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差距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5年11月18日】学习了经文《成熟》后,又看了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震动很大。

一、修去人心,用大法归正自己的路

回想起来自己也是早期得法的老弟子了。7.20迫害之前学法、修炼、洪法……没觉得自己被落下,同修偶尔赞扬两句,我也没向内找差距,觉得4.25都过来了能还有什么过不去的险滩吗?

7.20发生了。众多的同修都到信访办去证实大法,在这关键的时刻自己却没有悟到做一名大法弟子。当恶人大批抓辅导员、铺天盖地的诬蔑大法时大法弟子应该挺身而出护卫大法,我却没战胜自己也没冲破家庭的阻力,倒向了主张不出去的一边。一倒就是一年。没有勇气走出来,只在家躲着炼功学法,偷着和同修联系。师父曾三次点化我走出来,也看到许多同修以各种形式证实法,自己还是没走出来。街道让开会也去,还以玩文字游戏自作聪明,以各种借口掩盖着怕心。那时在自己的主导思想中占了主导地位的是自己的安全,不要让家庭中老人挂心,成员不受伤害,单位不要对自己有看法……完全把自己蜷缩在自我的保护层中,把师父大法摆到了次要位置。我还曾说自己能坚持修炼下来比不炼了的强多了,多可耻的想法,多强的私心!

2000年6月师父发表了《走向圆满》和《心自明》后,我才恍然大悟,才看到自己没有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而是“执著太重迷方向”;看清自己的根本问题是没学好法,在这重要的时刻反映出多少人心,多少执著!法没学進心里,对师父的坚信程度不是在嘴上表白的,也不是背上两句法看多少遍书就算学好了,在关键时刻真要看人心,看行动啊!整整失去一年的宝贵时光直到2000年7.20才汇入证法洪流中。

风风雨雨的几年证实法中,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会深深体悟,只有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才能算是走在正法修炼路上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二、修去自我,一思一念在法上

师父叫我们走的路一定是最好的。这一点,我在证实法的路上深有体会。

2000年那个炎热的夏天,我去同修那里取资料,回来时路过一个小树林,自己想凉快一会,再看看有没有挂横幅的地方。進入树林后,我坐在一块石头上边凉快边观察,这时来了一个骑三轮车五、六十岁的男人,他打看着我,问我怎么就一个人?我没直接回答他,想跟他讲真象,但他没容我说就走了。

过了几分钟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约四十多岁的男人,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坐下来,死死的盯住我,我这时已清楚的感到这是公安便衣,当时心一点也没动,考虑应立即摆脱他还是等一会。

我若无其事,根本不看他,过了有半个小时他还不走,我想我该走了。我刚一站起来走,他立刻起身跟上我,我心不动,他就在我旁边一尺远跟着,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这时发正念口诀涌上脑海,在心里连续默念。那人还是紧跟不放,我心想:包里又是师父的新经文,又是横幅,又是真象资料,不能让邪恶得逞。我目不斜视,尽管他快碰到我了,一心只念师父的口诀,一刻不止,直奔车站走去,再一回头他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我站在那里深深的感到师父所说“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真是师父在时时刻刻保护弟子。

在讲真象中遇到险情时,只要我自己心里坚信师父,装進大法,都能化险为夷。可是,慢慢的我滋长了欢喜心,有了自我感觉良好的阴影。2001年的10月我到天安门城楼去证实法,抱着自己能做好的心情,向东立掌除恶很顺利,然后又非要到正面,面对警察,结果被恶人发现。我被带到天安门分局,又被带到当地派出所直到送到洗脑班,都表现出自己正念不强,每一步做的都不象个大法弟子,最后终于没能抵制邪恶而妥协。

“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充分表现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修炼人。回家后我自卑到了极点,真不想活了,出现了吃不下饭,身体不适。晚上躺在床上,心想,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这样死去吧,明天早晨不要醒来。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紧接着又给我净化身体,我明显感觉到邪恶强加在身体里的坏东西都被打下去了。这时我才清醒,才下决心从新回到修炼中来。

这些经历让我深深体悟到我们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路是很窄的,一步也不能走错。自己之所以背离大法,是因为基点不对,没有怀着救度世人的慈悲心证实大法,很大成度上是为了证实自己,带着强烈的执著做证实大法的事,才铸成大错。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时时用法来衡量自己,在证实法中修去私心,牢牢记住师父的教诲:“所以我希望大家以后的路要走的更好,堂堂正正的,正念强一些,做的更好一些。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得象大法弟子一样,不能够冲动,正念要足。”(《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