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按照师尊的法去做,再大的困难都能过


【明慧网2005年11月23日】修炼十年来,特别是迫害开始以后的这六年里,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我和家人跟随师尊一路上风风雨雨、磕磕绊绊总算走了过来。最让我体悟深刻的是:只要我们按照师尊的法去做,再大的困难都能过;只要我们不偏离法,什么魔难都挡不住我们。今天我就把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体会写出来,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2000年冬季去北京证实大法的经历

自99年4.25迫害开始,我曾经五次去北京证实大法。由于当时自己在法理上不像现在这样明确,只是凭着一颗纯真的心在做着证实法的事。其中有许多过程未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了旧势力的路,好在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没有吃太大的苦。

记得2000年的冬季,我去北京临行前,九岁的儿子含泪说:“妈妈我有些不想让你去。”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你去了,警察会把你抓起来,那样我就失去母爱了。”我耐心的对他说:“妈妈应该去证实大法,因为妈妈是大法弟子,护法责无旁贷,你是大法弟子的儿子,也是师父的小弟子,怎么能拖妈妈的后腿呢?”儿子懂事的点点头。在我去北京七、八天杳无音信后,丈夫有些担心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儿子看在眼里问:“你在担心妈妈吗?你不用牵挂他,妈妈去证实法,师父保护着她呢!”顿时丈夫的牵挂之情烟消云散了,也自觉的做一些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事了。

那次在北京被便衣推到了警车上。由于我们不报姓名,且被抓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不法人员将我们劫持到北京郊区怀柔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路上,一男同修越窗而出,恶警们一阵大乱,把车停下去抓他。当时我们不悟,没有意识到不应该配合邪恶的安排,赶紧脱身,我们都老老实实的坐在车上等,有的还在想这个学员跳车有些偏激。我也在想,他不应该跳车,如果出现安全问题,岂不是破坏法吗?当时这种想法不但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而且还加重了同修的魔难。后来一女同修醒过神来,说他这是掩护大家脱身呀,便喊:“我们快走!”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跳车的同修的脚扭伤了,后来我与他的妻子被关押在一个囚室里,他的妻子告诉我,他家中有一个吃奶的孩子,临行前,丈夫本不愿她前来,后来把孩子放在了父母那里,来到了北京。当时是三九天,而她脚上却穿着布凉鞋,我猜出他们是南方人。

等来到了怀柔看守所,不法人员让同修们一排排得站在院子里编号,我想我们是来证实法的,不是囚犯,干嘛要让他们给编号呢?我又大声喊起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同修们都跟着喊了起来。恶人们一阵大乱,疯了一样扑了过来,把我摁倒在地,嘴里骂道:“这是什么地方呀,你还敢喊,把她押到‘风场’去。”在“风场”,早有几位喊口号的同修被非法关在了这里,其中一位女同修正在挨打,五、六个犯人摁着她,她还在喊。女恶警的大皮鞋把她的眼眶踢成了黑紫色,一恶警气急败坏的说“给我往死里打”,说完气哼哼地走了。我一看,跳车的同修也在这里,他的妻子也在这里,望着这些虽陌生但无比亲切的同修,我心里好感动。

在“风场”的几位女同修被关押在了26号囚室,这间是看守所里条件最差的,暖气不热,而且下水道堵了,房间里都是水。虽然如此,我们六人围坐在一起,谁也不问对方地址及姓名,只是在一起背法,谈体会。有一位四川口音的大姐,虽然不善语言表达,但她对师父对同修的一片赤诚,真令人感动。她可以在恶警的眼皮子底下,顺手把搜身时被搜出来的经文拿回来,而警察却熟视无睹。就是后来在被转送到承德市的滦平县看守所继续迫害时,她也依然能妥善的把师父的经文保管好,使我们在狱中也能看到师父的经文。到了晚上,因天寒,她把我们的脚抱在她的怀里暖着。

后来我们悟到,我们不是犯人,不应该被关在这里,所以当恶警问我们是否要买被褥及一切生活用品时,我们什么都不要。自我们被关入囚室后,我们连水都不喝,更别说吃饭了,那个送饭的犯人一路骂骂咧咧地走到我们囚室,(因其它囚室有的吃,有的不吃,不吃的就要挨骂),当问到我们有吃的没有,我们齐声说:“我们不吃!”那犯人一挑大拇指说:“好!”就拎着饭桶走了,也不骂了。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一个理:如果我们集体都能做好,邪恶因素就无懈可击;如果在一个集体里,有的做得好,有的做不好,邪恶因素就有空可钻,从而加重迫害。所以师尊一再强调我们要整体提高。

由于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囚室不够用了,我们被插到了其它囚室。这里原来有二、三个绝食抗议迫害的同修,后来见大多数同修都吃,少数人在恶警的逼迫下跟着吃了起来。由于我们几个的到来,增加了正的能量场,同修们很快明白了,我们这样做不是宣扬什么“辟谷”,而是我们要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来反迫害。在这正的能量场里,我们没有因为条件的恶劣而感到苦,我们在一起背法,交流心得。

当听到外面有弟子被迫害的声音,我们就大声的背论语或哼唱“普度”,由此来鼓励同修,窒息邪恶。不法人员慌了,这一群恶警像疯了一样扑来,一阵乱打,一阵乱电。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我们原先在26号囚室的东北女同修稳稳的坐在那里,微闭着双目,嘴里不停的背着“论语”,恶警扑向她,我和另一同修起身护着她,被恶警一脚踹在脸上,顿时脸上一个棱一个棱的胀了起来,但我并不觉得疼。

那位东北女同修依然静静的坐在那里,嘴里还在背着法,恶警把电棍放在她的脸上、嘴上来回蹭着,但没有任何反应。恶警奇怪的看了看电棍,又电了一把,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气得他大骂:“这××什么玩意儿,该用的时候用不上。”一边骂一边顺手向铁窗电去,啪啪火花四射,恶警害怕了,灰溜溜的走了。

在师尊的呵护和同修正念正行的鼓舞下,我的心性在法中不断提高。不管被抓去灌食,还是被转送到别的劳教所,我的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后来,我离开了滦平看守所,在这里,我是第一个走出了看守所。回到家乡,我把我的经历讲给大家庭,第二天,就又有几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

2002年4.25期间,我又一次来到了北京,虽再次被抓,但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该离开这里。心到,机会到,一伸手打开门,从恶人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走了出去。

几次证实法,慈悲的师尊利用这一次次的机会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在心灵升华的基础上安排我顺利返回家乡,再一次投入到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洪流之中。

二、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在99年迫害开始以前,只要人们一提起“法轮功”三个字,我就会本能的讲大法怎么怎么好,只要有集体洪法的活动,我都参加。迫害开始后,只要人们当面向我提起大法,我也主动地去告诉他法轮功是好功法,我们的师父是被冤枉的。后来明确提出讲真象,救度众生,我们这才有目地的开始做一些具体的事情。一开始我买了一些红纸,请写字好的同修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等,我们一家人出去贴。后来想到师尊在《转法轮》中说过“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我们自己也写,儿子虽小,但他坚持自己写几张,写的时候很认真。有时我有几天懈怠了,没出去做,他就说:“妈,你写吧,早晨上学的路上我贴。”他经常把被人撕下来的标语重新贴好,把弟子们放在大门外的真象资料放在门里面。后来想到城里弟子多,讲真象的人也多,我们就开始向乡下做。每天吃过晚饭,我和丈夫就上路了,畅行在乡间小路上,一路走,一路贴,电线杆、桥栏杆、有时也在树上贴几张,并对他们说:“你真有福份,好好看着,别让人撕掉。”

有一次,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庄,谁知刚刚有同修来过这里,我们准备到桥那边的小村里去,来到高坡上,我感到灯火那么遥远,身上有些冷,“我们别去了,把剩下的贴到城里吧!”我对丈夫说,“不,应该到远处去,越偏远的地方,真象知道得越少,那里的众生更需要我们。”说完我们就上路了,走到桥上的时候丈夫说,在他的前面有一个象太阳似的大火球,我明白,因为他的念正,师尊在鼓励他呢!就这样,无论刮风下雨,都挡不住我们证实法的脚步。

无论串亲访友,我们都把真象资料带在身上,走到哪讲到哪儿,丈夫不善言谈,可提起大法,他的话却源源不断。在行动上,我们严格要求自己,不放过每一次讲真象的机会。有一次我连着两次买东西,店主都多给我找钱,当我把钱还给她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我们的师父要求我们这样做的。他大声的对屋里的人说:“怪不得江××镇压不下去法轮功,原来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我开了十多年的店了,只见过被人找上门来要钱的,还从没见过往回送钱的呢!”满屋的人都说:“这可真是的,以后别听电视上的了。”

2004年的一天,我突然想起我儿时的小伙伴,他们知道真象了吗?只要我们的念正,师尊会安排好一切。有一天,一位二十年未曾谋面的同学给我打来了电话,他组织了同学聚会。我知道这是师尊安排救他们的机会,到了聚会的场所,我一看已来了二十多人,我抓紧时间给他们讲真象,并把光盘给他们。当时我又想,我们儿时的小乡村太偏僻了,要是能去看看就好了。刚想完,组织者找来几辆车,说是要回乡看看,我的心里一阵激动。来到了阔别二十多年的小乡村,一看那里依然是那么贫穷,乡亲们像过年一样敲锣打鼓的欢迎我们,我知道这是他们在向我求救。由于时间紧,我正在想着怎样把光盘送给他们,这是一位从前的邻居拉着我的手问寒问暖,并拉我到家里来坐坐,在离开时我把光盘留下,他高兴的收下了。做好这一切,我再次感到了师尊的无量慈悲与大法的无比神奇。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天天都能体会到法的神奇,做事也样样顺利,只要想见谁,谁就来到了眼前,就连等车坐车都能遇到有缘人。我心里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我们认真去做,师尊就会给我们安排机会。

去年正月里,我们来到了丈夫的老家,听说他同学的爱人病得很重,是尿毒症,每天只能靠透析来维持生命,我并不认识她,可听说她曾经接触过大法,便觉得自己有责任去救她。于是我们买了东西去看她,当我劝她重回大法时,她当时没什么表示,她爱人赶紧说:“嫂子是一番好意,你好好想想吧。”出于礼貌,她对我点点头。临走时,我对她说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回来后我就把这件事忘了,可没过两天,在一个刮着大风的日子里,她二人风尘仆仆的来了,我很高兴,他们告诉我说:“嫂子,你走后,我真的想炼,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打了会儿坐,可动作全忘了,就只是那样做了一会儿,心里舒服极了,我们去医院做透析,奇怪的是我什么反应都没有,以前一抽血我总是全身抽搐,还伴有呕吐的现象,可这次医生都很惊讶,我想是炼功的原因,所以我们今天来了。”“那就赶紧学吧!”我说。他们在我家留宿了一晚,第二天她告诉我“嫂子,昨晚我做了一个梦,在一个旷野的小草屋里,我在沉睡,屋外人来人往,我想我都睡了三千年了,怎么外面的人也不叫醒我?”我一听说:“妹子,你是来得法的,在迷中你度过了三千年,没遇到大法,现在机会来了,快好好炼吧!”她说:“行,反正我的病也治不好了,也许炼功能炼好呢!”因为她不识字,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及全套的炼功带都送给她,他们二人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后来我记挂着她,但由于当时我百事缠身,自顾不暇,也就没再回去过。今年丈夫清明节回去,把东西都带回来了,因为她去世了。我一阵难过,怪自己没有做好,只能在心中祝福她。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没有把众生得救放在第一位。

最近我不放过一个讲真象的机会,只要来我店买东西的,我都要找机会跟他们谈起法轮功,明白真象后,送他们一个护身符,而在我店里工作的人员都退出了恶党相关组织。我知道自己做得还很不够,在写这篇体会的时候,我感到自己不似从前那么精進了,学法也少了,炼功经常炼不全,求安逸的心也强了,可能一些同修有此感觉,这也许就是师尊讲《越最后越精進》的原因吧!

写到这里,我想提醒同修和我自己,一定要珍惜过去我们所走过的路,我们迈出的每一步都渗透着师尊的心血啊。如果我们到最后都还要师尊用重锤敲我们,我们何颜面对给予我们谆谆教诲的师尊,何颜面对对我们殷殷期盼的众生!最后让我们重温师尊的教诲:“我知道你们明白后会很快跟上来,但是你们要能在这条最伟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弯路、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别拉开层次的距离,才是我与你们以至期盼你们的众生的愿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