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怕心说:“你不是我!”


【明慧网2005年11月2日】我是个看似胆大,其实很胆小的人,骨子里似乎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恐惧心”。长期以来,一直把它看做是自己,直到给大法造成损失。

我于98年得法。那时尽管丈夫反对,但我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学法炼功都很精進。可是,99年7.20后,我的怕心出来了,学法炼功全转入“地下”,丈夫不在家或上夜班,我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讲真象,努力做好三件事。就这样,带着怕心偷偷摸摸的走到了2003年。师尊多次点悟我,可我就是迈不出这一步。看到其他同修都能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心里还产生了自卑心。后来丈夫把我母亲(修炼)告到了派出所,幸得师尊加持,同修们及时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母亲才免于邪恶的進一步迫害。

而我呢,虽然因此事瘦了三十斤,可还是“忍”了下来,仍然不敢公开炼功学法,我把大法书东藏西藏,很怕他看到,睡觉时都得把《转法轮》藏到枕头底下。2004年的一个雨夜,丈夫回来看到我发正念,很不高兴。我对他讲真象,可他却把我推出家门,不让我進屋,这事我又“忍”下了。还有一次,他把我的炼功带偷偷拿走了,我也“忍”了下来。这期间,我也对他讲真象,收到了一点效果。我试着把一本《洪吟》放到桌子上,他没动。过几天,我又试着把师父的后期讲法放在家里,他也没动。尽管我发正念,但还带着一颗怕心。

2005年4月的一天,我发完资料回家,孩子告诉我;“妈,我爸把你书烧了。”我震惊了!眼泪一下涌了出来。我太对不起师尊了。没保护好大法书!这次,我决不再“忍”了!

正由于我有怕心,才让我如此懦弱,我要和他离婚!我心想。但我没有过激的言行,只是一边流泪,一边收拾衣服。我决定离开这个家,他知道理亏,并没有阻拦我。第二天,同修知道这件事,立即帮我发正念,并一起切磋:“不能走离婚这条道路,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师父不会承认。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别上旧势力的当!我们共同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明天就接你回家。”而我呢,也积极的向婆婆讲真象(丈夫听婆婆的,她受毒害也很深)。婆婆很理解我,劝我回家。我说,他不改正错误,我决不回家!我没做错,难道做好人还有错吗?其实,我和丈夫的感情一直很好,他就是害怕我失去优厚的工作待遇進监狱,再加上我真象讲的少,他受毒害很深。是我的怕心,才造成今天的局面。

我静下心来学师父的讲法。师父在评注《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中说:“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我终于彻底看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怕心:怕失去家庭、丈夫和孩子,怕失去工作。怕这怕那,才怕出今天的“被迫害”。于是我坚定的对怕心说:“你不是我,我要铲除你!”这一念发出,我感到重获新生,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

奇迹出现了!第二天,他真的去找我。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他任何事都不肯低头。这件事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同时也见证了整体配合的力量。我坚定的对他说:我今后就是要在你面前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做我该做的事情。并对他讲了许多真象。尽管他不认同大法,但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气焰。打那以后,他真的不干涉我了。于是,我把书都搬回家,但心里还有一丝担心:他可别碰我的书啊。就这不好的一念,紧接着,旧势力又企图考验我。

一天,丈夫突然问我,他的党课笔记哪里去了,书记马上要。其实他的那些共产邪灵的东西早让我给销毁了。怎么过去一个多月了才能想起问我呢?当时我心里有些不稳,怕心又出来了,告诉他可能放在废纸堆中了,这一念真的助长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更来劲了。我刚到单位他就问我找到没有。我说没有。他气急败坏的说:“我一会把书都扔了,谁让你扔我书!”我急忙告诉其他同修帮我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我飞快的跑回家。看他没回来就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他说正在路上,问我有事吗?我半开玩笑的说要和他“决一死战。”同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一会儿,他回来了。脸上早已经没有了打电话时的气焰。進屋后,我郑重的告诉他:你的书肯定没有了,我的书你丝毫不许动!

走到今天,我认识到怕心是旧宇宙生命为私的本性和共产邪灵强加给我们的枷锁,它使我们每走一步都是那么艰辛。同修们,去掉怕心吧!它不是我们修炼人的,请勇敢的站起来,对怕心说“不!”

最后,让我们以师尊的法共勉:“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