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平安台劳教所酷刑种种(二)(图)


【明慧网2005年11月21日】平安台劳教所自99年7.20以来,是甘肃省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主要场所之一,先后关押了几百名大法弟子,许多恶警,吸毒人员用尽了各式各样惨无人道的迫害方式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正信,这其中包括:长期剥夺睡眠、加重劳动任务、长期的精神折磨,各种各样的酷刑及殴打,栽赃陷害、造谣、加刑等多种方式。六大队恶警李文辉经常说:哪个法轮功学员不听话,我办法多的是,我在你床铺下塞上几篇经文,就可以让你延期半年,一绳子捆下去吊十分钟,就让你生不如死。

9. “蹲姿铐”:双手朝后铐住,挂在墙或高低床的某处,受刑者站不起也蹲不下,腰腿手臂酸痛。

10. “踢小腿,穿心脚”:

①用力踢小腿外侧,致使受刑者走路困难。

②受刑者蹲或坐,施刑者猛踹受刑者心口处,致使受刑者呼吸困难,两眼发黑,嗓子发甜,呕吐,心口青紫。

11. “吊床”:双手背铐于床头,两脚拉直绑或铐在另一张床的床头,身体离地。施刑者用脚踹床,使距离逐渐加大,使受刑者全身筋、骨节被拉开,痛不欲生(手腕、脚腕溃烂)数月后仍手脚麻木。

12. “撑吊”:两手伸平分别吊在身体两侧的床上或大字形连续10天,除吃饭一天一次上厕所放下来,受刑者10天不让闭眼,身体直立。放下来后,浑身酸痛,两眼青肿,看不清东西,甚至出现幻觉。

13. “跨板凳”:大法学员两脚间放2个或3个小凳子长时间站立,双腿筋肌肉酸痛。

14. “筷子钻手”:大法学员两手指间夹一根筷子,一人捏紧两指,一人用双掌转动筷子。指间肉烂,再换两指间,受刑者痛彻心肺。下来后双手手指溃烂,疼痛不能抓物。溃烂处长好后,麻木感几个月后才能恢复。

15. “撞头”:两人抓住大法学员两臂,用力往墙上撞。受刑者眼冒金星,头痛欲裂,头顶青肿,还会出现耳鸣,一个星期才慢慢恢复。

16. “堵嘴暴打”:将大法学员双手反绑于背后,嘴里用臭袜子堵住,然后任意殴打,受刑者全身青肿。

平安台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的手段还有:“长期剥夺睡眠”,每天只让睡两个多小时,白天照常出工,连续1~2个月繁重的劳动,睡眠极少,时间有长,大法学员身心极度煎熬;“军姿体罚”,不让出工练走、跑、正步及分解动作。有时一个踢脚动作站很长时间不让动,然后再换另一条腿,每天训练6~7个小时。动作不规范,施刑者任意辱骂,大法弟子往往双腿酸痛;所谓的“全组开会帮教”,名为帮教实为人格侮辱,大多数吸毒人员在队长的授意下,对大法弟子进行辱骂;所谓的“全队上教育课”,实则是队长们对大法师父及学员的肆意侮辱,并散布谎言挑起吸毒人员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平安台劳教所恶警用尽了各式各样惨无人道的迫害方式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马跃芬刚入所,便被恶警徐万军、连进财指使恶人马成林等几人把马跃芬的腿打骨折,在未治疗的情况下逼其出工劳动一个星期。后见马跃芬的腿越来越肿才送劳教医院治疗。后来马跃芬的家人来探视时见此情况就对徐、连他们说:“如果马跃芬的腿是你们打断的,我就跟你们没完”。连进财害怕马跃芬家人告状,找他声称“是上边指示干的,你出去了可千万别告我,我也是拖家带口的。”马跃芬说:“你们谁也脱不了干系,干了坏事一定会遭报应的。”

连进财在担任三大队二中队中队长期间,曾迫害过许多名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卑鄙。连的妻子胡某某在担任女队中队长期间,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学员侯有芳殴打致死后,谎称侯有芳是逃跑时摔死的。当时有几名老乡看到打侯有芳的场面。平安台管理科就花了几百元钱买通了这几名老乡作伪证说是摔死的。后来我们队在地里干活时,听女队一名知情人谈及此事,才知事情的真象。后来胡某某被撤去中队长的职务。

由于法轮功真象逐渐的被社会各界所了解,法轮功学员被转入六大队后,恶警们的迫害便由公开转入秘密,他们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逐渐转入精神的迫害,但是气急败坏时也会撕去伪善的面孔,暴露出邪恶的本来面目,背地里指使吸毒人员殴打法轮功学员,有时把法轮功学员弄到单间里,用铐子吊起来,折磨一阵子,再放下来。被折磨了几天的法轮功学员,身体、精神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且连渴带饿,恶警着时装作一副十分同情的样子,施以小恩小惠,比如:让吸毒人员给被折磨的学员揉揉胳膊,或端来一碗煮好的方便面等欺骗,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学员就被伪善蒙蔽,违心的妥协。

六大队教导员徐万军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网上被曝光,不以为诫,反以为荣,经常以上“教育课”为名,散布谎言,公开挑起吸毒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六大队副大队长王某某(又称王大炮)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不法人员认为“有功”,由普通队长提升为副大队长,从升职之日起,他便把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升迁的手段,经常辱骂法轮功学员,曾多次迫害原四大队、现六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六大队指导员韩喜明,曾经参与迫害原三大队二中队的学员,多次公开辱骂、迫害法轮功学员。六大队李文辉主管迫害法轮功,经常说:哪个法轮功学员不听话,我办法多的是,我在你床铺下塞上几篇经文,就可以让你延期半年,一绳子捆下去吊十分钟,就让你生不如死。法轮功学员白贵祥因坚持信仰,遭到李文辉让开所谓的“班组会”侮辱。

法轮功学员司永前被管教和互监用手铐把两手铐在两边的床上吊成“大”字形,连续十几天,放开后,双眼清肿,看不清东西,并出现幻觉。互监马成祖经常在众人面前辱骂司永前,动不动就是拳打脚踢,司永前总是报以一笑,后来就连吸毒劳教人员都说:“这个人太善良了!”大法弟子陈刚连续4个月被折磨每天只让睡2个小时的觉,白天照常上工,回来后坐在屋角不让动地方。

劳教所管理科来队里调查有无牢头狱霸的现象,有无队长打骂学员的现象,大法弟子王淑坤在调查表上写道:这些现象经常有。结果被队长罚走“正步跑步、立正”,每天6、7个小时,持续一个多月,原来劳教所管理科和队长们完全是“蛇鼠一窝”。

所有大法弟子在非法劳教期间,行动上没有自由,就连上厕所也必须跟互监打招呼,班组长、司防员在队长的支使下任意打骂大法弟子。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经常被敌视,大法弟子如果讲真话,队长就会让互监司防员把大法弟子弄到审讯室折磨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