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三家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5年11月25日】2002年夏天,我在讲真象中被恶人举报。当地公安把我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现已回家。

三年中每天都在邪恶黑窝里痛苦度日。每天超负荷的劳动,吃的是带有霉味的陈化粮,菜里没有油,即使有油也是臭油味。恶警让邪悟者少干活,纪律上宽松,对邪悟者说的谎话,也偏听偏信。对坚定的大法学员却进行各种刁难。

有一段时候邪恶很猖狂。恶警和邪悟者对我说,你今天再不写三书,就不让你睡觉,让你对着墙整天整夜的站着,又说要扣上(手铐)等等的鬼话。自己明知道生死攸关的考验来了,但是没有顶住压力,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有执著,正念不强,怕身体受到残酷的折磨,怕承受不住,怕加期,等等,执著早点回家,这么一想心一动,就不情愿的写了三书。

交了三书,心里不平衡,又开始反思,这时才想起师父的教导“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我很难过,很后悔,难过的是这次关没过好,越想越不是滋味,暗暗的流泪了。这时一连串的往事涌上心头:没学法之前我常年有病,头晕、胃病、乳腺增生等病,学法以后全好了,几年来一片药没吃,师父给我的身体净化了;我天天学法炼功,按着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标准衡量自己,约束自己……。这时我才真的明白了,写三书就是配合邪恶,就是配合旧势力的安排,这是对师尊的不敬,对大法的不敬。师尊为救度众生,历尽万般苦,我却因为有怕心而配合了旧势力,这不是当叛徒吗?经过反思,我又写了严正声明交给了恶警。我说,我在哪里跌到就在哪里爬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学真、善、忍做更好的人,没有错,我要坚修大法心不动。当时恶警啥也没说 。

交了声明我心里平静了。我每天都默念师父经文、背法、发正念,恶警找谈话我就向他们讲真象。

我在马三家黑窝被非法迫害三年,我老伴在家也承受了三年的痛苦。三年中他一个人呆在家里,连个跟他说话的人都没有,很寂寞;家里的活全是他一个人干,很劳累;不会做饭、菜,稀一顿、硬一顿;衣服破了不会缝补。这都是邪恶的迫害。这时我想到许多大法学员的家,特别是年轻的大法学员,夫妻两人都被非法关押的,家里老人没人照顾,孩子小没人管,全家人都在痛苦中承受着。

耳闻目睹

请了解马三家子邪恶黑窝凄凉悲惨的一幕幕。

在马三家,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就被恶警送小号迫害或加期。小号里的大法学员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迫害的刑具有铁飞机、死人床老虎凳等。这几年送小号迫害或加期的不计其数。师父生日那天,大法学员齐声喊“法轮大法好!”凡是喊的都被恶警加期。恶警黄海艳分队的大法学员王秀艳,女,40多岁,本溪市人,2004下半年的一天,因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王晓峰、王淑峥(大队长)刘春杰(男)黄海艳、刘慧等一起要把她送小号,恶警黄海艳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喊,那几个恶警在地上拽着她,肚皮都露出来了;恶警石宇分队的大法学员刘银凤,女,50多岁,丹东市人,2005年2月上旬的一天,因喊法轮大法好加期三个月。

恶警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不择手段,造成许多大法学员严重伤害。石宇分队的赵财华,女,30多岁,朝阳人,因绝食,多次给她灌食,受到残酷的迫害,最后嗓子不能咽东西,吃一口噎一口,她身体瘦的皮包骨,生命垂危,2003的下半年才释放回家;恶警崔纪分队的大法学员陈红在严冬寒风刺骨的夜间,手被铐着被罚在外面站着,她遭受很大的痛苦!

只要有绝食的大法学员,恶警和邪悟者就把她们按倒在地,骑在身上灌食。旧势力操纵恶人用种种恶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学员,真是人格受到侮辱,人身受到严重伤害和虐待,这就是恶党邪灵的丑恶行为。

马三家的恶警做的坏事虽然封闭严密,但常言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封闭得再严密,世人也都知道。刚绑架进马三家的大法学员是没有病的,每个人都经过医院的医生检查,身体有重病的马三家是不留的,可是没有大病的人被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却有许多人出现满身重病的状态,有的生活不能自理,有的生命垂危。从小号出来的大法学员,腰直不起来,走路腿一瘸一拐的,手不能拿东西,有的送进小号后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不知把人弄哪去了。在恶警苏境(所长)的唆使下,所有的恶警和邪悟者坏事干绝了。

邪悟者其实是可悲可怜的

黑窝里的电视中总是在播放那些科痞、文痞、气功痞的胡拼乱凑的歪理邪说,往学员脑子里灌输痞子观点;从外地请来所谓的“专家教授”讲课,用邪党文化迷惑学员。在这种情况下,有学法不深的学员就被转化了,邪悟了,他们再配合邪恶去所谓“转化”别的学员。恶警把她卖了,她还替人家数钱。恶警说大法徒是犯法才关押,邪悟者自己也跟着承认了。有的邪悟者在恶警的诱惑、欺骗下干出了为虎作伥的事。他们的思维全被旧势力控制着,恶警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简直被烂鬼摆弄得规规矩矩的完全不知道有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