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明慧网2005年8月6日】以前我学法是默念的,现在改为朗读,为什么?这其中有一段难忘的经历。

家里的台灯因为很老旧了,用它的时间超过半小时,台灯底座就会发出很刺耳的吱吱声,而且这种噪音和用它的时间几乎成正比,拍打它不行,用别的东西压它也不行,请人修不值得,扔了还舍不得。这真是我的一块心病。

在这之前,我对“走出人来”这句话不是十分明了,也知道是走出人的观念,又感到这“观念”太庞杂,不知哪是突破口,总觉得有个“障碍”挡着。有一天又看到《洪吟(二)•师徒恩》中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平常看过就完了,那次看,这两句话仿佛是师父亲口在说!直直的打進了我的脑子里,我看着这两行字,思索着,一会儿,台灯又叫了,我极严肃的看着台灯(因为它又开始干扰我了),突然那个“障碍”没了,我明白了“走出人来”的涵义(个人所见)。从前一提到“生命”,我本能的就想到了人类,顶多算上飞禽走兽,学法以后,再加上植物而已,根本没把其它的看在眼里,在我的意识中它们只是一个物件。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说:“这个三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从人到物,所有的生命都是为这法而来的。”

我再看这台灯,完全没有了怨气。又想到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破坏,对所有生命的迫害安排,我看着它,像对一个人那样说:“你看咱家有多少个灯?大屋小屋加在一起共有七个,我只在你这学法,你多幸运啊!这是救度一切生命的大法呀,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十分钟之内你要是不叫了,我以后再学法就念出声来,咱俩一块学。”说完我就不理它了。

过了一会儿,明显的感到那嘈杂的声音小了许多,我惊喜的看着那台灯,真的就像淘气的小孩,认识到错了,低着头,但手脚还没收拾好。于是我走近后抚摸着它,很感动的说:“你真是好样的,你真的有救了,我知道你不是坏的生命。”同时请师父加持。又过了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就感到只有一粒锡珠在底座里蹦,我用手指按住那个“点”,打出一念:快回到你的位置上,别和我扯事儿!十分钟后,我言出必行!

一下子,整个房间寂静下来,我看了一下表,刚刚九分钟!那种静,我一时还接受不了。大脑里一片空白,只觉得从内脏到肌肉都在颤抖,那种心境无以言表。没花一分钱,不用请人修,一个正念就摆平了。我激动的在屋里转圈的走,家人问我咋的了?我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一个常人怎么能体会到这其中的玄妙呢?同时也对《转法轮》中“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这句话又有了新的认识。

经过这件事,我想到:很多现象,我们只是把它看成是一种习惯,认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过来的,别人也如此,没有认识到这都是旧势力为了祸害大法,使大法弟子前功尽弃用的一种障眼法,平时心里也准备着过关,难来了,又忘了这是在迷的世界。

我个人体会,“走出人的观念”是放弃人所习惯的那种为情而活、为私为我的思想和行为准则,返本归真。而一个修炼者在关键时刻是否有正念,是用大法来衡量,还是被名利情所束缚,这一切都取决于平时是不是真正的学法。学法少,人的观念就时时往出冒。人的观念往往多么“根深蒂固”啊!做为一个修炼人,如何摆脱人的思维方法,大法中都有答案。头脑中大法装多了,人的观念就自然少了;多学法,让自己整个都溶在法中,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看问题,完全不用人的理念,在遇到问题时,法理就给你破了这层迷,让你看到了事情的真象,你自然就会做好。法学的少,正念就不强,人的思想行为就占上风,遇到举棋不定的事,又习惯的去看别人怎样处理,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左一跤右一跤的。师父在法中早就告诉了弟子怎样“走出人来”,怎样“坚定正念”。《转法轮》中写道:“心一定要正”,“主意识要强。”

常人中那些“英雄人物”为了自己所谓的“信念”,在不同的思想状态中,在表现形式上也能放下“人情”。但同一件事,在内涵上常人和修炼人却大不相同,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师父不要常人的那种拜师形式,只要我们正念正行,时时事事都能用大法来衡量。只要你坚定这一念,你就会感悟到佛恩浩荡,佛法无边!

事情虽然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每每想起来,都象刚发生一样。现在我学法时,先发出一念:不要干扰学法,都注意听好,我要开始念了,接着就朗读。在我心的深处,这种感觉就象以前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一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