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走出人和受到邪恶迫害的一点想法


【明慧网2005年11月5日】走出人,对于修炼人来讲何等重要暂且不说。关于在走出人的认识上,有的同修有这样的思想:我去过北京或蹲过监狱,我走出人了;也有的同修想:我讲过真象、发过传单,我走出人了;或者认为我为大法做过这个、做过那个,我也走出人了;还有从邪恶的黑窝中正念闯出的同修,把邪恶的安排和强加的迫害认为就是走过了圆满的“考验”了,抱着欢喜心和显示心大加宣讲。

当然,我认为在大法修炼中,什么该做或不该做、该讲或不该讲,要看我们站在什么基点以什么心态在做或在讲。在什么是走出人的问题上,师父讲的很清楚。我的理解是,我们在不断的修去常人的各种执著心中,心性发生了改变,思想在升华、境界在不断提高,从而这样一步步从人中走出来,脱离常人境界,达到个人解脱。

当然,作为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目地,在人世上,我们有着更伟大、更神圣的使命和重任。比如,当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和恶毒的迫害发生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走出人的同时,证实着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解救着被邪恶毒害的众生。师父也讲过,实际上,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是世上的众生。可是在这史无前例的最邪恶的迫害中,我们有的同修总是用人心在认识迫害,把这场另外空间旧势力的迫害当作人对人的迫害。在邪恶制造的恐怖气氛中裹足不前、正念不足。有的同修至今还不敢或不怎么敢讲真象,甚至有不少曾经的大法学员掉了队。

究其原因,我认为就是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师父再三嘱咐的多学法也没做到。有的同修学法时思想溜号、没能入心,有时九讲看下来没有看到法理,思想没有得到升华,七情六欲、各种执著心长时间不去。这个时候,可能就给邪恶抓住了所谓“考验”的把柄。

实际上,我认为大法弟子受迫害,这是耻辱,是接受了邪恶对正法的破坏和蔑视。既然迫害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要让正念强大起来,不能白白的消极受迫害,而是要变被动为主动,主动揭露迫害,在反迫害中弥补损失、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证实大法。

我们都知道,师父是正宇宙的法。在正法中,大穹都将重组。而我们大法弟子,是随师父来在人间的正法神,以人身为载体,具体在人世中实践着正法中师父救度众生这一洪愿。我们个人未来的一切也都是在师父的正法过程中,也就是在师父的安排和要求中成就和建立的。不是旧势力给安排的,更不是在它们的迫害中去建立什么威德。“大法弟子能够证实法并不是为了承受这场迫害,更不是为了在世人中讲真象,是因为迫害出现了。造成了这样一种状态,我才叫大法弟子去讲真象。”(《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那么我认为,我们的存在有着更深、更伟大的意义。那就是我们是在为未来的人类开创着新的生存方式以及给未来新人类奠定基础。所以说,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被应该被正的生命或者该被清除的生命迫害呢?甚至被那些连人都不配的生命像犯人一样“审讯”,这不是耻辱吗?上面的生命怎么看我们,让师父怎么说。旧势力的邪恶就是在正法洪势没触及到的这个空档中行恶。

从另一方面讲,作为大法弟子,是全宇宙中最荣耀、最幸运的生命,全宇宙都羡慕的伟大称谓。那些旧势力的邪恶生命,它们本来对一些人当上大法弟子妒嫉的不行,当你执著不去,又不能堂堂正正、踏踏实实按着师父讲的三件事去做,邪恶就会按着旧宇宙的理以“考验”为由从而行恶。从而给世间的证实法造成极坏的影响;给救度众生、讲清真象以及大法弟子的个人提高都带来难度。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法中精進,修去执著,不再让邪恶有漏可钻,不要让师父再为我们承受。

个人层次的一点想法,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