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能少走弯路


【明慧网2005年5月30日】由于自己的执著出现漏洞,这已是第九次入狱,给家庭带来很大的伤害,也给讲真象救度众生造成难度与损失。

2005年2月初,我急着想趁春节人们互相串亲来往之际,把真象资料及时散发出去,好让更多不明真象的人们了解真象,于是晚上骑自行车到几十公里处的村庄发放真象资料。不料我被人举报,后来在另外一村庄被派出所的警察抓住。

当夜我被送入看守所。我静心思考,自己漏洞在哪里?终于发现,这几天,学法、发正念静不下来,有完成任务的心,做事贪多求数量的心,躲避家人怕干扰的心,分析社会形势动态的心,执著时间的心,再就是不注意修口,发放资料太随便。找出漏洞总结以往的教训,再学法提高认识,加大力度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不让一思一念被旧势力加重迫害。同时我及时跟号里的犯人洪法讲真象,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连迫害的本身也不承认。我什么字也不签,什么也不配合,办案人员提审,与案情有关的事一字不提,跟案情无关的询问,就跟他们讲真象,同时加大力度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劝其分清是非善恶,摆正位置,要求释放。同时保持清醒,及时识破诡计如:聊天套话或激将方法等,不让其落下迫害的借口。

到看守所几天后,号里的犯人出现感冒咳嗽,我也出现这种假象,我知道这是黑手的迫害,发正念铲除,很快好了。以前有保外就医的先例,想以这种借口出去的念头,这不也是承认“病”了吗,接受黑手的变相迫害了吗?我清楚这是黑手强加给我的,让我思想中承认“病”,好加重迫害。我坚定正念,一丝念头也不要被其利用。我同时加强正念,对自己说“我必须出去”。我反复的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排除有求之心和其它杂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我要出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接受邪恶的任何安排。为否定迫害,我决定不吃不喝。两天后,管教找我问为什么?我说:警察抓我时连踢再打,在号里又咳嗽又发烧,吃喝不下,以前因有病保外就医过。我理清自己说这话的目地不是求得什么,承认什么,是不让其進一步迫害。管教把情况向他的上司反映以后,过了几天把我调到独居室。很快我又与独居室的两名犯人结识,变成朋友,他们给我出主意,怕我不行也劝过我。又过了五、六天,他们跟管教反映我不吃不喝,于是看守所找来大夫,又找人用担架把我抬到医务室输液,并要强行灌食。

警察怕我出危险担责任,又带我去医院检查,恰巧遇到同修,我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由于同修的知情,我又增加了信心。我知道同修和亲友们会想办法帮助营救我的。

转天大夫来给我灌食,我向大夫说明情况想劝阻他,他们还是要强行灌食,我有点怕心,便答应进食喝了几口粥。看守所的大夫向领导汇报说吃了很多。我觉得不对劲,怕灌食这颗心也得去。这时觉得真难了,突然想起师父《洪吟(二)》中的《断》:“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我反复背诵着,体味着。正念一出怕灌食的心没了。转天又给灌食,劳动号的犯人也威胁我,我说了几句放下生死的话,他们被震住了,也不敢对我动手,动脚了,而且变得客气多了。从这次灌食以后改为只输液,看病,输液花钱找我家要,家没钱所里只好自己掏。

过了几天他们跟我的单位要了5000元支票,要把我送到公安医院,我一听绝不能让邪恶進一步迫害,加强正念铲除,并求师父加持。途中一直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目地是要回家做证实法的事。看得出医院不愿收留,但管教和管教大夫上下串通,想把我留下,最后公安医院大夫问我配合不配合治疗,我坚决地回答:不配合,我没有病只是身体虚弱而已,我不能乱花学校的教育经费……这时姓单的管教气急败坏地给了我一个耳光,我两眼正视他,他也害怕了,就这样我又被送回看守所。几天后听所里给我办外疗,劝我先吃饭慢慢等,我保持正念,不受任何外界影响,不为人情所动。

一个月后我被释放,被判劳教三年监外执行,只可惜出来时我签了字。“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回来后,我后悔得不得了,总结自己关键时刻正念不足,有怕心存在。悟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转法轮》)

写出来希望同修引以为戒,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在此感谢师尊慈悲呵护,感谢同修亲友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