽风景。在暴力、虐杀与谣言中,法轮功学员用勇气和正信铸就了光明。

江泽民和中共曾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从天要塌了似的公开迫害转到阴毒的怕见光的背地里迫害,6年过去了,丧心病狂的迫害没有打倒法轮功,倒是给中共自己的这副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 ※ ※ ※ ※ ※

中共坏事做的太多、太绝,早断了自己的后路,中共的灭亡已为期不远了。广大的中国民众,正从谎言、蒙蔽与党文化中清醒过来,走上新生之路。切记:天网恢恢,善恶必报,苦海有岸,生死一念。


※附录:同济医科大学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徐东琴,女,同济医科大学附属同济医院职工,曾被非法关押、殴打,被迫流离失所数年,含冤去世。
  舒荣,女,同济医科大学附属梨园医院医生,非法拘留一次、强制送洗脑班一次。
  韩红,女,同济医科大学附属梨园医院医生,非法拘留一次、强制送洗脑班一次。
  易明,男,硕士,同济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医生,非法拘捕、强制送洗脑班。
  赵虎,男,硕士,原同济医科大学社科部教师,多次被关,非法劳教2年。
   戴海强,男,同济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究生,非法劳教1年。
  王星,男,湖南人,同济医科大学学生,非法被抓、劳教。
  胡克清,男,同济医科大学附属中学教师,强制送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