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斯列传》看因果


【明慧网2005年11月5日】在无神论的毒害下,很多人很难相信因果报应。因果在哪儿啊?我怎么没有看见啊?我看那些坏人活得比好人还自在呢。关于因果确实也是一个一下很难说清的问题,因为我们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迷的世界,未知的东西太多太多;但是只要我们扔掉无神论的有色眼镜,用真正属于自己的本来的眼睛去看问题的话,还是可以看得到一些的,比如读读《史记--李斯列传》就可以看到因果的存在。

李斯是楚国上蔡人,荀子的学生,后来到了秦国,做了秦相国吕不韦的舍人;吕不韦很赏识他,任命他为郎官。这样李斯就有游说秦王的机会,秦王也很赏识他,就任命他为长史,听从了他的计谋(暗中派遣谋士带着金玉珍宝去各国活动,对各国的精英们或收买或离间或杀害)。李斯的这些招很有用,于是秦王又升他为客卿。在秦统一天下当中,李斯的功劳可是不小的,于是他就做了丞相。

公元前213年的一天,秦始皇在咸阳宫设宴招待群臣,博士仆射周青臣等人称颂秦始皇的武威盛德,博士淳于越劝谏秦始皇仍然采取周代的分封制以求长治久安,李斯否定分封制并教唆秦始皇:把人们收藏的《诗》、《书》和诸子百家的著作,都一概焚烧。命令下达三十天之后,若还有不服从者,处以酷刑。李斯所用的一套都是说客的伎俩,于是秦始皇被说动了,下令焚书。继而又将460多名方士和儒生坑杀于咸阳,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焚书坑儒”事件。

这样一来表面上看人们已无法用古代之事来批评秦的暴政了,秦始皇、李斯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可是仅仅过了4年,(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就起义了。他们为什么起义?很简单,秦的统治太残暴了。本来它的统一手段就是以残暴而著称的,再加上焚书坑儒这件事,那无异于火上浇油,社会矛盾一下超过了极限。陈胜、吴广、项羽、刘邦都来了,秦朝眼看就要完了。

又过了一年,公元前208年7月,李斯被赵高所害,(距其教唆秦始皇焚书的时间只有5年。)李斯在监狱受尽了折磨,出狱受刑时,回头对小儿子说:再也不会有我们牵着黄狗一同出东门去打猎的好事儿了!父子二人只有相对痛哭而已。最终被腰斩,并被灭了三族。这不就是恶报吗?当年教唆暴君的时候想到过有今日吗?

太史公说:李斯知道儒家《六经》的要旨,却不致力于政治清明,来弥补皇帝的过失,反而依仗他显贵的地位,阿谀附和,推行酷刑峻法,又听信赵高的邪说,废掉嫡子而立庶子。等到各地已经群起反叛的时候,才想直言劝谏,这不是太迟了吗!人们都认为李斯忠心耿耿,反受五刑而死,但考察事情的真象,你就不这样认为了。

在李斯之前秦始皇就暴亡于旅途之中,在其后秦二世又被赵高所杀,赵高再被子婴所戮,子婴的历史使命就是向刘邦投降而后又死于项羽之手……在这个残暴的统治集团里能善终者有几人呢?这不都是因果报应吗?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那些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的当代李斯还少吗?当然这是我们大法修炼者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师父叫我们给大家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在腥风血雨的六年里,在不被理解的情况下,在面临着被抄家被开除被绑架、关押、致死的种种威胁中,我们真修的大法弟子仍然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朴实无华的事实,这也是使人远离恶报而拥有美好未来的真理。这是慈悲无私的壮举。如果说,儒家并没有因为“焚书坑儒”而被封杀,那么法轮大法也决不可能因为这场毫无道理的迫害而结束的。人们啊,还有我们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啊,把你的目光投向全国吧,投向世界吧,投向五千文明的历史吧:从来就没有嗜血者能够持久的,做恶多端必自毙,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