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2005年11月30日】在这场迫害中,我和许多同修一样,被非法拘留、劳教,被抄家、毒打,还花了不少钱才出来。我走过弯路,靠着同修的提醒帮助,认真学法后我在讲真象的过程中去掉自己的怕心,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得越来越稳。

我是左一跤右一跤的爬起来的,原来我是用人心对待被关押迫害,认为花点钱,找人就能出来。出来后,在法理还是不清楚。由于自己被抓怕了,看到警车、警察绕道走,不敢去别人家,有人一敲门就害怕。心里“怕”的物质很多。学法困,发正念手倒,一听有同修被绑架就害怕。讲真象分人,是应付,而不是发自内心去救人。同修看我状态不好,让我静心学法,找出根子上的问题。

我看大法书,看经文。我意识到自己对这场迫害一直认为是人对人的迫害,所以才怕警察,恨警察;我也想正念闯出去,自己没能力,认为闯不过去是没修到那儿。我就这样用人心,看待这场迫害,始终跳不出这个层次。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中一旦有什么人心反映出来,就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邪恶就会利用这件事情干它们要干的坏事。”

我明白了,有人心它就迫害。我怎么忘了我是大法弟子呀?我不是要救众生吗?因为怕就躲在阴暗角落偷生吗?怎么能看邪党迫害众生不救?

明白了法理,心里亮堂了。通过学法我更加明白,用人的办法“花钱,找人出来快”是我的为私为我的固有观念,是邪恶利用我这个执著心在加大迫害,我悟到:花钱是走旧势力因素迫害大法弟子的路,是给邪恶灭亡前输血。这不是师父让我走的路,这是经济迫害。我不反迫害,揭露迫害,反过来还给它钱,帮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这正是让邪恶钻空子借机迫害。我错了就改,圆容大法。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

我反复看加深认识,怎么做师父讲的太明白了,就怕不按师父说的做。要实修就得破除为私为我的观念,就得不能怕,不能一手抓佛不放,一手抓人的东西不放。不能当油条,在大法中捞取好处,患得患失,在大法迫害时不能站出来说一句公正的话,这是最坏的生命。怕不是我,是共产邪灵多年灌输的,是多次运动杀、骗、谎给吓的,是邪灵怕,不是我怕。

法理清晰了,我真正的从人中走出来,讲真象救众生。我是很早起来炼五套功法,然后到周围满是人群地方讲真象,大街、小巷、商店、医院、小商小贩、木瓦工,市内各路汽车,凡是接触上的,看到人就讲。我是单独讲,有时也和同修一起讲,走乡亲探友,到外地亲属家。有一次,我到外地串亲属,有好几十人发表三退声明。

在讲的过程中我也出现过怕心,我就用大法归正自己。有一次我有一个亲人说:你在某地,又发传单,又讲三退,干得挺欢,谁都认识你,都认为你干的等。我一听当时就害怕了,心跳到嗓子眼,我就请同修帮我发正念,铲除怕心,反复背师父法《怕啥》。两个多小时后,怕的物质消下去了,心里一下轻松了,心稳定了,法的威力太大了,只要按法做无所不能。

另外我在婚丧嫁娶中,利用常人集中时,救众生。我参加前,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早去碰到人就讲,单独叫到一边讲,因为对方怕别人知道。退一个再找下一个,来回走动,不唠常人嗑。如果亲属几个在一起,我就一块讲一块退。不要碍面子,张不开嘴,心里就一念:我来救他们,他明白那面知道。

有一回别人家搬家招待,我利用这个机会讲退了27人,这样事得有7、8回。事后我也很欣慰,众生又得救了。我简单的告诉对方,不明白的就多讲点,明白为主。

我也在讲真象中不断提高自己,原先那些怕心不知啥时候没了;在讲真象时啥都忘了,就是讲,有时我执著人数,讲多了,满足现状,讲少了,就觉得白出来一天了,讲这么几个。

师父告诉我们“无求而自得”。我找一下自己的心,退的人少了为什么不高兴?这不是名利心吗?显示自己吗?让人说“真行”,听到后沾沾自喜,实际在证实自己,显示心和欢喜心容易被魔利用,不能要这后天变异物质,坚决抵制。这物质也就逐渐没了。

有一次因为我急于求成,给一个学生讲真象三退,我陪她走了二里路,她也不退就是笑。后来我才悟到,是自己的有求之心让邪恶钻了空子了。要随时归正自己。

有一个同修跟说我,到现在也没退几个。我悟到应该和同修共同提高,我们是一个整体,不能指责,只能圆容,补其不足。她没做好也是我没做好,不能让邪恶制造我们之间的间隔。

我做的很不够,离法要求差得太远,今后学法时归正自己。自己的一点体悟,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