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理”而不是以“人理”处理生活中的矛盾

【明慧网2005年11月23日】最近的一段经历使我对一些法理有了一些认识上的提高,与大家分享。

今年,我在二姨家打工,主要照顾有病的二姨父。说起这位二姨父真不一般。我来之前已换过好多人了,无人能照顾得了他。有一天,二姨的亲外甥女向我推荐这份工作,我推辞不干,她说试试吧,不行就辞职。来到二姨家一切还好,二姨父的病并不象想象中那样重,生活能自理,只是做饭,收拾屋子,给他拿药等。但这二姨父张嘴就骂人。不过他当面倒不骂我。他曾经得过脑血栓、心肌梗塞,所以二姨让我看着他不要抽烟、喝酒、吃肥肉。因他有病,所以智商也就是小孩的样儿,但什么都明白,反应慢点儿。我曾三番五次的找借口不干,但这二姨父还非让我照顾不可,谁也不用,他家人也坚持让我能留下,且什么条件都满足。

我提出如果留下,干好工作之外,我随时可以出门,他们同意了。我只好留下来。我做事有一个原则:只要我做的就要尽力做好,绝不能给大法抹黑,干到哪儿,都要给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面对这样的难题,我想随其自然吧!本来怕做不好,想见好就收,但事与愿违。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绕开、不逃脱、不避开矛盾了,老老实实等着,可能要去我什么心?我以前脾气暴躁、雷厉风行且得理不饶人,一点儿也不让说的人,自己也轻易不出错。

我平时收拾屋子,他就坐那用眼睛看着,耳朵听着,我前脚走,他后脚就去检查,东西差一寸不在原位也不行,眼睛一瞪,气忿的自己挪回原位。有时找起茬来,真是气人,而且无理取闹:自己偷偷把鼻涕抹在门上,等二姨回来,他开门就说:“你看看,这收拾屋子的人,怎么不擦擦,鼻涕抹的哪都是,也不知道谁干的?”说完后,自己偷着乐,回屋坐着去了;自己把门上的开关弄掉了,找不到不出声,等二姨回来告状说:“你瞅瞅这门的开关怎么坏了,谁干的,早上我走时还好好的。”一边说一边装出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我就过去帮二姨找,找到修上了。这回二姨父在自己的床上偷偷的乐,乐得直哆嗦,二姨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些琐碎小事,我常常向二姨告状,要她评理,但二姨总笑笑说:“他不是人,别搭理他。”他却在一旁很得意的笑。从这些事情中,我明白,我应该向内找,可能要去我什么心?找到有一个自尊心。修炼人得忍。理还是该讲的,因为人这层,有人的理呀,你不讲理,我得告诉二姨,让她心里有数,别以为是我错了。

几天来,我突然发现我总在争一个理:人的理,拿着人的理和人去争,甚至还强词夺理,怎么忘记了向内找修自己呢?我是修炼人,不用修炼的佛法来要求自己,行起事来满脑子都是人的理,人的观念,比常人还常人,这哪行啊?什么时候偷梁换柱了,这时才想起我在常人中,特别在无人认识我的地方,我实际上已经在往下掉了,谁要惹着我,碰着我我就不干了。甚至买菜时,还和人家斤斤计较,比常人还过份,这哪是修炼人,简直连常人都不如!

这期间我做了一个梦:自己被人用塑料做的大蛇咬住头,使了半天劲儿,最后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请师父帮助,才解脱出来。出来之后,我气忿的找到那人家里算账。边走边琢磨:我是修炼人不能和人一般见识,得忍,不能报复她,怎么办?但这样的人也不能纵容呀!心里这样想着,進了她家的门。她看见我来了,吓了一大跳,赶紧告诉她身边的人,快去把她丈夫找来。我说:“今天我来要郑重警告你,你太过份了,随意无故戏弄人是绝对行不通的,虽然我是修炼人,不应计较你,我可以放过你,不难为你,但世间有法律,我会告诉派出所来处理你的”这时,我才看见门外边有二十多她的人在外边等着,做好准备打架了。我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醒来后和同修讲,还以为自己了不起。做梦都没忘自己是修炼人。可同修说:“这是告诉你,你老和人讲常人的理。”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及时往深一步想。

可这两天矛盾越来越尖锐,非常不平衡。原因在哪呢?后来发现自己还是陷在人的理中,理直气壮。我应用修炼人的慈悲来对待。虽然心里明白,却转不过弯来。心想:好心不得好报,多管闲事,瞎操心。可又避不开这些矛盾。看见他我就来气,心想不让你喝酒是为你好,你还蛮不讲理,你就喝吧,你喝得犯病也得个教训。直到今天我才醒悟,根本问题是我又拿人的理作为标准了,所以找不出自己的错来咋认错,咋面对这问题呀。其实,这些矛盾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就是一次一次的在告诉我,我是修炼人,时时刻刻应当把真善忍大法装在自己心里,并按照法理去做 。师父在讲法中几次提到过我们有些人听完法回去以后,还是我行我素,谁要碰着他,惹着他就不干了,时间长了也不把自己当修炼人了。我就是这种人,一回到常人中就很少用大法作为衡量标准了,而以人的理为准则了,时间长了就出现前面的情况。

这些年来,每遇到矛盾时,出现看上去无法解决的矛盾时,总是把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忍气吞声,忍到极限了便强行逃避不干了。这回也想过,实在不行,缓局后回家吧。当我发现基点错了,我就用实际行动改变它。我到二姨夫屋子里很自然的说:“二姨父,昨天是我不好,二姨和你吵架不让你喝酒,我也和二姨一伙,也不同意你喝,还对你态度不好,惹你生气了,我道歉。是我不好,我应该好好说,但我看你不顾自己身体,本来可以多活十年、二十年的,可为了喝点酒,宁可活几个月来气。现在你如果不想用我直接告诉二姨再找一个,我回家,没事的。”他俩都笑了。二姨父看见二姨在给女儿找电褥子说,给他也找一个。我心想:常人都不斤斤计较,我却如此放不下,感到羞愧。

我希望我的这段经历提醒那些在常人中还用人的理、人的观念来衡量处理事情的同修们,人的理直气壮那是人的态度,师父说:“我们做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转法轮》)。我悟到:我们虽然可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但我们不能拿常人的理、人的观念作为衡量自己的标准,处事的准则。踏踏实实按真善忍最高标准修炼才能真正的修炼上去。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