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邪悟者应从刘一飞暴死下场中醒悟


【明慧网2005年11月23日】2005年10月上旬,济南犹大刘一飞突然死亡。济南地区邪悟者应从刘一飞暴死一事中警醒了。

刘一飞是济南劳教所里对大法弟子進行洗脑迫害的“犹大黑会”的军师。这个黑会是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崔巍令“犹大”组成的,企图以此从精神到肉体上展开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作恶多端的“犹大”宋晓东是“犹大黑会”头目。刘一飞经常去恶警办公室与崔巍密谈,崔巍也经常按刘一飞的意愿处罚那些所谓“转化不稳定”的法轮功学员。

2000年初,济南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着100多个法轮功学员。大法学员李武堂遭长时期摧残迫害,仍坚定修炼意志,恶警崔巍就授意这个“犹大黑会”夜里把李武堂关在恶警办公室对面的小屋里,七、八个人长时间轮流打,惨叫声传遍整个走廊。2000年7月左右,犹大赵家水、刘一飞任所谓“严管班”班长,与恶警崔巍勾结,变着各种方式,长期对坚修大法的大法弟子李武堂(已被迫害致死)、张兴武、张奎福和段朔南進行精神、肉体摧残,无数次的谩骂、殴打。刘一飞看着大法弟子痛苦的难忍时就发出恶言逼写“三书”。

刘一飞充当恶警的帮凶卖力,被提前放出劳教所后,仍极力配合邪恶势力烧大法书、蛊惑个别法轮功学员。

2005年,乙肝病侵袭刘一飞,越来越重,他害怕了。就在这时,一大法学员给他讲真象,以自己的亲身感受讲自己出狱后,通过学大法认识到自己“转化”是错误的,应如何面对这一事实,弥补对大法犯下的罪过。大法学员长时间的语重心长的开导,刘一飞有所醒悟,表示重新学大法。很快,刘一飞的乙肝病症状消失了,他高兴了。但是,刘一飞此时不是感念师父的慈悲,加紧弥补对大法犯下的罪过,而是慢慢的又与那邪悟的老相识打成一片,并且他竟然把乙肝病很快消失的事例当作他们邪悟者的神奇现象而夸耀,并借此進一步在学员中散布邪毒。就在刘一飞忘乎所以之时,他暴死了。

济南地区走向邪悟的一小部份人,该从此事中警醒了,赶快从行动上、从思想中彻底否定、清除邪魔编造的邪悟,这可是一个根本问题呀!到底是维护大法呢还是破坏大法,你可要想清楚了!无论你以前吃了多少苦,无论你之前在迫害中表现得多好,无论你认为为大法做了多少事,如果基点在于为了证实维护自己的什么、在于就是要传播邪悟、在于主动附和着旧势力的安排在内部起破坏大法的作用,那么只能会一直被魔利用,被邪恶钻空子,到头来就是刘一飞的结局。

听听师父的教诲吧:“为什么在学员中散布那些个干扰学员修炼与证实法的事情呢?你只是自己自心生魔的问题吗?你在干扰大法。这个罪还小吗?如果我李洪志今天不承认你是大法弟子、不承认你是我的学员,你想想还有你了吗?三界都是为这个而造就的,宇宙这个穹体不管它有多大,一切生命都在注视这里,一切生命都必须在这里被承认。所以我劝那些个还不理智的学员:你得理智起来,你得为你的生命负责;由于你的执著心才造成了你被那些个外来的邪恶生命主宰、干扰、控制,使你那么不理智。” “我是在救度众生,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生命毁掉自己,因为我就是为你来的!我着急,我为你着急,时间越来越紧迫。大家看到了,形势的变化也很大。如果这场迫害突然间结束了,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一切都定下来了。”(《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济南地区走向邪悟的一小部份人啊,不要再被旧势力的黑手、烂鬼把你的执著心放大和利用,操控着你干着破坏大法的事了!一定要把握住这最后的机会、吸取教训、赶快走回正路上来。不要辜负你们自己千百年轮回转世为法而来的苦苦等待,不要辜负你们世界中的众生对你的苦苦期盼,不要辜负伟大的师尊对你们的慈悲救度,不要辜负同修们用巨大的付出对你们的帮助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