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法轮功亲属受迫害,香港居民呼吁议员救援 【明慧网】

大陆法轮功亲属受迫害,香港居民呼吁议员救援

【明慧网2005年11月19日】香港居民董铭一家在浙江杭州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屡次遭到骚扰、抄家、绑架关押等迫害。年老的父亲在遭到一次又一次的绑架、非法抄家、恐吓下出现偏瘫症状,于2005年3月19日含冤离世;已过古稀之年的母亲处理完丧事,一病不起。好不容易被接到香港,身心慢慢康复,但时间快到期。表姐华国香2004年8月被浙江富阳市公安局警察从家中绑架,劫持在莫干山女子劳教所,受到非人折磨,骨瘦如柴。董铭日前呼吁香港议员能够支援和帮助。

下面是董铭就大陆法轮功亲属受迫害致香港议员们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区议员:

我是香港居民董铭,希望得到您的支持和帮助,让我在内地因坚持信仰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亲人,早日释放;家人不再受骚扰、亲戚不再受株连、家父冤魂早日安息。我在2003年劫后余生才来港定居,但忆起在内地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内心不寒而栗。因篇幅及时间有限,只是简述我及家人、亲友所遭受的迫害。

我的家乡在浙江杭州,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以前,我及父母兄弟个个百病缠身,医院轮着去、药轮着煲。因治病债台高筑,全家笼罩在愁雾之中。为了帮补家计,我十四岁辍学外出打工。吃苦耐劳、忍饥挨饿,因疲劳过度、营养不良落下一身病痛及后遗症。97年7月17日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柔和的动作、真善忍的高深法理,善良热情、助人为乐的大法弟子,解除了我家的危机,改变了我家的恶运。我和母亲在同一天得法,在修炼中一身病痛不知不觉消失了,身轻如燕、心情愉悦。三个月后,结婚已年余的我怀上身孕!而就在七月初妇科专家曾断言,因我体质太差、病痛又多,很难怀孕。我怀孕后丈夫及家人开心至极。看到我的身心的巨大变化,很多亲人、朋友也走入修炼之门。我家三代老小十几口学法炼功,按真、善、忍法理做人,身心健康、和睦相处、事事顺利。我顺利的产下一对胖小子,一家人围着两小子忙得不亦乐乎。

99年7-20恶党江××集团开始疯狂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610、公安、居委各部门不法人员不断非法上门骚扰,威逼交大法书、炼功带,强制修炼人与大法决裂。犹如天崩地裂把我从天伦之乐中拉到残酷黑暗中。我亲身体验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师父无偿的给我调整身体,使我全家受益,却从没有收过弟子一分钱。可坏事干绝的恶人却对师父恶毒的诬蔑,对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关押,残酷迫害!我痛心疾首、吃睡不宁。

2000年儿子刚会走路,我和表姐华国香长途跋涉直奔北京说明真象,为法轮功、为受迫害的同修说句公道话。可北京虽大,却没有我们说真话的地方,无奈之下只有走上天安门金水桥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心里话!几秒钟内,武警、便衣象恶狼般扑过来,抓我们到没人地方又踢又打,再拉上车劫持到前门公安分局。里面非法关着很多同修,每间房、天井都挤不下了,有老有小、有男有女、有的被打的头破血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手脚往后绑在一起、四肢已发黑,全身都是脚印和血迹,连胃液都被踩出来!在我姐俩强烈要求下才松绑,可同修四肢已没知觉!一大帮警察来审我们,我和姐姐用善心不停跟他们讲真象,一对儿子不哭不闹,叔叔、爷爷的叫。他们无言以对掏出心里话:知道你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可是上面下令,为了饭碗也无奈。看着可爱的小兄弟、看到我姐俩一身正气,他们放我们回家了。

回家后我和表姐二家从此不断的遭到骚扰、迫害:强行绑架、拘留关押、非法抄家、监视恐吓、高压洗脑!我被抓了又放、放了又抓,第一次被非法拘留十天,第二次十五天,第三次取保候审一年……,每一次强行绑架,走路还不稳的一对幼儿在后面追着、哭着喊妈妈!半夜二点嗓音哭哑了,还不肯睡。闻者心酸!邻居都说:报110(公安电话)让他们来带孩子,这是什么世道,坏人逍遥、好人坐牢!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绝水抗议、亲人在家焦急担心、吃睡不宁,每一个电话、一声门铃使全家紧绷神经,丈夫知道后即请假飞回,有一次刚回港半月又得回杭!所有亲人都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我母亲在两年之内头发全白!

因我按大法“真善忍”做人,为人正直有口皆碑,跟我接触过的办案人员从上至下心服口服。在办理来香港的定居已拖一年后的2003年无奈放行。但不法人员们对姐姐和七十岁的老父却毫不手软。表姐华国香是我舅舅的大女儿,文革期间我唯一的舅舅是村干部,因正直敢言,被打成右派遭到残酷迫害,儿女不准上学。宽厚善良的舅妈拖着兄妹七个艰难度日。母亲为了便于照顾,两家合在一起。风雨同舟,亲如一家,命运也相似!

表姐华国香现在五十岁,心地特好信神敬佛、人缘甚佳。未修炼法轮功前周身病痛,曾多次手术,却不见效、痛不欲生。97年见到我得法后的巨大变化,也走上修炼之路,她虽不识字,学法炼功却非常用心,不知不觉中病痛消失。但想不到,因不放弃大法的信仰,按“真、善、忍”做善事,做好人说真话,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北京上访回来后,姐姐被非法关押三天,可不法人员对姐姐一直骚扰、跟踪、绑架。2003年4月她被绑架到杭州东明山洗脑班迫害一个半月,放回家时骨瘦如柴。

2004年8月5日,姐姐华国香又因讲真象,被绑架到看守所刑拘四十多天,在没有公开、公正合法的手续,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两年,于9月22日强行送往德清劳教所,受到非人的折磨,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在姐姐被绑架时,姐夫因车祸被撞断脚,而当事者竟逃之夭夭。手术几次骨头才对正,在家养伤,生活不能自理。几个月后,姐夫、外甥探监回来和我通电话时泣不成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们怕我担心,没告知具体详情。经济上更是雪上加霜。每月一次探监、来回路费、买物品等就上千元。

不法人员还对亲属搞株连,2004年侄子考上公安大学被卡,早在02年姨甥参军体检合格被卡。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控制下,根本没有人权可言,恶党却用谎言毒害着所有的中国人。姐姐被绑架后我曾和香港的法轮功学员多次打长途找有关办案人员,他们却连电话也不敢听!只有局长接听,却一开口就骂人。后来往劳教所打,叫我姐姐听电话,开始说没有这个人,后来又说不会迫害她;过了几天后,同一个电话变成银行、几天后变商店、豆腐店……,谎话连篇,或者拿起电话骂人、骂完挂掉。姐姐被非法关押的莫干山女子劳教所是出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我非常担心姐姐的安危!

我父亲在社办企业勤劳无私23年,因公伤留下后遗症,行动不便丧失劳动能力,却被赶回家,更没有任何补偿和照顾。父亲曾上访很多部门,因无钱无势无人理睬。无奈何忍气吞声借钱治病。85年因药物中毒,死里逃生后吃斋念佛,但双脚溃烂行动更不方便,面黄肌瘦、精神不振。1999年8月父亲也开始学炼法轮功,两个月后判若两人,面色红润、健步如飞。熟悉父亲的人都说法轮功神了:两个月返老还童了!在法轮功遭到打压以后,父亲就因碰到熟人说炼功后的身心变化,却遭到一次又一次的绑架、非法抄家、恐吓!因长期遭到骚扰、内外相压,老父身心受到严重打击,在2004年9月出现偏瘫症状,于2005年3月19日含冤离世。

就在家父弥留之际,作为家父最疼爱、最牵挂也是唯一的女儿,却不能见最后一面,陪最后一刻,送最后一程。父亲抱憾而终,更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家乡亲人盼我回,但又怕我再遭迫害而不让我回。夫家亲人怕我回家乡象姐姐一样被非法抓捕送劳教而不让回。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我因丧父之痛陷在深深的哀思之中。我只有躺在床上、抱着电话,守着时间,父亲几点入殓、几点火化、几点入土……我只有用电话追送着父亲的冤灵,释放心中的哀思和伤痛!

已过古稀之年的母亲,在六年的疯狂迫害中,承受着多次生离死别、经受了多次担惊受怕,精神几乎崩溃。等处理完父亲丧事,便一病不起。我刚失去慈爱的父亲,再不想失去勤劳的母亲!历尽艰辛才把母亲接到香港,经过精心调养,从新学法炼功,母亲的身心慢慢康复。但时间快到期,我真不想正直善良饱受创伤的母亲再受到任何伤害,饱受生离死别的母亲再受分离之苦!所以我在这里呼吁每一位正义之士,我的亲人需要您的支援和帮助,在大陆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更需要您的关心和帮助!

我呼吁各界伸出援手,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因信仰被无故关押的我的表姐华国香。

董铭
2005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