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家人和朋友讲真象要有耐心

【明慧网2005年8月22日】因为我走出来比较晚,讲真象做的不够,以前在和家人和比较熟的朋友讲真象时他们很多都说:你不要和政府对着干。当他们知道我的学校知道我信法轮大法后,就更是反对我和别人讲真象、反对我炼,他们觉得这样会被学校开除。

我家人甚至在过年的时候当着亲戚和朋友的面打我,让我给他们保证不炼了,我没答应,他们就以不给我钱念书来让我跟他们妥协,我也没答应。当时全家的亲戚朋友都站在我父母的一边,逼我随着我父母,气氛十分紧张。我和我以前关系较好的同学A谈起这件事时,他也暴跳如雷,根本没有進行下去的可能。家人给我的干扰大概持续了3个月,从我回到学校后他们还经常给我打电话,拿不给我钱念书还有亲情来干扰我,我不为所动。

同时我也觉得应该自己挣钱,证实大法不应该受到钱的困扰。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找到了五一期间打工的工作,在天安门附近,可以近距离发正念。之后没费什么劲又找到两份兼职,自己有了一点收入。之后我就用这些钱去找家人和以前的同学讲真象,帮助他们退团退队,他们大部份能接受,同意我帮他们退出,但还是有不太理解的。

表哥、表嫂

我的姥姥家这面的表哥表嫂在我以前给他们讲真象的时候真的不信,还反过来说服我。但是他们去过香港后态度就变了,明白这是迫害了。所以在这里感谢香港、澳门及其他旅游地区讲真象的同修,虽然很多人没接真象材料,但是他们明白了真象,至少是在他们的脑海里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再有人和他们谈起同样的问题,他们就比较容易接受了。

表嫂在听完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分析后,十分赞同,她说,你说的这些我工作这么多年了才明白了。她告诉我,她的父亲是老党员了,干了很多实事,就因为在某次会议上打瞌睡被迫离职退休,从此郁闷得癌症去世。她前两天梦见已经去世的父亲了,说是在地上躺着,她在梦里知道父亲已经死了,但这次好象又有什么大病了,快不行了。我说;他也是受共产邪灵的控制了,这个邪灵快完了也要拖入过的人下水。死去的人也能退党,我帮他一起声明退了吧,表嫂就同意了我给她和她死去的老父亲退团退党。这在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同时也给了我信心。虽然表哥还没有同意退党,但我想在全世界大法弟子的讲真象下,他总有一天会同意的。

同学A、B、C

同学A一直怕我出事,我们谈起我修炼的事,气氛就比较紧张。同学B在上大学期间一直劝我别炼了,他从他的角度出发,给我写了很多劝我别炼了的信,我一直给他讲我炼的功是绝对的不是电视里说的那样。同学C和我关系一般,以前不常联系。一天同学B和同学C一起出差到北京来,我们四个人聚了一下。因为同学B工作后看到中共的腐败,对中共讲的东西也不信了(在大学很信),又听我讲师父是怎么讲的,应该怎么做人,觉得也挺好的,说你有个信仰挺好的,我不阻拦你啦。同学C就说他也不信××党。后来,同学B和同学C同意我给他们退团和退队。因为那天时间不够,就没和同学A谈退团的事。

后来一直找机会给同学A讲真象,但他一直说没有时间,当他有时间的时候,给他《九评》他也不愿看,给他历史上关于今天的预言他也不愿看,就愿聊以前上学的时候的事。

后来他提出去上网,我说那我带你去被封锁的国外的网站看看,他一听又不去了。他讲我们高中同学谈男女朋友的事,我就讲师父在这方面是怎么要求弟子的。开始他嘴上反对,后来认真的说,你师父讲的对啊。

当我想帮他声明退团退队的时候,他说:你不要和别人一起搞活动,我现在知道了你是在救我,但我就是不同意,我要让你知道,你的好朋友中有人不愿意你这样,这样多危险啊。我笑着说:就是全世界都反对我也要坚持啊,因为我们就是被诬陷的,这样是为你们好。这时我看到他的眼中闪烁着佩服的光芒。

到网吧里去的时候,我先打开大纪元退党的网页给他,让他看,他不看,去聊天了。我又把我的电脑打开到那个网页,指给他看,他看了一遍以后就更明白退出的意义了。后来他说;好吧好吧,你胜利了,你帮我退了吧。

同学A在半月后就辞职离开了北京,去开始另一段生活了。我为他在走之前能做出这个决定感到很高兴。

奶奶、爷爷

我的奶奶今年春天检查出得了癌症,她本人并不知道,我知道后就安排时间去看她。她在99年初看过大法的书,并且家里还保存着。但是从中共恶党给大法造谣后就没有炼,但是奶奶知道大法好。我们家族中还有人在修炼大法(我们相隔太远从未联系过),在得知奶奶得病后,她们也曾经和她谈,希望她修大法。但是因为路途太远,种种原因,没能到奶奶家去。

这次我去,就认真的和奶奶讲了我修炼的过程,大法的神奇,和我修炼后的变化。我和奶奶说:加上我来的这次,大法已经向您三次招手,您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啊。奶奶说:是啊,这也是缘份啊。奶奶以前信基督教,信了十年,在92年的时候发现她们那儿基督教里的人根本不是真正信教,而是为名为利,就退出来了。我和她讲大法中是怎么讲的,奶奶很认同,就跟我学炼功。现在她每天都学法炼功,而且坐车也不晕车了(以前晕车很严重),更是体会了大法的神奇。

爷爷自己说是信仰共产邪恶主义的,当年是写了三年的入恶党申请才入了恶党的籍。我给他们讲中共恶党的所作所为,他们都认同,我讲大法如何好,他们也不反对,但是我谈到中共造的罪业太大,只有退出才能自保,他们不赞同了,就认定我这么做就是在参与政治。我试图让他们明白,我先从我自己谈起,我对政治一点也没有兴趣,我只关心人的安危。我们并没有组织什么起义或是拥有武器或是有谁组织,我就是一个人在修炼的。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告诫我们不参与政治,实际上我们也是这么做的。考虑到可能他一时接受不了,那天我就没有多说让爷爷退出的话。

第二天早晨,爷爷一早起床就感觉全身发冷,我想一定是共产邪灵的控制,就发正念,后来就把《论语》念了一遍,爷爷觉得不错,说:这一段以前我也看过,怎么没有今天你念的时候感觉这么好呢?

我就把大法书给爷爷,爷爷说要好好看看。可是一会又说不行,突然头晕看不進去,就出来在院子里和我聊天,我就继续给爷爷奶奶讲退出的必要性,但是谈着谈着,话题又被引到我参与政治的话题上了。我想,我就要离开了,但是他们还是不明白,我说着说着就哭了,我说,我好不容易坐火车来看你们一次,如果我走了,你们还不能退出这个党,以后有多危险你们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所以我得告诉你们。因为奶奶要修炼了,所以我和奶奶讲的就多一些,原因是这个党做了天理难容的坏事,我才会让你们退出的。你们怎么就非说我参与政治呢?

后来爷爷進屋呆了一会儿,出来说:我同意退出了,本来打算退休后再退,那就现在退了吧。我和奶奶相视一笑,在这之前叔叔婶婶还有小妹妹都同意退出恶党和团、队,小妹妹还帮助她的两个同学也退了队。

家人

家人也从过年的时候说不给我钱念书,再也不让我回家,和我脱离亲子关系,不让我炼功,变成现在的问我钱够不够花,什么时候回家。我老家的亲戚在和我交谈的时候态度也都不象过年那时了,纷纷问我过得好不好,什么时候回家。

记得一次我在和我姑父打电话时,我问他,过年的时候家里人那么对我,是我做错什么事了吗?他说:不是,是家里人怕你出事。我说既然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良心的事,我没有做错的话,你们那么逼我那就是你们错了。如果我出什么事的话,家人要找的就是这个党,就是恶党害的!

在我回家后,我家的亲戚纷纷就过年的时候随着我的父母对我施加压力而向我道歉,在我和他们提出退出团和队的建议时,他们基本上全都同意了。我的二表哥还对我说:你是我的妹妹,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一直会支持你的!我的二姑还告诉我:我也知道大法好,现在政府不让炼,等什么时候让炼了,我也去炼!

其实我走入修炼的路正是爸爸的引导,我在上高中时就走進了大法的门,因为那时上学忙,没有坚持天天到炼功点炼功、学法,没与炼功点的同修有联系,在大法遭到迫害后我就一直一个人炼功学法。爸爸因为有怕心,不炼了,还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患有心脏病,晚上睡不好觉经常被憋醒,几次工作时出事,两次骨折,肺挫裂伤等。现在全身是病,和以前炼功时的红光满面差的很远。我也帮他发正念,希望他能早日明白过来,从新走進大法,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姑姑、同修

两、三个月前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一个不常见面的表姑姑(也是修大法的,但是曾经写过不炼功的保证,当时没声明作废)在我家里,好象是过年的场景,家里人很多,做了很多好吃的饭,但是家人都不去坐着吃饭。我问在我旁边的姑姑:你怎么不过来吃饭啊?姑姑那时的脸黄黄的,脸上还有泪痕,手里拿着一个空饭碗,只是盯着我看,却没有说话。

我醒了之后就决定等回家的时候一定找姑姑,让她从新走入大法中来。我回家后找到了姑姑,因为她家没有电脑不能上网,我也没有打印机,就抄了师父的几篇新经文带给她。后来从姑姑那里又得知另外一个同修这几年也没有师父新经文,但是那个同修家可以上网。我把师父告诉我们要做好的三件事告诉了他们,并教会了同修怎么上动态网,经他们同意,我帮助他们发表了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那个同修在上动态网之后就毫不犹豫的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那天是我这几年来第一次和同修有所联系,我感到很高兴。我记得我走之前对同修说,那以后这片人(的未来)就交给你啦!我说我现在还不挣钱,也没有条件印资料,但是我可以发短信和面对面的交流。可能是因为这句话吧,那天离开同修家的时候,因为天已经很晚了,打车回去的,同修给司机塞了五十元的车钱,我看见钱的时候,车已经走远了。我回头看着同修,想:这钱我要用在讲真象上。

走过这一段比较艰难的过程,我认识到:不管人是怎么说的,不管说得有多严重,那不一定就是他永远不变的想法。师父曾说过“其实我告诉大家,你不要太重视常人说的话,很多常人是不理智的。人哪,在常人社会中受着各种观念的影响,还在不断的形成各种观念,严重的影响着这个人本性真念,所以一些人讲出的话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不加思考的说话。你们不要把常人当作象你们那样理智,现在很多很多人是相当不理智的。其实你们当初也是这样,(众笑)是成熟了、不好的东西去掉了才变得理智起来了。常人认识事物时,或者肯定事物的好与不好的,是很肤浅的,甚至于对他的亲人、恩人说话都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不讲信用的,不为任何后果负责任的。所以你不要把它当回事,要救他就要叫其理智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在讲真象中遇到好多暂时不理解的家人和朋友,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暂时不理解就放下他们,他们暂时的不理解也不代表以后都不理解。

大法给予了我们智慧,海外的大法弟子办了好多媒体、还有各种各样讲真象的方式,都是在帮我们。我们虽然在邪恶迫害的中心,我相信还是会有办法让他们明白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