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从学法开始


【明慧网2005年11月22日】99年7.20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的邪恶迫害开始了,当时,单位的党委书记到我家,让我写决裂书,我不愿意写,他们说:“这是上面压下来的任务你写了,我们也好交个差,你在家愿意炼就炼吧,就是个形式,不影响你,也帮了我。”由于在法理上认识不清,就想,我们修炼人要为别人着想,只要我心没有改变,虽然不情愿,还是给他写了,但是心里就象堵块石头。

快到农历新年时,单位的党委书记又找我了,说:“现在上访的人很多,你能不能保证不去上访。”由于对那份决裂书的事,我一直感觉自己没有做到真,所以这次我坚定的说:“上访是公民的权利,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保证。”他看我坚定的样子就说:“那就有可能24小时监控你。”我没有理他,心里想:我不放弃修炼,你们采取什么办法也改变不了我。

由于当时用人心看问题,没有善心的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旧势力钻空子,他们就真的安排人每天住我家,给我施加压力,让我说不炼。家里人受不了这样的事,也害怕了,求我写“保证书”,并且给我压力。

由于我还有各种人心和执著,那几天很痛苦,有形无形的压力使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背一遍《苦其心志》都要个把小时啊。当我背到“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时,我一横心,修炼人不能怕苦,一定不写保证了,尽管他们如何的形容监狱如地狱一般,但是我想:大法把我救度,我如果脱离大法,那就要進真正的地狱了,相比之下人世间的监狱算什么。

我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于是他们就把我送進了洗脑班。在那邪恶的环境里有个邪恶的规定,每天必须按白天的上课的内容写体会,还看诽谤大法的小册子,恶人还伪善的问寒问暖,很多人在这种环境下痛哭流涕的就写了“转化书”。

我当晚梦见一只大黑牛瞪着大眼恶狠狠的向我冲来,但是我在栅栏里面没有碰到我,我惊醒后悟到有师在有法在不要怕,只要坚信大法再大的凶险也会有惊无险。《洪吟》中说:“正法传,难上加难。万魔拦,险中有险。”

于是我就写了法轮功只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只是想让政府了解真正的法轮功真象,我们被关在这里,不是我们不要家不要工作,而是我们的这些权利被无理的剥夺了,等等。我把材料交给我的陪同人,她吓得不得了,说:“你这样写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我说:“我说的都是事实啊。”就这样我回不了家。

就在这时,我婆婆受不了惊吓一病不起,病情危重,恶人又以此攻击大法,说是法轮功害的。我感觉大脑被邪恶死死的箍着,思维也困难,由于执著的人心太多,我的正念不足,也认为是因为自己修炼,害得那么多人为我受苦,认为修炼人要放下一切为别人着想,不能自私,于是也顺水推舟的妥协了。而且还配合邪恶上了电视,给大法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在邪悟的两年里,我一直很消沉,认为自己已经被大法淘汰了,最后就是形神全灭,都认了,把自己完全混同于常人了,与人勾心斗角,小肚鸡肠。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有往日的轻松感觉,不是这难受就是那难受,自己知道身体从骨头到外表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在这种自暴自弃中我天天的混日子,但是有一次做梦要想看书学法,但怕被人发现把书东躲西藏的。那段时间很胆小,怕黑怕鬼,甚至白天一个人在家都害怕有鬼,什么原因呢?我现在知道了,一定是我没有发正念,邪恶烂鬼在我的空间场里躲藏。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师父写的经文:“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我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回想这几年我都干了什么呢?于是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往起爬。

从新开始看《转法轮》时,我总感觉对面楼上的人都在监视,会举报我,看到“法轮功”三个字,我就吓得浑身发抖。由于怕心我每星期最多只有一小时时间学法。后来我知道学法时怕的不是我,我就坚持学习新经文,不断的有了正念,把两年邪悟中落下的经文全部看完了,逐渐的开始学会发正念,这已经是03年底了。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去了怕心,一看书就不想放下,想着能不受干扰的学法那该多么幸福啊,通过学法我全身又充满了活力,在法上我认识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我开始走出来讲真象。当时我还不敢向人透露我还炼法轮功,我内心也很痛苦,这也是我很强的一个怕心。

有一次,我上网進入明慧下载了一些资料给同修,被邪恶追查并且抄了家。把我拘留了,这下我炼法轮功的事就暴露了。

由于我学法能跟上,有了正念,心态也很正,我堂堂正正的给身边的人讲真象,不管是警察、犯人,只要是来到我身边就是和我有缘,我就尽最大努力讲真象。我不断的讲,真真切切的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我的智慧也源源不断的涌出。以前我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多的智慧。

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里,我没有消沉,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要做的就是三件事,在哪做都一样。虽然在那没有书,我就一遍一遍的背法,只要我记住的就背,谁也管不了我的思想,发正念那就更不分时间、地点、场合了,想发就发,虽然身陷邪窝,但大法弟子一个就顶一个用。

我正念强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相信自己可以把邪窝的邪恶灭尽。我干活累了,就把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劳累全部转到恶警身上。我知道那些日子恶警很疲劳。我晚上炼功时,他们就叫喊,我说:“你们不干活都感觉累了,我干了一天的活了不让我炼功放松一下吗?”他们没有说什么就走了。

每天早上吃过饭,号长都要每人背一遍监规,该我背的时候,我说:“我们修炼人不用背那个也是在做好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她说:“做好人还進监狱?肯定是违法了。”我说;“我今天写个保证我马上就可以出去了,你们写个保证能出去吗?我们是不愿意欺骗他们,明明是白的说成黑的那不是人做的事,我们是属于所谓‘良心罪’,全世界也没有这个罪,只有共产党才能做得出来。现在老百姓谁不骂共产党,死心塌地跟共产党的人,将来都要下地狱的。我既然来这里了,我就跟你们多说一些,人要有思想,能明辨是非善恶。”经过天天的讲真象,她们也知道法轮功太冤了,还有几个人跟我背《洪吟》了。

由于我这一次没有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师父的呵护及家人的营救下,我被保出来了。

但出来后,我的怕心又上来了,心想:邪恶这次没有让我写成保证不会罢休的。果然这一错念,十几天后我就被送進洗脑班了,整天都有一群邪悟分子围着我。由于我很快意识到自己有漏,并在法理上认识清醒,没有向邪恶妥协。

但是邪恶也有手段,我回家后就对我進行经济迫害,现在依然在被迫害中,我还没有突破出来。

一路走来,我虽然走过弯路,但我庆幸自己没有趴下,我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在修炼的路上我会一步步走稳。

在此,我奉劝和我一样摔倒过的同修,千万别趴着不动,去怕心真的很难,但只要去掉一丝丝也比不去强,这样积少成多,就会慢慢的起来了。快行动吧,从学法开始,“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以上是个人修炼体会及浅显见解,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