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失去工作到又得到工作


【明慧网2005年11月30日】两个多月前,我接到人事处调令,调回了上级机关,回到了因修炼法轮功受江氏集团迫害而失去的工作岗位。我感慨很深:当众生明白真象时,他们能不回报大法徒的救度之恩吗?

知情者告诉我说:机关在讨论人事调动问题时,有人拿你炼法轮功到处讲真象压你,因几位正义领导的大力举荐,你才得以从有关系、有后台、有实力的候选者中脱颖而出。我一听那几位正义领导正是我多次讲真象转变观念的人。正因为他们明白了真象,有了福份,他们才能平步青云,实权在握,他们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在人事问题上帮大法徒说话。

我清醒的认识到优越的工作,应该为我更好的证实法创造条件,绝对不能成为讲真象的障碍。我看到一批又一批的众生在工作中与我结缘,盼着我去救度。当然证实法中也包含干好常人的工作这层法理。当我智慧理智的、放下一切人心去讲清真象时,工作中的矛盾一个个化解,我的工作能力也得到体现。不久后,人事处传来了我的职位会得到升迁的消息。

回望这段从失去工作,到安排一份不太满意的工作,再到调回原本属于我的理想工作岗位,有些心得体会,下面整理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正念闯出看守所

2001年底,受一个跨省案件的牵连,A同修被邪恶抓走。恶党不法人员信誓旦旦,许诺只要A交代人,马上放了她。A正念不强,又以为自己家庭背景不一般,不法人员不会骗她,把我交代了。不法人员如获至宝,说两次我都从洗脑班没写东西被人保出,这次终于被他们抓到了把柄。包括公安局副局长在内,几个人轮番审我,但没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案子到我这儿就打住了。A因为交代的越多,邪恶越不放她。

我被非法关入了看守所,与A在同一个监号里。第二天提审我时,听到外面大声指责狱警的声音“你怎么能把她们关在一起呢?她们俩是要分开审的。”我问A:交代了我那么多,为什么我有电子信箱收每日明慧的事你没交代呢?A说:本来要交代,突然想起你曾无意说过一句:告诉信箱的弟子很不容易,打死我也不会说的。我悟到是我在这个问题上的强大正念抑制了A,A也还有一些正念,避免了更多的损失。我帮A看清邪恶的本质,A意识到自己受了邪恶的欺骗,逐渐清醒,开始有了比较强的正念。一天晚上做梦,梦到号子里的魔鬼都被我打死,有一个魔鬼倒在地上半天不动,我走过去看看,它竟然从嘴里喷出一口迷魂毒气,差点把我熏晕了,然后它也倒地而死。醒来后我悟到邪恶就是毒,临死都不忘毒害大法弟子,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二十天后的一天早上,我与做资料被抓的B同修在交流,我说:我们坚信师父,正念强就能闯出去,一定要回家过年。话音刚落,铁门外我的名字响起,我以为又要提审我了。狱警大声说:捡好东西,回家。后来B同修也在过年前正念闯出。

二、失去工作的日子

家人把我从看守所保出后,我失去了工作。单位把我送回老家,叫父母看着我,什么时候写保证,什么时候安排工作。一次我听到擅长做所谓的“政治思想工作”的父亲在安慰母亲:我们女儿从小聪明伶俐,很会见风使舵,从不吃亏,熬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如何如何。我听了又好气又好笑。我悟到我回老家不是偶然的,家乡大法弟子少,我应该走出去救度众生。

我把父母给我的零用钱省下来买了打印机耗材,开始下载明慧文章,编排打印,走街串巷发真象资料。为我以后组建资料点积累了一些经验教训。现在回过头来看,更多的看到了自己当时的不足,让我那段讲真象的历程留下了一些遗憾。

因为生活在父母眼皮底下,因为受经济条件制约,也因为担心安全,正念不够强大,没有与其他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原想与老家精進的C同修联系,听到的却是她“转化”的消息。一年以后,我见到一位从劳教所回来的同修告诉我,C同修是在劳教所的迫害下最坚定的大法弟子之一,一直正念抵制迫害,后绝食闯出。听到C在劳教所正念正行的故事,我的眼泪止不住下流。我悟到当时因为有怕心,才听到了C“转化”的假消息,邪恶是很怕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的。如果当时我能提高上来,用家里有电脑能上网的优势,与C同修携手讲真象,家乡将会有更多的众生被救度。

在家里呆了一年多后,我产生了回单位上班的念头,邪恶不能再用失去工作来逼迫我放弃对大法的正信。不久后,单位打来电话,告诉我到机关是绝对不可能的,安排到下属单位去上班。我说:凭什么我这样德才兼备的大法弟子不能留在机关。虽然我对工作安排不很满意,但父母已经很高兴了,在那个他们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日子里,终于可以主动在亲朋好友面前说女儿要回单位上班了。

三、共同精進,整体提高

工作稳定后,我买了一台传真机复印真象资料。后来省出了钱买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制作质量好的真象资料。由于我是本地区少有的几个没有被劳教的年轻大法弟子,邪恶一直比较关注,考虑到安全问题,原本没有想在自己家里建立小型资料点,制作资料主要自己发,有时也给个几个认为“绝对可靠”的同修。

我观察到居住地周围因大法弟子不少,邪恶盯得紧,抑制着同修不敢走出来讲真象。随着正法洪势的迅速推進,我悟到每一个先行走出来的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带动有怕心的同修走出来讲真象,救度众生。我不再强调“绝对可靠”,只要同修流露出正念,我就把真象资料给他,鼓励同修齐心协力讲真象,把周边环境正过来。很快我这里形成了一个资料点,真象资料供不应求,我忙得不亦乐乎。

一位老同修走过弯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后,也想走出来发真象资料。大家都不敢给他,想到师尊不愿落下一个弟子、要救度一切众生的慈悲,就把真象资料给了他。后来这位同修发挥自己动作利落,熟悉环境的优势,在讲真象的路上越走越稳。

由于没有分层发资料,时时听到一些拿真象资料的同修说出不在法上的话,我有点担心安全问题。我深知除了自己的正念正行外,每一位与资料点接触的同修的心性有漏都可能影响到资料点的安全,只有整体提高,共同精進才能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我与同修交流了自己几年来能在证实法的路上稳健的走过来完全得益于扎实的学法基础的心得,建议同修背《转法轮》,多发正念。一些后走出来的同修背法后,主意识明显增强,讲真象中碰到一些问题都能从法上看,听到他们说出的话句句在法上,我心里感到踏实多了。

一天晚上做梦,梦到附近一栋大楼在往下垮,楼内所有人向我求救,我一人救不过来,喊来同修帮忙。有一些人来不及救度,变成一堆堆的尸体摞在我面前,场面真实而恐怖。半夜惊醒,有些害怕,发正念才回过神来。我悟到是师父点化要我们“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

经过大家共同努力,周边环境大大改善。我们这儿的保卫对真象资料熟视无睹,众多世人喜闻大法真象。有个邪恶之徒对我虎视眈眈,想在我有漏的地方下手。一天他找到610负责人,说周围的传单都是我发的,要到派出所报案。我说:你不要把其他大法弟子的功劳都记在我这儿。那位负责人也批评:没有证据,不要乱怀疑,某某的表现不错。保卫处长肯定的说:不是她发的,是××发的。我一听,他说的××是一个从来都不敢走出来讲真象的学员。从此以后这个邪恶之徒一蹶不振,事事不顺。

当我用正念化解了一个个时时可能发生的巨难,当我站在与邪恶交战的风尖浪口,当我全身心投入去救度众生时,没有再去想哪一天能调回条件优越的机关。就在这时候,我接到了回机关的调令。我感慨很深:当众生明白真象时,他们能不回报大法徒的救度之恩吗?

这是我修炼以来第一次把修炼体会写成文字,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