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5年9月11日】2004年7月22日,县610恶警带人将刘慧芬绑架到看守所,然后让人传话给家人:拿二万元赎人。这真是赤裸裸的土匪行为。为了反对无端迫害,杜绝滋养邪恶家人拒绝了这种勒索。8月18日她被送到高阳劳教所5大队劳教一年。

高阳劳教所自1999年江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大法以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残暴、下流、卑劣,臭名昭著。除了常用刑罚外,还使用毒蛇、四脚蛇、火燎、活埋等骇人听闻的行径迫害大法弟子。石家庄、唐山、张家口、北京、新疆、黑龙江等地的劳教所转化不了的坚定大法弟子也常往这里送,可见此处是何等的黑暗和邪恶。也因此而受到江氏集团的青睐,曾获记一等功,所长获得巨额奖金。

刘慧芬进该所时,这里还非法关押着男女同修约100多名,普教比例很小。

自迫害以来,大法弟子反迫害中用大法赋予的智慧,以生命的代价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正念正行,前仆后继,不断的改变着那里的环境。该所的正副所长已经戏剧般的以“滥用职权罪”、“非法关押罪”被他们的主子逮捕,邪恶的气焰已今非昔比。当然恶人还在继续行恶。

女同修王俊花(张家口地区)被弄到大教室强行转化,三个队长同时用电棍把她电昏死过去;张家口女同修李翠莲进所时喊“法轮大法好”,被副队长李学军用电棍电,他累了叫普教接着电,并命令普教她再喊“法轮大法好”就脱下她的袜子塞到她嘴里。一次恶警把北京的一位同修铐起来,要打针迫害,李翠莲阻挡说:“炼功人没有病”,李就被拖到猪圈那边,用皮鞋把脸打成茄子紫色,全肿了,满身的泥、水,鞋也少了一只。刘慧芬给她洗衣服时见鞋里还有很多沙子。一天中午,一位女同修出去喂猪,见一男同修被恶警挟持到田野里,用电棍电的在地上滚,撕心裂肺的哀叫声不绝于耳,裤子都尿湿了。曹金红(近60岁)、赵素英(37岁)与二楼共五六个同修被迫害得身体过于虚弱,常卧床不起。今年农历新年后,狱警说给她们检查身体,叫普教背出去,有的棉外套也没让穿,放到野外粪堆上躺着冻了一天。刘慧芬给金红洗衣服时粪便臭味熏人。它们迫害大法弟子使用的坏招正常人绝对想象不出来,可对他们来讲成了条件反射,运用自如,无须琢磨就能使出意想不到的招数。

吃饭时集体到饭堂,集体回宿舍。开饭不一小会儿就催促快吃快走。有些人还来不及吃饭就得走,不让带回去吃。警察嘴里还常不干不净的对大法弟子说什么白养活你们。在劳教所长期见不到青菜叶,偶尔有同修到田野里去干活,趁机拔几棵苦菜(一种苦涩的野菜)回来,每人分几个菜叶放在嘴里嚼嚼。做为主食的面疙瘩,咸的无法吃,即便如此,隔一阵子就说没煤气了,做不了饭,让大家吃干粮喝凉水、几小块咸菜。夏天有时煮一桶“绿豆汤”,从不见一个豆粒。同修们互相让着喝,有的喝一点,有的喝不上。过年时吃过一次水饺,却故意不煮熟。

对外他们变着法的利用欺骗、伪装来掩盖他们的罪恶。例如,吃饭时给了几片萝卜,胡萝卜,几根粉丝,几小片菜叶做的汤(没咸味),竟大肆宣传,把它说成是“四菜一汤”。

狱警、队长们的家属,退了休的狱警等,在这个它们得天独厚的特殊环境中开小店或做些吃食卖,价格奇贵,赚黑心钱。

碰到上级“检查”,让普教们按它们教的说谎,往脸上贴金,把身体不好的大法弟子藏到僻静处。不是上级比下级好,这其中有它们各自的利益,它们之间互相蒙骗,各自心中有数,心照不宣。

现在各宿舍、饭堂里过去贴上的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标语逐渐减少。到2005年6月底,那里还非法关押了约七、八十个大法弟子,虽然还有几个邪悟的,但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管教人员不分昼夜的收到向他们讲真象的信件、电话,受到很大震慑,日夜不宁。听说看了《九评共产党》后,有的已经托人上网退了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