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学法是保持正念的唯一保证

【明慧网2005年11月20日】1999年7.20以后,中共恶党对大法学员疯狂迫害,大法学员们失去了在户外炼功的修炼环境。在这种情况下,家庭成为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做真象资料,每天做好三件事的主要场所。

有些同修由于未能重视开创和改善家庭修炼环境,在怕心的作用下,在亲情的浸泡中,有的被病魔缠身,有的不敢堂堂正正修炼,有的至今没有走出来证实大法,有的甚至放弃了修炼,令人十分痛心。

我自己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走过来的。

2002年年底,我被邪恶的610和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了两个半月以后,又被勒索罚款1万元才出了看守所。出来后,由于我拒绝在单位制订的所谓“不修炼的协议”上签字,又被停止了工作。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和610纷纷往我家打骚扰电话。同时,他们还在市里召开的会议上散布说我是全市职务最高的法轮功政治犯。在这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险恶形势下,我的家庭修炼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差。

在家里,几乎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在抄家时被抄走了,我所珍藏的一本《转法轮》也被老伴藏起来了。我一出门,不修炼的家里人就得“陪着”,有时一个人出去时间稍微长了点,家人就会打手机叫;我在家里炼功,家人不是把腿给我搬下来,就是把胳膊给我压下来。我想跟同修会面都很难找到机会。有时,我好不容易从同修那儿拿到了《明慧周刊》,也不敢在家里堂堂正正的看,生怕家里人发现给毁掉,只能趁家里没人或夜深人静时才敢拿出来看,看完后再赶紧藏起来。一旦被老伴发现,她又哭又闹,简直能吵翻天。两个儿子也和老伴一起反对我炼功,阻止我的理由就是“政府不让炼就别炼,免得再对你加重迫害,如果你再被抓走,这个家可怎么办呀!”

面对这种情况,我的人心也浮动起来了,心想:我原来在一家外企任职的时候多风光呀,出门有车坐,说话有人听,每月工资好几千,现在为炼功连工作都丢掉了;师父怎么也不管我呢?我炼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开天目,连光也看不见……这时我的思想真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在这种强大的思想业力的作用下,我对大法也不学了,对师父也不信了,对修炼也怀疑起来了。

但是,我毕竟是96年得法后曾经是比较精進的老学员,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严重干扰。一天深夜,我双盘着腿炼起了静功,脑海中浮现起对往事的回忆:修炼这么多年来,我又抽烟又喝酒,还经常和恶党的官僚们在一起请客吃饭搞应酬。不把自己当炼功人看待,有时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常人。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转法轮》)可是,我没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能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吗?回答是否定的。师父管的是真正修炼的人呀!

在狱中,虽然我坚守着道德底线,没有出卖同修,保护了资料点,避免了给大法造成一次重大损害。但是,邪恶因素控制恶人对我的迫害那不是钻了我的执著的空子吗?我怎么能因此产生而对师父不敬的想法呢?我怀念过去的“风光”,感到“今不如昔”,那不是名利心没去吗?抱着这么多肮脏的东西舍不得丢掉,能修成吗?想到这里,我感到自己很危险了,再不猛醒就要掉下去了。

就在这时,一位年轻的同修给我送来了电子版的《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还诚挚的不厌其烦的给我讲修炼中的故事,千方百计的给我递送《明慧周刊》,启迪我已经迷失了的心智。我悟到这是师父慈悲我,不忍心看到我被毁掉,安排同修们来救我了。

我一下子振作起来了,决定从新回到修炼中,跟上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很快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从同修那里把《转法轮》请回家去,坐在床上盘腿认真地拜读起来。

老伴看见了,和两个儿子一起过来干涉。我对他们说:“修炼法轮功是我的信仰,谁也剥夺不了我的信仰。修‘真、善、忍’没有错,是江××和共产邪党错了,历史会证明这一点。我是家里的一个成员,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是我们师父安排的修炼方法,谁也不能不让我炼。”一番话说得老伴和儿子面面相觑。

从此以后,我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发正念,给亲友、同学、邻居讲真象,再也不躲躲藏藏了。后来,我还去原来工作过的单位讲真象,向警察、法官、610办公室的人员讲真象。老伴常常为我捏着一把汗,我把《洪吟(二)》中的《怕啥》念给她听,她虽然似懂非懂,似信非信,但也再不说什么了。

就这样,我的家庭修炼环境从根本上得到了改善。只要修炼人有正信的一念,几句话就把环境正过来了。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

我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希望对未能改善家庭修炼环境的同修们能有所启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