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脆弱”


【明慧网2005年11月29日】今年秋天,我们家种的几亩葡萄成熟了,我回家帮父亲(刚刚开始修炼大法)收拾、看管和销售葡萄,同时也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收购葡萄的买主陆续来了,邻居们的葡萄已开始卖了。这天早上,母亲(大法学员)去和收购葡萄的人联系,看看何时轮到收我们家的葡萄,同时带了一些真象小册子给他们看。

去了一问,就有人说:你家的葡萄不是已经定出去了吗,还是去年那个买主,2块2毛钱一斤。母亲感到莫名其妙,回去问我们,我和父亲都说没有这回事。于是我和母亲都意识到:我们“三件事”做的好,这是师父借常人的嘴在点化我们,不要着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到时候葡萄自然会卖出去的,师父会帮忙的。

当天下午,我们正在葡萄园里忙活,果然去年买葡萄的买主来了,当下谈好了价钱,正好是2块2毛钱一斤,还给了300元的定金。我们更加确信的确是师父安排的。自然全家也都很高兴。

可是偏偏在这时出了问题,妹妹得知别人家的葡萄卖的价钱比我们家的好,葡萄却比我们家的差。这时心里最不平衡的是父亲,于是想让买主把价钱提高一些。等买主来了后,父亲说了他的意思,可买主说什么也不同意,要求退还定金,并且父亲还和买主吵了一架。当时我正在葡萄园的另一头忙活。得知情况后,我赶紧过去,无论和买主如何解释,买主很是生气,坚决要求退还定金,人家不买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情,看着父亲大吵大嚷的样子,我的心里很是难受。一来,跟人家定好了,作为修炼的人,不能言而无信。二来,我刚看了《明慧周刊》,其中“传统文化”那块,说有一个穷书生,为了在说好的两天时间还书而日夜不停的抄书,确保实现自己的诺言。我们为什么不能,更何况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哪!三来,我们得知买葡萄的那个人的父亲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这样做,他会怎么看待我们呢,又会怎样和他的父亲谈起这件事呢?哎!我的心顿时压力很大,觉得怎么想怎么是我们的不对。

为什么这件事会落成这样。虽然自己的父亲把人家买主给撵走了,邻居也说父亲虽然退休了,以前当官的官架子却没放下(父亲原来是镇长),并且虽然父亲声明退了党,但我看到了父亲身上“党文化”的因素还很大。毕竟父亲刚开始修炼,为私的想法比较多。难道仅仅是为了父亲的提高才出现的这场矛盾吗?那我为什么也被搅在其中了,这是针对我的什么心来的呢?我的心里很难受,感觉很压抑,觉得从修炼以来,在自己所记得的几次大的触动中,这算是一次吧。一直两天时间,都没怎么说话,更没有笑容。我在问自己:你在执著利益吗?或者是没卖出去怕别人笑话、爱虚荣吗?你觉得平时自己在管理葡萄园时付出了劳动、费了心血吗?我觉得都是,好象又都不是。

母亲(同修)也认识到我们错了,并且当初应该劝住父亲不应该那样。转眼卖葡萄已经过了旺季,天气预报中说有一个叫“龙王”的台风要来,会带来降雨。要是那样,再过几天,葡萄该腐烂了。并且买主也少了。这到底怎么了?我不断的问,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也知道当初是师父的安排。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家还种着几亩花生,也该收了。于是母亲决定先去刨花生,葡萄该怎样就怎样吧,不再想它了。我们也不止一次的向师父说:我们错了,请师父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而且父亲也没想到会这样,也认识到自己做的实在是太过份了。

就在我们刨花生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觉得自己“三件事”做得好,师父给了我们一个好的安排,自己就很高兴。一旦不符合自己的“做的好”而换来的结果的时候。自己这几天的心情就这么沉重呢?这是什么?“脆弱”,对!我太脆弱了,即使自己做的好,就好象理所当然的应该有一个好的结果。不然心里就承受不住,还是在自己设定的做的好的范围内的想法,超出了这个想法自己就不高兴了,这不正是自己的执著所在吗?

顿时我感到自己的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并且很明显的觉得,好象看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根很坚硬很细的东西解体了。又象看到自己的心里有一个很坚固的圆圈碎成了一段一段的,很明显的觉得自己心里的容量增大了许多许多。浑身顿时轻松,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觉得自己还隐藏着这么深的“脆弱”的心。

其实任何导致自己不祥和、不平静、心里不平衡的因素都会成为“脆弱”的表现。突如其来的结果,往往不在自己想象的计划内,因为这就是修炼。及时用法对照自己,才能走的更好。

放下了这些心,当天中午,有一个买葡萄的买主到我们家的葡萄园定下了我们的葡萄,价钱卖的很好。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的安排,并且我送给他们(买主)一本《九评》和一本小册子。

这时,我的脑海里显出了师父的话:“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挖根》)

这是我针对此事的一点认识,如还有不足,请同修及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