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与不怕就是人神大战

供还没走出来的学员思考


【明慧网2005年9月21日】99年7.20邪恶刚开始迫害时,在邪恶的黑窝里,邪恶来迫害我或我自己闯关时,我心中常背师父《洪吟》里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当时的状态是一点儿怕心没有,那就是你用枪指在我脑门上我也要大法,什么名、利、情啊都没有,脑中就“大法”两字,其余的什么都是空的,这就是神的状态。2000年腊月,邪恶在全国上下都设了大骗局,逼我“在家”与“大法”中选择其一。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大法”。

被迫离婚之后,我一无所有的回到娘家时,一下子心性掉在了人中,自卑感特重,总觉得自己渺小,站在街道上我感觉无立足之地,自己没有工作,没有什么特长,还怎么生活下去,想孩子,委屈等等。各种各样的情包围着我,每天不敢出门见人,把外边的大门锁上,屋里门也锁上,外人一看感觉家里没人,其实我独自一人在家中躺着,我在无声的,努力地压抑地哭泣着,泪水在我脸上哗哗的流着。当时我因为有怕心,把同修给准备去北京证实法的条幅用火烧掉了;因为有怕心,屋里屋外两道锁,坐在地上打坐都怕抓。这是我在修炼路中,在没有书学法,没有同修交流的情况下,第一次感受到了怕心;这就是“人”的状态。我和妈妈为了生活都找临时工干活,我很少和同修交流,法学得很少。

一次去农村做真象材料,刚進屯就碰见一男子,我给了他一份真象传单,他对我说“谢谢”。我问这胡同能过去吗?他说“能”,其实是死胡同。当我骑车走出时,正好和公安巡逻车擦身而过,那个人正站在路旁看真象呢!当时我心里咕咚咕咚的就跳上了,但我没回头,心里说:清除看真象男子身后层层邪恶。我马上来到村边,站在一片树林中,站着立掌发正念,请师父保护,心里的怕心说:不做了,回家吧!神的那一面又说:不行,出来一次不容易,必须做完。

就这样大白天我顺利的做完所有资料,当骑车走出村里时,我的泪流了下来,心里说:“谢谢”各路护法神。晚上,做梦一同修(不认识)说:你谢什么护法神,你得说“谢谢”师父。一下子给我点悟明白了,以后做什么证实法的事,我心中总想请师父加持,请师父保护。关键时刻谁也救不了你,只有师父能救我们。

2005年一天晚上,第一次去农村做资料,心里正念特别强。進村之后,干事心,着急心起来了,做的都挺快,可忘了发正念,前面同修顺利走过,而当我听到骂声,扔砖头声才止步。刚发现是一名女精神病在那骂大街,很难启齿的话从她口中骂出,往这边不断的扔砖头。我马上坐在小树后边发正念,请师父保护,请师父加持。但她还那么疯狂,骂着骂着还慢慢的靠近我,说她是信主的,她会算卦,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的”。她马上说出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话,还提出自焚事件,说要抓我送大队去。我清除她身后层层邪恶和各种各样低灵附体。索性我坐在地上,立掌发正念,她把我身子搬过反方向,不让对着她,她嘴里不停的骂着,手拿砖头要打我,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我感觉那不是人的眼睛。

我站起来对她立掌说:请你让我过去,我再做一件最“正”的事,请你不要阻止我,她又把我身子搬到反方向,不让对着她,她走远几米才敢对我这边扔砖头,我边发正念边想她不敢过来,又不让我过去,这样僵持着不行,我手里还有很多资料没做呢。我摆脱她之后,几次绕道,她那个胡同都不行,她还在那骂着,我只好改变胡同,做完剩下的资料,安全返回家中。

对师父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最后用师父的《洪吟(二)》里的《师徒恩》:“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来表达对我们的师尊感激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