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摆脱警车追堵

【明慧网2005年11月20日】

  • 正念摆脱警车追堵

  • 正念清除魔头恶像

  • 正念摆脱警车追堵

    农历新年人们走亲访友,大法弟子利用各种形式(电话、贺年卡、红包、春联、标语、电视、横幅等)讲真象是个非常好的机缘。

    2004年腊月初二,我和母亲决定开车出去加大力度讲真象,重点是标语。所有通往县城的重要路口,我都用漆或墨汁或不干胶等喷或写了大量标语。其主要内容是“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电视栽赃法轮功”等。

    有一次,我们写标语时被恶人追堵,可能是我太执著做事心太强造成的。那天,天刚黑下来,母亲发正念,我拿起喷漆在公路旁的电线杆、树上喷写标语,虽然路上行人车灯闪烁,但我想的是助师正法救人,没有丝毫怕心。大约每隔一百米左右,我们就停车喷写。30多里路过去了,我们全身充满了力量。

    就在这时,路口处一警车停在路边,我们当时认为可能是车坏了停在路边修理,超过他们后我们继续喷写,回头看那车灯一亮一灭,母亲说:“那车可疑,随我们停停走走。”我当时头脑一热,非要写这最后一个,这时那警车的灯一下全亮了,正照着我,我撒腿跑上车。

    后面那车一下就追了过来,我有些心慌意乱,打算开车到前面村庄里甩掉它,前面是土路,高低不平,警车跑不快。由于不太熟悉路,我们進了一条死胡同,这时我们放下怕心,开车回到正街,本想绕出去,结果刚走不远,后面那车急急追过来,我告诉母亲:“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于是我们在田地的土道上赛起车来,那车总是见到我们时灭灯,看不见时乱照,到了一所砖窑处,有条小路,我觉得好象能摆脱恶警,于是我们使劲开车上坡,最后还是开动了三马,声音一响,警车的灯马上照了过来,我们顺着砖道开,很快甩掉了警车上了大路。

    为了避开后面的警车再追上来,我们在岔路口進了一条死胡同,停下车来。这时那辆警车连同另外二三辆警车在路口处来回巡逻,车灯一闪一灭,当时大约晚上九点多,正是我县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的时间,我们静下心来,请师尊加持,彻底清除迫害我们的一切邪恶因素,让路口的恶人开车走。

    二十分钟后,警车开走了。我们开车上了大路,驶向前面的小村庄,刚要驶出村口,就见到两个恶警守在那里,我心生一念:别理他,我一定能过去。就这样,我们闯过了最后一道旧势力的防线,安全回了家。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这真是师尊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啊!


    正念清除魔头恶像

    我们开车赶集常经过一个大魔头恶像处,那里恐怖的场对周围危害很大,人们极其厌恶,几年来大法弟子清除过几次,但都未彻底清除,画像仍存。

    我和母亲决定把它完全清除。

    2003年腊月一天傍晚,我们去买油漆、墨汁,问了好几家店铺都没有,在首恶画像下经过了几次,看到地上有些废报纸,当时我灵机一动,心想:“用破报纸浸满墨汁清除大魔头恶像。”此念一出,我们就在离拾报纸不远的地方买到了墨汁。

    大魔头恶像旁边的路灯雪亮,当时晚上7点左右,机动车不断经过。当时母亲发正念,我鼓足正念抓住报纸,用尽全身力气投向恶像结果正投在大魔头恶像胸部。这时车辆在眼前不断穿过,母亲有些怕心,“以后再说吧,别强为。”我说“没事”,又连投两次,稍定心神,我再次鼓足正念,又投两次,结果一次落在脖颈处,一次落在大魔头像的脸部下颌处。后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我不情愿的走了,这是第一次。

    过了一星期左右,一个大雾天的早晨,我灵机一动,何不借着大雾天彻底清除画像,于是我和母亲准备好墨汁和一根一头包满线团的长竹竿上路了。一路上虽有许多警车,但我们没有丝毫怕心,坚定正念,一定要清除干净恶首画像。

    江魔恶像下停了一辆大货车,于是我们在附近先发正念:“让货车开走。”15分钟后,大卡车开走了。

    我和母亲生出欢喜心,结果没等我们到达恶像下面,突然两辆摩托车停在了那里,于是我们在离他们10多米远处又发起了正念。20分钟过去了,他们还没走。我们继续发正念,请师尊和护法神帮助,并且对骑摩托车人背后的生命劝善洪法,这时我用天目看到(肉眼睁着)有许多生命流下了眼泪,表现在人世间是那两个人走了。

    对面路口有个人好象在站着等什么,车多起来了,这时母亲也不再害怕,我俩一心想的是救度世人,那时我的感觉是人神合一、一片空白,周身发热,能量场极强。我用力拿起“除魔神竹竿”浸满墨汁,沉着的将恶像铲除。

    这时云开雾散,对面那个人死盯着我们,惊呆了。行人车辆不断。在另外空间则是轰轰烈烈的一场人神大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