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河北高阳劳教所


【明慧网2005年11月3日】河北高阳劳教所为了强迫大法弟子转化,真是用尽了邪恶、残忍的手段折磨迫害大法弟子,尤其女子中队二中队的恶警们,在2005年开始它们感到自己的末日到了,更加疯狂的加剧迫害大法学员。

2005年1月初的一天上午,恶警集合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大家都低头不看,恶警李延吉、石江霞、段艳荣、张纪委边骂边往学员身上扔粉笔头,用书敲脑袋,强迫学员看。第二天上午恶警们就开始搜监,把学员们用的东西翻得底朝上,同时把学员叫到会议室扒衣服,穿裤衩都不行,不脱就骂、踢、打,在学员杨桂兰身上搜出经文后,就搧耳光,刘淑琴没搜出东西也挨了打,朱丽英是5个恶警一齐用电棍连电再打的,致使整个臀部肿胀黑紫,现在恶警不直接用手打,而是采用棍、棒、鞋底等物。月底恶警疯了一样让法轮功学员背监规,韩淑芬不配合,恶警江林林叫来三个劳教犯拽韩淑芬到室外罚站,恶警石江霞过来往她腰、腿上踢,江林林开始破口大骂,恶警李延吉杵着她的头往墙上撞,撞了半个多小时,致使韩淑芬躺在床上几天不能动,三天后恶警石江霞还踹躺在床上的韩淑芬。

2月2日晚9点半,大法学员都在发正念,二中队的恶警们十一人全部出动,开始搜监,这十一人是:房豹(音)、李延吉、石江霞、张纪伟、樊标路、杨娜、田子丽、段艳荣、王茜、江林林、丛树娟,她们把学员的行李翻得底朝上,只要翻出经文就开始打、用电棍电。当时在大法学员刘延珍、刘海涛处搜出经文后,十来个恶警对着她俩用刑,往脸上踹,电棍电,从晚上9点半一直打到夜12点半才结束,这时刘延珍被迫转化按了手印,电棍在刘海涛身上电了三个多小时后失灵了,才停止迫害。第二天恶警房豹(音)用手摇电棍迫害刘海涛,恶人们怕用刑时叫出声来外边听见,恶警江林林就在外边放录音机,电的刘海涛满脸红点,还连打带踹逼迫转化,刘海涛不写。之后3个月又搜监两次,4月20日搜监一次。

4月24日,说上边要来检查,恶警们就把被它们折磨致病的、疯的和坚定不屈服的大法学员都集中到后菜园藏起来专人看管,剩下的集中到大会议室训话,大队长杨泽民和李雪君说:“上边要来检查,不是什么大人物,是一个新上任的厅长,如果问到谁说出对所里不利的话,表现不好的等他们走了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们好过,我还要给你们加期。”散会后,又把8个邪悟的叫到办公室,教这些人为他们说谎话,作假,并说表现好的给她们特减。几年来不管外面来什么人物,他们都把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病的、疯了的和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藏起来,一中队的王磊就是被迫害疯的,恶警将王磊送后菜园,王磊不从,恶警就开始毒打她,学员李翠平上去拉开,恶警又开始毒打李翠平,打完后铐上送到后菜园喂鸵鸟的地方。

4月末的一天,大法学员刘延珍被迫害得卧床不起,恶警石江霞还逼迫她去干活,她没动,石江霞拽起来用书打一顿,用指甲把她脑门抠破,罚站半天,恶警田子丽还把一杯热水倒在刘延珍脸上。

5月27日开始搜监,恶警把大法学员杨桂兰、刘延珍、杨秀莲叫到办公室,无理由的都毒打一顿,刘延珍脸被打肿动不了了,恶警对杨桂兰更是恨之入骨,因杨桂兰家乡的同修不断向劳教所打电话震慑邪恶,恶警有气无处撒,就加剧迫害杨桂兰,她丈夫孩子来不让见,得写出骂大法的话才让接见。还逼迫杨桂兰去伺候不能自理的劳教犯,端屎端尿,因为劳教所被关押的人已剩不多,他们害怕解体,所以在里边的劳教犯和大法学员不管病得多重也不放人。

使用的刑具和手段

1、灌大粪汤:对绝食不转化的大法学员灌大粪汤,曾有几个被灌得都中毒了呕吐,送医院抢救,灌一次还得交50元。
2、电马蛇子:恶警弄来一种动物象壁虎,可是比壁虎大且有毒,当地人叫马蛇子,曾把唐山大法学员王春梅铐上,把马蛇子放在王春梅身上,用电棍电马蛇子,使马蛇子的毒和电转到王春梅身上。
3、手摇电棍:是一种象手摇电话的机器,机器输出的电线的一端有一个箍,把箍套在手指上,手摇机器的时候电流会一直接通心脏,让人的痛,心绞痛,电的时候电流会直接通心脏,电完后不让喝水,一喝水就得心脏病,对大法学员刘海涛、刘延珍用过此刑。
4、密室:密室四周用海绵包围,撞不死,里边有门板,门板上有铁环,铐大法学员用,进密室上绳,把人绑起来,绑紧后两臂脱臼,十来个人围一个人电,齐小霞被电疯了,最后邪悟。

还有许多酷刑,国内其它劳教所都存在的,不必再说,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河北高阳劳教所在中国可称邪恶之最,因为在国内各劳教所不能转化的大法弟子都往高阳劳教所送。人间不是邪恶之徒们逞恶的地方,呼吁全体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灭尽河北高阳劳教所的邪恶,解救我们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