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到的和看到的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11月29日】师父在《修改》中这样要求的“原来的大法书,大法弟子可以改过来。用小刀刮掉后,用手写或铅字印上都可以,但是最好是大法弟子来改。”我到过一些地方,见到有些弟子对改字不太重视,有的把部份“的”和“地”改颠倒了;有的因为忙,只改了一部份,至今没有再改;还有的同修把师父的书、经文及大法资料乱扔、乱放,没有包书皮的大法书弄的脏兮兮的甚至缺了页。希望有此类问题的同修多学法,修好自己,重视这些严肃的问题。

近来我从远处一个不识字老同修那里拿来大法书、经文帮他改字,可是书被另一位同修改的乱七八糟。《转法轮》这部伟大的佛法中,竟没有一个字改端正了,全都歪斜着,有的改过后没有盖住原来的字,有的盖住了旁边的字,还有书中凡是“炼”字都改成了“练”字,完全没有理解师父经文《修改》中的涵义。我用小刀刮字修改难度很大,费时费力,我又负责着大法资料及一些很重要的大法工作,使我的时间非常紧迫。我就把部份大法资料的工作转给了另一位同修,这位同修的工作也是超负荷的,非常多,然而同修很乐意的就接收了我的工作,并安慰我不要形成执著。随即我开始反思为什么这本大法书让我遇到,修改?记得那天这位老同修见到我时第一句话就说:“我可把你给盼来了。”老人兴奋的眼里似乎还含着泪花,语气中带着极大的期望与信任。当时我还很诧异:老人的儿女都是修炼人,而且周围还有几位同修,见到我为何如此?现在我悟到师父是让我在这个问题上加大忍耐力和容纳量,提高心性的。所以在改字的这个问题上我一定要认真负责,把心溶入到大法中去。以前由于我人的一面太强被邪灵钻了空子,瞬间腰背部沉重,身体拘紧像被罩在一个闷圈里。现在我认识到,时间紧迫,决不允许邪恶因素干扰、迫害我,在一次学法和强大的发正念中,被干扰的状态就彻底消失了。

下面谈谈在改字的问题上我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得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象。”师父在《北京国际交流法会》中讲到;“这本书,这个大法是我来传,我就要正一切不正的,法中包含着无数层的各个境界的佛、道、神的法理,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这本书,不要随随便便扔、随随便便放。”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有许多因素都有问题,旧势力在近代破坏中国文化,给我传法留下一个烂摊子。方方面面破坏的因素太多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要纠正”,“而汉字的音和它的字形如果它与宇宙是有连带关系的,那大家想想,它对于人类、对在这一层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证实法、甚至对正法会起到什么样的干扰作用?也就是说,旧势力是用这些因素在钻正法的空子。”

这部伟大的宇宙佛法,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自己动手改字,这里面溶入着师父对大法弟子的无限慈悲和信任。那么大家想一想,大法书中每个字都对应着无数无量的大穹,无数的佛、道、神,每个字都是师父法身的形象,我们如果把字改的歪歪斜斜的,如何谈敬师、敬法呢?

从另一方面说,师父传法是在旧势力把中国五千年文化即将破坏殆尽的烂摊子上开始的。“的”、“地”、“进”……这些需要改的字句象水一样弥漫在宇宙一切物质之中,起着变异、败坏的作用,就象今天的人类,表面看还是那张人皮,实际上人的微观中发生了变质,如“進”字应是走向好的地方,而“进”就是走向井里了。通过我们的手把变异的更新,按照大法的更高要求归正,我理解也是师父讲的破除、解体、更新、从组和救度的过程。

如果我们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学法、炼功、发正念、证实法的事情,邪恶因素就進不来。这巨大的能量场会随着同修们的心性释放出不同层次的纯正能量,无数的天兵天将,天龙八部护法在另外空间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我们最安全了,所有的大法工作都会得心应手。一切邪恶因素完全受大法弟子制约,那时我们会发现修炼是很轻松的。只要我们能按照“真善忍”同化自己,对照自己,做到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修去人的观念,就会少走很多弯路。

我认为每一项证实大法的事情都是与师父正法全局圆容连贯的,又因为每一项正法進程都会牵扯到无量的众生能否被救度,所以希望大家学好法,认真做好师父交给的每一件事,在法上认识法,相互圆容,共同提高,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让我们能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