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修好自己


【明慧网2005年11月23日】我的工作是和年轻人打交道,先交朋友,到一定时间,我向他们表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并开始讲真象,把他们请到家看真象材料,这个效果比较好。年轻人都说我正,善良,我也要求他们向亲人讲真象。我体会到修好自己,本身就是在证实大法;修炼人走的正,讲真象的效果就好。

有一位研究生毕业的人,他在社会上办事,看到许多邪党腐败现象,因此对真象接受很快。我多次给他讲真象,他认为我正,真象材料也看了不少。一次他在课堂上,有个学生骂大法,他说你看过《转法轮》吗?学生答“没有”,他说你没看过怎么知道法轮功不好,他告诉那个学生“你借一本看一看第七讲,杀生问题,你就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真是假。”

有一个男青年,平时和我关系很好,2004年3月有一天,他“高兴的”对我讲他们让他入党,我告诉他不能入,下班后,我打电话请他来,给他讲为什么不能入恶党,他明白了,没有入。还有一位女青年,和我常常在一起,听我讲了许多的真象。可能也有人拉她入党,她对我说“死也不入”。我很高兴她做对了。有一次,在出租车上向司机讲真象,司机说:“我一直怀疑灭火器上哪儿取,给人印象灭火器是警察事先带在身上,看来真是演一场戏。”我对他讲真象,他再去讲真象,效果十分好。

由于我比较早走出来讲真象,被不法人员挂了号,门口有人监视,电话被偷听,身份证被没收,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子,不法警察就来抄家。这些我都不怕了,但是到现在应该找找自己有漏之处。我每天看书二个小时以上,天天发至少十次正念,炼功二个半小时,表现上很精進,但实际上还有许多人心没有放下,包括“怕心”还没有去。每当八、九点钟有人用力敲门时,我的心跳得非常厉害,简直六神无主,但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又平静下来,并不感觉怕什么。家门口有人监视也不碍我讲真象,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怕敲门”,丈夫开门早了,我狠狠的抱怨他,“怕心”象幽灵一样,到晚上出来,心里想今天可别来邪恶,实际上求它来。

二是慈悲心不够。有一次晚上九点钟,八个人来我家足足翻了一个小时,什么也抄不出来,却把我劫持了,留下三个人看我,其他人回家睡觉去了,他们三人轮班睡觉。我一句也没有说,本来给我机会向他们讲真象,但我认识到这是个机会,我就不讲,我恨不得让他们马上遭报。我一个小时发一次正念,从晚上十一点发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在早八点,来了一个人,他说:“我给你煮一碗方便面,你一定饿了。”我说饿时过去了。他说:“很对不起你,去抄你们家两次了,为了混饭吃,干这种工作,我常常想偷渡到美国过自由自在的日子,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这时,我才知道这里也有该救的人,再不能那样用人心去想,不是所有警察都是很坏的人,也有许多明白人。师父说“修炼人没有敌人”,我觉得自己修炼得不好,需要继续提高。我讲真象,常常挑人,不认识的少讲,实际上也是怕心作怪。时间如此紧,我还有许多人心,必须勇猛精進才能跟上千万年难得的机会。我要珍惜这个机会,不能给自己的将来留下遗憾。

个人经历和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