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劳教所特教队的卑劣行径

【明慧网2005年11月21日】自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邯郸市劳教所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被评为所谓“文明执法单位”。市司法局局长郭志强曾在劳教大楼竣工典礼大会上说:邯郸市劳教所涌现出一批由高飞为代表的“转化队伍”,完成了上级要求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任务,争得了荣誉,得到上级的“好评”,被司法部授予“全国文明执法单位”河北省唯一一家。

下面就看看它们“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文明”手段——欺骗和暴力。以高飞为代表的恶警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唆使下,公然违背国家宪法,破坏人民信仰自由的权利,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奖励,竟丧心病狂、肆无忌惮的使用最下流、最卑鄙的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与修炼

第一招、谎言欺骗

劳教所为完成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任务,专门成立了一个“特教队”,也就是特殊方法教育的部门。恶警高飞一贯宣扬“军队就是杀人的,警察就是打人的”,进一步应验了共产邪党的红色恐怖统治。这些邪恶之徒为了达到江氏流氓集团的目标要求,首先用暴力是很难征服这些信仰、修炼法轮功学员的,以高飞为代表的恶警就想出了一套谎言欺骗的办法,当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就单独关闭起来,恶警们就拿着法轮大法的书嬉皮笑脸的到单间胡言乱语。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一眼就识破了它们的谎言,恶警们看第一招不灵,就露出了狰狞面目。在所长张修平、副所长魏永生、政委程印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讨好它的主子往上爬,达到所谓100%转化率,竟纵容下属执法犯法,施以残酷手段。

第二招、暴、恶、狂

特教队恶警在使用暴力时还谎称是为了你们好,为了你们提高,是你们师父让我们来“棒喝”你们的。“重锤”之下你们才能提高悟性等。它们用这种谎言掩盖自己为名为利而施暴、行恶、发狂的违法犯罪行为。据我们了解到的特教队的施暴发狂程度与国民党渣滓洞有过之而无不及。如04年恶警王志明一脚将弱小的法轮功学员常俊凯踢倒,撞在院内的大树上,眼眉骨一寸多长的大口子,鲜血瞬间流满脸。8月法轮功学员赵申兴因不答理王志明,而被其打的皮开肉绽,全身青紫。第二天恶警高飞又非法审赵申兴,赵申兴还是没回答。高恼羞成怒,电棍、胶棒大打出手,又命犯人拳打脚踢,赵申兴很快鼻青脸肿,两眼合缝,一星期左右,被它们折磨得精神失常,经检查为精神分裂症,因此而保外就医。

2005年5月9日因法轮功学员暴继革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姚建明、王志明为首的恶警把暴继革的两手分别铐在高层床头上,象耶稣那样双手伸开吊起来,而后李海明、邢延生等用多根电棍电暴继革的脖子、脸、腋窝等处,同时还用橡胶棒乱打,致使老实忠厚的暴继革右手半年多不能拿东西干活。到7月初,因黄运章与暴继革说了几句话,就被恶警邢延生打了几个耳光,并说暴继革坚信法轮功是黄运章的过。

法轮功学员王志武遭迫害被劳教,转到特教队后,恶警们谎言欺骗未成,就使用第二招暴力强制所谓的“转化”,将王的双手铐在高层床头直挺站立,连续数天不让睡觉。腿站肿了,并大口吐血才放下来,然后电棍电,同时用诬蔑法轮大法的纸条粘满王志武全身。更严重的是恶警邢延生竟敢污辱大法师父的照片,并唆使犯人打掉了王志武的三颗门牙,还让王志武头向下倒栽葱用鼻子吸烟,用墨水在脸上画画,头戴塑料盆,腋窝夹棍子,身上围破布在院子里转了数圈。

今年7月15日又把王志武非法关禁闭5天,此时恶警、邪悟者10多人轮流灌输邪恶的观点,并不让王志武合眼,致使王志武在朦胧中写了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这就是邯郸市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方法与手段。

9月6日因王志武被子没叠好,被恶警刘朝勃拳打脚踢打倒后拽起再打,打的王满嘴吐血,这就是特教队的特殊教育方法。

9月12日,王志武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遭恶警姚建明、邢延生、张文山疯狂的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胶棒打,打得王满地打滚,后又罚站,不让吃饭,画地为牢不让出圈。

9月16日吃饭回来的路上,邢延生向王志武说:“我敢下地狱,你敢不敢下?”王说:“你下吧,我不下。”邢大怒,劈头盖脸打王一顿。

10月10日下午,王志明说:“你吃共产党的,还不听共产党的话。”王志武说:“你能代表共产党吗?”恶警王志明勃然大怒,对王志武大打出手,打倒拽起再打,顿时脸被打肿。恶警王志明打人已达到疯狂成性的地步,磁县的赵志关因坚信法轮大法好,王志明做工作赵不听,王就大打出手,用尽了吃奶的劲,一拳下去,赵的左脸上部黑紫了两个多月,王的左手也痛了很多天。

窦平均是沙河市法轮功弟子,曾向国家捐款一万五千元支援抗洪救灾,就这样的好人因坚信法轮大法而被劳教,在邯郸劳教所内因继续坚信大法,被恶警刘朝勃、邢延生二人一边电棍电,一边打脸,并恐吓说:“不转化,把你打死就埋在这里。”

8月16日劳教所搞思想摸底,无记名答诽谤法轮大法与师父的卷子。邱县的程文东没有按邪恶的要求答,恶警高金利查到后,在院内对着四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就大打出手,打倒后拽起再打,并叫喊:“给我跪下。”而后再打,直到他累了才罢休。8月31日程文东不愿看给法轮功造谣的电视,说头晕,当场被恶警王志明打了一个耳光,说:”就是死了也得看。”看完电视后又把程文东叫到办公室,用五个其他犯人把程文东摁到后,王志明用电棍电,橡胶棒打,身后、胸前到处是青紫块。

8月15日,恶警邢延生把法轮功学员顾大平叫到办公室问道:“你写的悔过书是真心的,还是假心写的?”顾大平说:“不逼迫我是不会写的。”邢听后大怒,就用电棍电顾大平,让顾承认是真心写的。如此流氓行为。

9月23日,恶警张文山叫法轮功学员李官起抄“作业”。李说我头晕不能抄写,张随叫几个犯人先打了几个耳光,而后把李摁到,恶警王志明、李海明等拳打脚踢,打的李头晕好几天,胳膊疼的一个月抬不起来。

10月6日,法轮功学员张清朝、黄运章闲谈,被恶警姚建明发现,姚问你们说什么呢?因黄运章已声明自己的所谓“四书”作废,姚大怒,随打了黄几耳光,踹了两脚,并让两人面壁罚站,张被罚站了六个多小时,黄运章被罚站了二天一夜。到了10月8日上班,恶警李海明又把黄运章叫到办公室,拳打脚踢,打的黄鼻子出了血,李沾了满手血还在打,并说:“允许你们犯罪,就不允许干警犯错误?”等。姚在开会时曾说:“虽说打了你两下,但都是为你好,为了国家好,你们不清醒,有叫你们清醒的办法,劳教所就是暴力专政机构,电棒、橡胶棒给谁准备的?就是给你们准备的。”恶警高飞在04年上侮蔑大法的课时说:“你们知道军队是干什么的?军队就是杀人的,警察就是打人的,不转化行不行,你们试试。”

9月12日从唐山转来6名法轮功学员,10月10日从高阳转来6名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

10月10日从高阳转来的李联东学员在清华大学保卫科工作。恶警找李谈话说:“你看现在炼功的不多了吧。”联东说我知道一点都不少,只是别的地市警察都不管了,就你们这管,因此河北省都转到你们这来了,李海明听着不顺耳,上去就打了李联东两耳光,李联东说:“打人犯法!”李气急败坏的叫打手们把电棒、橡胶棒拿来,和恶警王志明及刑事犯人一起连电带打,使其晕倒在地才罢手,李联东几个小时后才能起来。

10月26日,恶警高金利中午喝酒后,就向法轮功学员王忠(50多岁)发酒疯,拿着皮鞋朝王忠脸上头上乱打,王忠的头被打晕后,躺在地上才住手。这些恶警已经没有了人性,失去了善念,就象奴隶主随便打骂奴隶一样惨无人道。

邯郸市劳教所象这样践踏人权、侮辱人格、知法犯法的例子举不胜举。可是却被河北省劳教局树立为“转化”法轮功学员先进单位,因此江氏流氓集团才拨钱盖了大楼。这就是江泽民培养流氓帮派,这就是江氏集团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反过来残害人民的大楼。江氏流氓集团不但奖励盖大楼,而且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还赏800元奖金。因此而纵容了这些恶警丧心病狂的、不择手段的“转化”法轮功学员,攻击“真、善、忍”天法。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切都报!奉劝这些没有头脑的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恶警们,回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