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吉林工业大学学生高洪飞遭劳教所折磨(图)


【明慧网2005年11月29日】原吉林工业大学学生高洪飞坚持修炼大法,在几年的邪恶疯狂迫害中,被恶党人员劫持勒索、非法劳教,在朝阳沟劳教所被摧残致肺结核积水,左肺漏气溢出胸腔,生命垂危后释放。其父亲经不起恐吓含冤去世,年近古稀的母亲不得不为偿还他治病的债务奔波。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洪飞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左胁带伤

高洪飞,山西省繁峙人,现年二十九岁,原是吉林工业大学学生,坚持修炼大法,去北京澄清法轮功真象,于2000年10月初被长春市公安局劫持,非法关押在铁化看守所37天后,被劫持到长春市奋进劳教所迫害。在非法关押和劳教期间,高洪飞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

奋进劳教所管教和犹大狼狈为奸,想尽一切办法迫害、整治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企图让法轮功学员们彻底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由于冬天,不能出去干活,不法人员就把法轮功学员们关在铁牢笼里,每天强制长时间的“坐板”,而且要腰板挺的笔直。这样不出几天,屁股就得坐出血泡来。坐板的时候,只要稍一闭眼,就有犯人报告管教,说你在炼功,遭来的就是犯人的一顿毒打。不法人员的残暴手段让正常人无法想象。

为了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劳教所每天派人实行轰炸式的强制洗脑,强迫学员写诬蔑大法的反面材料,不让学法炼功。不法管教对不放弃信仰大法的学员运用刑具摧残如家常便饭,进行长期的精神摧残、肉体的折磨。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加期迫害,呆一天加两天,被取消家属接见,截断生活用品来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恐怖迫害要强过纳粹集中营几十倍、几百倍。

高洪飞就在这样的劳教所遭受了几个月折磨,于2001年3月被转入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然而,朝阳沟劳教所的环境更恶劣,一切一切要比奋进劳教所还要邪恶的多。高洪飞本来身体单薄,在高压迫害下不能学法、炼功,再加上朝阳沟劳教所强制学员长期超体力劳动,于2001年底被诊断为肺结核积水,左肺漏气溢出胸腔,又化了脓,生命危在旦夕。朝阳沟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无奈之中把他放了出来。

高洪飞从朝阳沟劳教所出来后,被亲友们抬到白求恩医院开刀做了手术,伤口一直愈合不上,被医院宣判“活不了多久”。然而,通过修炼大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高洪飞卧床八个月后,身体逐渐恢复正常。

在他身体刚恢复、还没有完全恢复之际,当地公安派出所就上门骚扰,威胁高洪飞和他的父母。在不断骚扰中,高洪飞的父亲经不起恐吓去世了,高洪飞的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被不法人员们一抢而空。

2003年3月,高洪飞去太原途中,又被阳曲县公安局不法人员劫持,送往太原市杏花岭派出所,准备非法劳教。因当时处于全国闹“非典”时期,高洪飞的身体不符合收监规定,被转回当地县公安局。不法警察不但将高洪飞的摩托车、电脑没收,还勒索了他家人3000元所谓的“取保候审保释金”。

这样一次次的迫害带给高洪飞的是家破人亡、一贫如洗。本应安度晚年、年近古稀的老母,为了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偿还给高洪飞治病欠下的外债,不得不拖着那骨瘦如柴的身躯在风霜雨雪中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