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懈怠,珍惜这万古机缘


【明慧网2005年11月17日】虽然我的修炼之路很平凡,但其中的得失与提高浸透着师尊救度众生的艰辛;在这个“值千金,值万金”的正法修炼的最后时刻,我也想通过与同修们交流得法几年来的修炼情况,使自己能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的更精進,不愧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是一名教师,得法至今已七个多年头。在大法遭受邪恶迫害的前三、四年,由于执著于常人的生活,被情困扰着,浪费了许多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差点与这万古不遇的正法机缘失之交臂。现在想起来真是万分痛惜。特别是在大法被迫害的前两年,我不敢堂堂正正的把大法真象告诉身边的同事和自己的学生。因为我没有重视学法,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大法,修炼一直不精進,总是用人的思维思考出现的问题,走不出人心,身体状况也时好时坏。也曾因放不下名利而走了弯路,给自己的修炼之路留下了污点。

现在才明白过来,其实那几年我所走的都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因为生活的磨难、因为对前途的迷茫,我几次跪在师父法像前痛哭失声,过后却依然故我,找不到明确的方向。虽然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但却仍然走不出自我,感到修炼是那么难、三件事是那么难做。就象师父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的:“对法认识、理解的程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么每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不同。”

后来虽有所认识,由于学法跟不上,正念不足,人心太多,讲真象时也总是胆胆突突的,害怕对方不理解、对我产生不好的看法,很多时候感到开口都困难,更别说告诉学生大法真象了,因此也使自己的环境越来越糟。当师父的一篇又一篇经文和讲法不断辗转来到我手中时,我一次又一次被惊醒,同修的正法修炼文章一次次的感动着我,我终于意识到师父还在管着我,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我开始重视学法和炼功。

随着不断深入的看书学法,我感到与大法拉近了距离,渐渐感觉师父就在我的身边。2003年底左右,我终于真正走回到大法中来了,我真正明白、也感受到学法的重要性了,真正懂得了修心才是修炼提高的关键。“真正修炼就是修炼你那颗心,叫修心性”(《转法轮》),我找到了自己不能精進的主要原因,那就是没有“做到是修”,于是开始按照师父的法脚踏实地的提高心性。我坚持每天学法,坚持每天炼完五套功法,也开始重视发正念,尽管发正念要领掌握不够,还不是很静心,但我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一定能行。

当我从一点一滴做起、真正在法上提高、不断修去人心的时候,我终于走出了灰暗的阴影。“因为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返本归真,不断的炼功,就不断的在回补,从新补偿。所以要讲心性,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转法轮》)。短短的几个月,我体验了大法的神奇,也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

当我开始在法上认识法、修炼提高上来后,我的正念也越来越足。我认识到了讲清真象不仅仅是告诉人们大法是被迫害的,这个过程也是救度众生、完成我们史前誓约的过程、也是师父给予我们大法弟子的建立威德的过程。当我明白我修炼的真正意义所在时,我感到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自豪与任重道远。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大法所造就的,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还给了我今天“随师正法”的殊荣。那么作为一名教师,我的使命不就是要将真象告诉我的学生们吗?解救每一个被邪恶蒙蔽毒害的心灵刻不容缓啊!在曾经的几年,我错过了太多的机会,没尽到我来在世间的责任,我一定要加紧弥补。

当我开始思考怎样给我的学生讲大法真象时,当我要救度众生这纯净的一念出来时,有一天在课堂上,某学生在讨论中忽然提到了“法轮功”三个字,我借机切入话题,向全体学生讲起了大法真象,从4.25到天安门自焚伪案,从中共残酷虐杀大法修炼者到大法洪传世界,学生们吃惊之余,听得非常专注,有的孩子眼中泪光闪动……此事很快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到当地派出所,我听此消息后没有动心,更加坚定自己的正念,加紧时间学法和发正念。邪恶想利用此事非法迫害我,在派出所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最后邪恶不得不草草收场。就这样,邪恶对我的迫害便不了了之。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但过后反思,悟到过程中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一是去了派出所,二是在派出所真象讲的很不够),没有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正法修炼的路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当我在真修的路上前行时,许许多多人心不断翻了出来,挡住我修炼的路。因为身体在修炼中越来越健康时,身边的赞扬也多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我开始自以为是起来。“我想女孩子打扮打扮我看现在不能说她是执著。有人说女人就这个天性,其实我看女人是应该注意这方面,邋里邋遢的谁看见也不好看。”(《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我偏激理解师父的这段讲法,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从而滋长了执著心的膨胀。几月前,我跟某个班级学生讲真象时,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情况:该班学生在开初听到我讲大法真象时表现得很麻木,好似没听我说一样,但还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我也在思考怎样找机会進一步向他们讲。不料后来当部份学生因犯错被我批评教育后竟然把对大法不敬的话挂在嘴上故意让我听,在周围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我感觉非常意外和难过,我想肯定是我的原因,于是冷静下来向内找自己。思索中,我想到了师父的这段讲法:“待人接物别过份了,大大方方的,一定没问题。”(《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就在那段时间,我在给该班学生的班主任讲真象时,由于带着炫耀自己的心、更有利用他对自己的好感认为容易讲真象的心,又由于方式方法不够稳重,在某些语言和行为方面使他产生了误解,最终又因处理不当使他对我产生不满情绪而导致他误导学生,便出现以上的情形。也使我在现在任主科的班级中讲真象困难重重。这种状态持续了好长时间,由于放任了自己的执著,造成了这么多的众生在我这里失去被救度的机会(有大部份学生毕业走了),也给我的正法修炼之路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我讲真象救度众生的基点在哪里?当别人赞扬我时,我站在法上了吗?我不是在证实自己如何如何吗?就是因为我过份注重外在变化的执著长期不去,也因为对自己曾经一段时间讲真象效果较好而沾沾自喜,在自我陶醉中没有用法对照自己、在显示心的主导下经常忘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在执著于异性对我的看法的虚荣心驱使下讲真象,没有做到正念正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造成了不好的后果。我是因为修炼了大法才有如此大的变化,当执著自己的变化时,我把法放在哪里了呢,这不是一个很大的漏吗?!

通过進一步学法,回顾自己修炼的路,我终于发现自己长期执著于外在变化而不想彻底改变自己,对此执著心留有余地从而使之得到加强。“我讲过,表面的改变那是给别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变与升华,那里不变就提高不了,什么也得不到。”(《大法不可被利用》)我向心的更深处“挖根”,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最初我是带着什么心走進大法中来的呢?不就是执著自己的健康和外在的改变来的吗?只要我在修炼的路上稍有松懈,不知不觉中就会被这个根本执著带动从而造成损失。要否定旧势力,我就一定要去掉它,冲破这个执著的障碍!只有正视它,才能真正去掉它!

找到了问题的所在,我更加明白学法修心的重要,我更加努力静心看《转法轮》、看师父的历次讲法,认真看同修的修炼交流文章;我注意自己平时的一言一行、随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把心态摆正,努力将自己“溶于法中”,“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在真修的过程中,我的微不足道的付出却收获良多,那是身心灵的和谐统一、是境界的不断升华。有个同事说我的变化真是“脱胎换骨”,我骄傲的告诉他,那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的缘故。

“大家都是修炼的人。我经常讲过一句话,我说你要是用善心,完全没有自私的,没有想到自己一点儿,完全是为别人好,你跟他讲出的话,他会被你感动得掉泪。”(《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中没有为私为我的心,讲出的话能感动人、救度人,做的讲清真象的事就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威德。

我更深的体会到了学法修心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的基础和关键。经历了那一段难以名状的挫折后,我又开始堂堂正正证实大法、正念正行救度众生。此后,我在给现任班级的学生讲真象的效果有了明显的好转。在课堂上只要有时间,我就从不同的角度讲大法真象,讲历史修炼故事,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同时将“真善忍”的美好带给他们。有的学生还对我说:“老师,您给我讲更多的故事好吗?”那纯真的善念感动着我,使我更加明白还有太多的众生在渴望被救度。“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现在,我也经常找机会给我的学生讲邪党的罪恶历史,讲海内外“三退”信息,渐渐引导学生们认识邪党的真面目,以便因势利导,让他们退出邪党组织。我要用实际行动在讲清真象中修去执著、在精進中把讲真象做得更好。最近我在给部份同事讲大法真象时,又听到了赞扬的声音,我守住心性、守住正念,诚恳的告诉他们: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才会有如此大的变化。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他们善意的笑声中,我看到的是他们得救的希望。

当我在真修的路上蹒跚而行时,师父不仅给了我无病一身轻的美好,也给了我大法徒的称号,更给了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荣耀!我要感谢我的慈悲伟大的师父!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师父写出一篇又一篇经文鼓励我们、警醒我们,也预示着法正人间的越来越临近。我知道自己不可再懈怠,只有精進再精進,认真学好大法、不断修去人心,才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在兑现我们史前誓约的辉煌中跟师父回家!我一定要更加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永不懈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