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的情是锁住修炼人的铁链


【明慧网2005年11月20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黄晓敏,曾经是一名游泳运动员,并且在奥运会、亚运会及多次世界大赛上获得过奖牌。可是,长年强化训练的结果使风湿、心律不齐等等各种伤病在我身上反映出来,我曾经去过多家有名的医院,然而,所有的名医名药对我的伤病都无能为力,风湿病已经折磨得我膝盖以下没有了反应(麻木),我很清楚以后会面临瘫痪的危险。身体的痛苦难以言表。无奈之下,我只好在23岁那年早早的退出竞技场。

也就在那个时候,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开始尝试着修炼法轮功。刚刚炼了一个星期左右,在一次炼功炼到“腹前抱轮”时,突然从我的手心冒出一股凉气。我当时非常吃惊,因为当时在中国有很多假气功,我从来没有信过,这一次我真的相信了气功祛病健身的神奇。从那以后,在我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所有的伤病全部消失。是法轮大法使我从生不如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尽管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但是,我还是不只一次的发自内心的呼喊:师父,谢谢您!

现在,借这个机会,我想讲一下在修炼当中我是如何一步步去掉怕心的。

由于工作的忙碌加上自己的不精進,使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直到去年春天,我才和韩国当地的同修们联系上,并开始真正的用自己的行动证实着大法。可是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对我心性上的考验也随之而来了。

那是在参加完去年的“7•20”大游行后,这也是我第一次正式参加大法活动。当时,新唐人、大纪元两家媒体采访了我,可是,当要报道时,我就产生了怕心,由于对亲人的情一直看得很重,我当时想,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顾虑的,可是,在中国的亲人是不是会遭到邪恶的迫害?放不下的亲情和强烈的怕心干扰着我,使我错过了证实大法的好机会。

特别是在奥运会期间,大纪元要采访我,在各种因素的干扰下最终也没有成功,可是在这期间,其它地区的大纪元记者报道了我的情况,介绍了我的过去,并把我修炼法轮功的消息也报道了出来,这使我很有想法。

就在这时,韩国当地的一位同修及时的跟我進行了交流,在电话中,他跟我讲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是我没有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他的第一句话就强烈的震撼了我,同修们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向内找,我做到了吗?我知道,同修们的经济都比较困难,方方面面的讲真象工作都需要付出,而这位同修为了我能够认识上来,连续用手机跟我交流了30多分钟。

同修的正念和慈悲打动了我,也使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我悟到了师父讲的法,我左右不了他们的命运,包括家人,你说你把家里安顿好了你再去修炼,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现在大法遭受迫害,你不站出来为大法说话,只知道从大法中索取,那还配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吗?我为我的行为感到脸红,本来自己走出来证实法就比较晚,如不抓紧时间抓住机会,怎么能行呢?

《九评》发表以后,我在退党网站上发表了“退党声明”,尽管中共对真实的新闻封锁得很厉害,可我的退党声明发表以后,很快就在中国大陆传开了,我的亲人到南方出差,就有人问起关于我退党的事,还有一位体育界的知名人士透露:说我修炼法轮功的事情和我发表退党声明的事情在整个游泳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我发表退党声明不久,中共就派人找我的亲人谈话,了解我的情况,并说这件事情对我亲人的职称审批可能要造成一定的影响,还威胁:共产党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同修们知道这事后,一直关心着我,经常问我家人的情况,并且不断跟我交流作为大法弟子,遇到邪恶干扰应该如何做,可是,由于对亲情的执著放不下,担心家人遭到邪恶的迫害,这一次我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及时把邪恶给予曝光。

后来邪恶对我家人的威胁就更厉害了,他们扬言:我再也别想回中国了,我妈妈也永远别想出国来探亲了。并强调,国安部门正在调查我。在这之后,我寄到中国去的包裹竟然被人打开过,很明显,邪恶已经在密切的监视我了,而这种私拆信件的卑鄙行为也只有中共恶党之流能干得出来。

这一次邪恶对我家人的骚扰更深刻的触及到我对亲情的执著和我的那颗怕心,同修们跟我几次的交流,使我下定了决心,我不能再被亲情左右下去了,我要对邪恶曝光,因为邪恶最怕曝光。相反,放不下的情和一切执著都是在放纵邪恶。同时我也悟到,我以前在常人中取得了那么多的荣誉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我要把我获得的一切荣誉都用来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有幸参加了今年的美国曼哈顿国际法会,听了同修们的交流,看到了全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的表现,使我找到了自身修炼过程中的差距,同时,我悟到了,情以及从情中派生出的各种执著心,象一条条锁住修炼人的铁链,只有摆脱情的束缚,才能升华上来。

(2005年韩国釜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