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会提问时更应该敬师敬法

组织和参加北美法会的同修你们做到了吗?


【明慧网2005年7月22日】以前有幸聆听师尊讲法、解法。在每次参加法会之前,总是先把问题准备好以备师父解答时送上去。每次条件允许的时候,我就把问题打印出来带着去参加法会,并选择师父最喜欢的隶书(当时英文计算机系统很难找到中文隶书字体)。尽管这是人的表面形式,但我还是觉得应该这样做。

日前一位同修给我讲起师父在一次法会解答问题时看着学员潦草的手写纸条拿出眼镜的情形,我忍不住再一次落泪。敬师敬法,人人都在讲,但是我们真的做到了吗?

师父给我们开创的法会形式已经有十几年了,师父亲自在法会上为我们解法也有很多次了,特别是在北美这个正法中最“得天独厚”的地方。但是在法会上手写纸条这个问题似乎“由来已久”并已经是大家都接受的“既成事实”了。有学员跟我讲:师父慈悲,师父宽容,师父都不介意,你还在意什么?

师父是慈悲,但这绝不是我们可以不敬师敬法的理由。正法走到今天,难道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师父是为什么而来的吗?难道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师父为我们、为众生付出了多少、承担了多少吗?难道我们现在还可以用十几年前大法初传时的认识、态度和方式(包括手写纸条)对待我们神圣伟大的师父吗?慈悲和威严是同在的。我们不能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

师父说过,天上的神都是跪着听法的。可我们现在还有学员躺着看法。我以前接触到的老弟子,用黄缎子包着《转法轮》,每次学法时都是恭恭敬敬请出来再学法;可现在还有些学员看完《转法轮》把书扔来扔去,或扔在地毯上,然后在上面跨过来跨过去。

就说提问这个事。我们知道,常人在工作中向领导反映问题或书面汇报工作时,都要用正规的公司信纸打印出来正正式式的上交。潦潦草草写工作报告恐怕饭碗都会丢了吧。我们还知道,在佛教中,许多经书是刻在金箔上的,以表示对师对法的敬意(虽然那些经卷是五百年后才整理出来的)。然而在苍宇洪穹中最殊胜的法会上,我们却敢将简陋纸条上潦草书写的问题拿到师尊面前,让师尊“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之后再来猜一猜我们条子上写的是什么字。

提问的同修们啊!我们的提问一旦由师尊解答了,就将永远隽刻在宇宙大法之中了,那么我们的这种胡乱涂鸦式的纸条配得上吗?你们问一问期待着你们代为表达心声的千百万大陆大法弟子允许吗?你们问一问一起参加法会的其它空间的正法诸神允许吗?

记得编辑部文章《慈悲伟大的师父》中讲到:“师父将所有的这些压向学员的业力与邪恶构成的巨大物质因素聚在一起,由师父用自己的身体承受,同时销毁着这些邪恶的巨大因素。由于这些邪恶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业力与恶毒的因素,师父用了九个月的时间而且是用强大的功力才销毁这些东西。但是由于邪恶的因素与业力太大也给师父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师父的头发白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对师父身体造成的其他伤害,师父不讲,担心因此造成学员对邪恶生命的仇恨,从而影响学员修炼。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正法中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

潦草书写纸条的同修啊,组织法会的同修啊,你们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我真的为你们脸红!我深深的为你们惭愧。难道我们还要为我们自己省事而再耗费师父的双眼吗?果真如此,那我们还是在“助师世间行”吗?在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吗?

能够参加美加法会的同修们,你们真的是太幸运了!在正法修炼的今天,你们能自由、安全的参加各种大型法会交流,你们能亲自聆听到师尊讲法、解法,难道你们就不能事前将问题准备好、打印好吗?“师父来,我才准备问题;师父要不来呢,我不是白准备了吗?”白准备是不是就亏了?是不是这样想的?多大的投机心理,多大的得失心,多大的有求之心啊!常人中的学生还讲要预习功课呢,我们却不愿意提前准备这一点点?

北美各地法会组委会的同修们,你们能在师父的身边工作,就更应该敬师敬法,就更应该多为师父想一想。我知道总有新学员参加法会或有的同修来不及打印好问题。我们是否可以在会场准备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便携打印机,将手写纸条键入后打印出来再交给师父解答,这一点无论在技术上和技能上都是很容易做到的。

海外大法同修,尊师敬法请从法会做起。

以上是个人认识,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