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表弟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11月29日】表弟是位名校的教授,15岁时以全省第一名考上名校,后以硕士、博士、博士后,平步青云,是人中的佼佼者。他对于我这位连高中都没有上的表姐却很尊重。前几年,他甚至开玩笑,说要将上初中的儿子的语文交给我来辅导。因他始终坚持认为我儿子的文科好是受我影响。

1997年,我介绍姨妈(表弟的妈)炼功时,经常受到姨夫的干扰。98年姨妈来省城帮表弟带孩子时,我对表弟说:“要想留住人,先要留住心。老人要有精神的空间。她能炼炼功、学学法,心中有‘真、善、忍’,碰到和你们夫妻之间有不快的事,都可化解,你们和睦相处的可能性就大一些。”可能我的话起了作用。在儿子家,姨妈的修炼环境一直比较宽松。姨夫来看她,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总被儿子制止。哪怕99年7.20以后,姨妈也一直坚持着修炼。后来孩子上了初中,姨妈回到老家。老人可能有些心性关没过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受姨夫的干扰很大,家里各方面也不顺,所以修炼的路走得十分艰难,但矛盾激化时,也总是由儿子出面解决。

今年中秋节前夕,表弟邀我坐他的车回老家过节。我一听正合我意,我正在想和他谈“三退”之事。没想到上车后他说:“姐,我们今天说定,不谈法轮功的事,怎么样?”我说:“记得01年我从劳教所回家时,和你谈过法轮功的真象,这几年我好象没有和你谈过法轮功的问题吧!”(我知道他看动态网)他沉吟半晌说:“我本来想了解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看看共产党到底为什么镇压,现在我看也不想看了,提也不想提了,我没兴趣!”我不说话,发正念。他接着说:“邮箱里的东西我看到了就删。”我说:“你还看动态网吗?”他说:“一概不看,一概不相信。”我说:“《九评》看过吗?”他说:“看过,有些东西说过头了。”我继续发正念,用意念让他把想法说出来。他说:“网上说某某是温家宝的女婿,我一调查根本不是。网上经常登一些不实之辞,所以我现在根本不看动态网。”

我说:“象你这种层次的人不应该是这种以点盖面的绝对化的思维方法吧!?动态网可進入国际互联网,而国际互联网上成千上万家网站,可能有上、中、下、左、中、右等不同角度不同观点的声音,每一家都仅代表一家之言,每篇文章又只代表作者一家之言,我认为体现出了真正意义上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可能有些网站,如有些香港的网站是娱乐性质的、有些调侃搞笑的,不是很严肃。但大多数网站特别是国外的,都具有基本的新闻道德,是比较严肃、真实可信的网站。比如我们大法的网站,明慧、正见等。而通过中共过滤的网站,确切的说不是国际互联,只代表中共一家之言,你把中共以外的网站都视为一家,都是有意和中共作对的,这是不是概念上的错呢?比如当初镇压法轮功,只有中共一家的声音,全世界都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世界上很多严肃媒体都转载了中共媒体的谎言,但我们知道这不是转载者的错。同此理,一些不严肃的网站转载了大法网站的东西,你不能因为这家媒体不严肃而指责大法的东西有错吧?

“这种绝对化的思维方式,用《九评》的说法,是共产党的特产,是党文化的思维方式。”他说:“我也不喜欢共产党,我也不是党员。你们不是讲忍吗?怎么不忍呢?”我说:“是讲忍啊!我们讲的忍是在个人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当中去忍,看到杀人放火、强奸妇女,你要是忍了,那不是助纣为虐吗?我师父说:‘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钢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无可忍》)”

“你可能认为我们4.25上访是不忍。试问,如果你的父母兄弟无故被关押,你去上访,是不是不忍?你可能认为我们讲真象发传单等行为是不忍。99年7.20以后全世界除法轮功学员外,没有人知道法轮功真象,没有人知道我们是被迫害的。经过我们这多年艰苦努力的讲真象,现在除了中国大陆的部份人以外,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知道了法轮功的真象,全球有正义感的人都在声援我们!你还可能认为推《九评》是不忍。要知道没有江泽民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就不存在反迫害。政治家胡平先生说得好:‘我们现在不是要你共产党做什么,而是要你不做什么。’你不迫害法轮功,并把迫害的元凶追究责任,那么一切都好说是不是?但你共产党现在不是这样,一味的掩盖罪行,一味的坚持行恶到底,现在这种恶行还愈演愈烈。公安局、监狱、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等地方残暴酷刑迫害还在继续,并极力掩盖。那么,我们就要把你的邪恶本质和流氓本性揭露出来叫世人看一看,看看你共产党像不像你一贯宣扬的那样‘伟、光、正’,看看共产党为什么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人群这么恐惧、仇恨非要置于死地。所以我认为我们的上访,讲真象,传《九评》是大善、大忍、大慈悲!

他又说:“你们不是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吗?”(他父亲因邪灵操控一直干扰母亲修炼,自己身体一直不好。家里近几年来各方面一直都不顺。)我说:“我们师父是讲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道理,可同时也讲了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我们家的情况你最清楚。我们有肝病的家族史,我奶奶和叔叔都是肝腹水去世的。叔叔去世时仅四十来岁。我父亲99年检查就是肝硬化,到现在却是什么症状都没有了,能吃能睡。好多年轻人都比不过他。我妈自修炼法轮功后心性提高了,全身十几种疾病一下子不治而愈。令我父亲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和平时期父亲不仅积极支持老伴炼,见了好朋友还要喊老伴出来让朋友看看老伴是不是炼功年轻了?然后告诉朋友老伴炼法轮功身体变好了,大法怎么好,师父怎么好。一次母亲听他对朋友说:法轮功的师父真是负责,隔一段时间就对学员写一篇最新指示(指经文)又不要钱,社会上没有哪个功法能这样。99年7.20以后由于受中共谎言的蒙蔽加上我上访被劳教,他心里对共产党很恐惧,一度对大法产生了抵触情绪,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也做了不该做的事。可他也从没反对我们在家炼。

“后来经过我们反复对他讲真象,让他看真象材料,他开始转变,特别是他看了《九评》以后,对共产邪党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有了深刻的理解,不但理解我们讲真象,有机会他也会主动讲,并把《九评》推荐给朋友、熟人看。近一两年经常有同修到我母亲家学法,父亲总自觉的让出他看电视的客厅,从无怨言。你说他该不该受益?一个人没有付出怎么能得到?”表弟点头称是。

“再有我小家庭的情况你也是见证人。我虽然为了坚持信仰遭迫害、劳教,你姐夫、外甥跟着吃了苦,遭了罪,但那是暂时的。姐夫的事业和前途并未受到影响。几年来他在专业上创造的学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在同行业中名列前茅,工作业绩和人品一直受到上下级的普遍好评。在三年前被提拔为业务领导(副处级)。你外甥的情况你更清楚。初中时曾由你弟弟当家教,给他辅导数学。他由于沉迷于足球,并立志当专业运动员,对学习不上心,很逆反。我和你姐夫不知想了多少办法也无济于事,我们甚至产生过放弃他的念头。后来我用修炼人的标准不断向内找,找到自己望子成龙的心和急躁的心,并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和与他沟通的方法,不断的按“真、善、忍”的要求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他后来判若两人。02年顺顺利利的考上了大学,并从二年级起,学校就让他和研究生一起上课。去年我到学校看望他,他的专业老师,系主任对我讲:‘小伙子研究生的待遇啊!学习状态如饥似渴,比研究生都好。’过后我问他:‘你是不是象老师说的学习状态如饥似渴?’他回答说:‘是。’我说:‘你怎么个如饥似渴法?’他回答说:‘妈,你以前对我说一个好的学生要把老师掏空,提不出来问题的不是好学生。我现在就是这样,每门课上完后,我都会等着老师,跟老师提出许多问题。现在大多数同学课后都不走,愿意留下来听我和老师切磋。这可能就是老师形容的如饥似渴吧!’

“孩子的变化使两家的老人们都感叹。在现在这个浮躁的世道,孩子能有这样一个健全的品格,沉静的心态做学问,不管结果怎样,也是用金钱换不到的,因此都觉得大法的神奇。亲戚朋友们原来对我们修炼由不理解到理解到赞叹,我的妹妹和妹夫由此走入大法修炼。”

这时他又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没有進取心。我的同事是硕士,在事业上不思進取!”我思考了一下对他说:“我这么跟你说吧,你从上小学、中学到读博士,你周围象你这么幸运的,一帆风顺的人有多少?大多数的同学、同事可能都是不如意或失意者吧?难道那些不象你这样的,或工作不尽人意者都是炼了法轮功让他们成为这个样子的?再说了你认识的炼法轮功的人有多少?你知道吗?在美国有许多高学位的科学家,有的是双硕士、双博士,都在大法中修炼呢!著名的美国贝勒医学院,医学博士封莉莉在4.25以后也走入大法中修炼,她通过对炼功人的血液和白细胞進行科学实验,发表的论文《法轮大法的嗜中性白细胞是超常的》(嗜中性白细胞数值是代表人的先天免疫力),并发现‘真、善、忍’在人体生物系统的真实体现。展开来讲,‘真、善、忍’在人体生物系统的体现是一个字也不多;也一个字不能少。比如说,异性糖尿病就是因为人的免疫力产生了抗胰岛素的细胞,使人体细胞自相残杀,也就是不忍。全国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享受政府津贴奖的广东理工大学的院长高大维教授,当年就是大法广东站的辅导站站长,他所在的学院就有三百多人修炼。他们认为因为修炼了大法,去掉了人的各种不好的心,如对名利的追求的心、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等,思想上变得干净了,人也就生出更大的智慧来,然后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做学问,反而对科学项目更具有洞察力,更能高屋建瓴,所以对他们的科学研究是‘如虎添翼’。有机会你可看一看,新唐人电视台的高教授和封教授的访谈录,那里面有详尽的介绍。我那里有,可以借阅。”他说:“行。”

象我表弟这样本来对大法有一定的认识,近来由于《九评》的冲击力,使他们受到了被共产党邪灵操控的那部份思想业的干扰,需要我们全面、深入、细致的讲清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